何曉波妻子的所謂「羞愧」,卻是政府玩弄惡法整治人民的鐵證

何曉波妻子的所謂「羞愧」,卻是政府玩弄惡法整治人民的鐵證
編按:勞工工傷維權NGO佛山市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曉波被刑事拘捕,多名警官連日到何的家中搜查。警官對何曉波的妻子表示,何曉波涉嫌職務侵佔罪,現在是協助調查。該警官同時反覆提醒何曉波妻子不能在微信、微博等渠道發布案情信息。 --但是警官是按那條法律限制她的言論自由?所謂法治,還不是以惡法、法律的專業用語來整治人民?

文:何曉波妻子
整理:紅氣球

xiaobo

幾個稱自己為市公安局經偵大隊的警察來家搜查。何警官很和藹,告訴我曉波涉嫌“財產侵占罪”(編按:正式名稱為職務侵佔罪),只我很相信他,因為他是執法人員,他告訴我的應該就是“法”告訴我的。

可是後來,一位自稱謝警官的來家做筆錄,很親切地提醒我:“你還是不太懂啊,是’職務侵占罪’,不是’ 還神補刀,“你應該是學理工科的!” 那是我第一次無比慚愧,都說建設法治國家要全民懂法,我覺得我拖後腿啦,我完全不懂了啊!

不懂法之“二”

我第二次對自己無比慚愧,是我問了一個超級幼稚的法律問題:“我聽說’職務侵占罪’是不告不理,是謝警官親切地告訴我:“這你就不懂啦,我們公安機關自己是有偵查權的。 ” 我還是不懂,又問:“那你們為什麼無緣無故要來調查曉波?” 謝警官依然親切:“你們不是審計了嗎?”

我還是不懂啊:“是你們讓審計公司審計的?”

謝警官真的很耐心:“不是,是民政局。” 我我我,還是不懂:“是審計公司告訴你們的,還是民政局?”

謝警官:“民政局。”

我很不解:“那民政局那個人為什麼無緣無故審計啊,為什麼要反複審計啊?聽說審計了很多次,審計不出問題不罷休的架勢。是不是他故意的啊?他和曉波有仇吧,他好像很有問題,你們不去查查嗎?

謝警官:“這個你們可以申請行政復議,因為民政局是行政部門。”

我本來還想問問那公安機關自己的偵查權包括哪幾個領域,但是在覺得自己太丟人,忍住了。但是,後來葛律師又說:“你不需要問那麼多的,會提醒他們做足準備的。

“唉,法律好深奧啊!“

不懂法之“三”

忘了是警官們第幾次來家裡了,只記得那次他們送還了一點點曉波的物品。我很想多學點法,於是前問,大致意思是他們是根據什麼規條帶曉波走的,具體怎麼問的我也不太清楚了,因為已經第三次丟人了。

但警官的回答我卻印象深刻,他不屑的說:“法!”那語氣好像在說你連這個都不知道啊,不是拖法治後腿。

我連忙重複,怕忘記:“哦,是法說’帶曉波走’你們就來啦。”

可是,很快我就再次徹底糊塗,因為警官補了句:“不是法說,是我們按法辦事!”那個語氣啊,我我我,

還有四五六呢,寫著寫著我就想起了,邊走邊衝,我叫著一個長得圓圓的警察, 他喊:“到時候批捕通知書直接寄你老家!”我不知道我明明住在佛山,為什麼要寄我老家,但我想, 還有…還有…還有… 還有會見曉波被四十八小時,到底是“辦案單位”,還是“看守所管理制度”,還是…我不懂法啊!

曉波,你一定很傷心,你有個不懂法的老婆,她幫不了你,她不懂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