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師被拒見何曉波警方刁難:「辦案單位的要求」

律師被拒見何曉波警方刁難:「辦案單位的要求」

編按:勞工工傷維權NGO佛山市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曉波被刑事拘捕,律師急急促警方安排會見。警方一再故意刁難,說「那是辦案單位的要求」。律師都說要幫助遭受政治打壓的勞工團體人士,盡是眼淚。

文:何曉波律師
整理:紅氣球

本律師接受何曉波妻子的委託,擔任何曉波涉嫌職務侵占罪一案的辯護人。

南海區看守所的律師會見室極少,而羈押的好人壞人共有4000多,律師會見當事人極其不便。我記得以前只有5個會見室,分別為“慢速會見”和“快速會見”,慢速會見不限時間,快速會見僅能見20分鐘。聽說現在又增加了兩個,有七個會見室,這多的兩個,聽說是佛山律師聯名反映的結果。幸福總是來的有點小突然,整整增加了兩個會見室啊,淚奔哦!

lawyers

由於眾所周知的原因——會見室難搶,我中午十二點半就到達看守所門口。雖然會見室難搶也會導致實質的會見變得有難道,但這與傳統的會見難還是稍稍不同。傳統的會見難事指辦案機關與看守所“聯合違法”,刁難律師,不允許律師依法會見自己的當事人,侵害律師執業權利,侵害嫌疑人的辯護權。 2012年刑訴法修改之後,普通的刑事案件在會見難的問題上確有所改善,於是乎,產生了會見室難搶的“新會見難”的,畢竟咱們國家還處於社會主義初級階段嘛,更何況南、北美,亞非拉,中東西歐的人民還都處於水深火熱之中,時時需要我們貧窮但卻偉大祖國的援助。撒幣,給世界人民帶去溫暖,是何等美好的事!咱們就忍忍吧!要想能順利會見,就必須要早來,哪怕天空忽然下起一陣暴雨,你也得站穩位排好隊。看看我們這些“法律民工”艱辛(希望農民工們沒意見,畢竟他們是靠辛勤勞動,誠實付出來謀生),我就想到一個笑話:依法治國!嗯!不說了,說多了,都是淚。

雖然是12點半到看守所大門排隊,排在第四(實際第三,因為排第二的人幫他同事擺了個律師證在前面)。南海看守所大廳,熱鬧非凡,二點鐘到的同仁在擺律師證時總要數下前面有多少個:“1、2、3……17、18、19……”,二十幾個,他不得不搖搖頭,嘆口氣,心裡一定在悔恨自己太懶惰或時間觀念太強。老兄,二點了,警察都上班啦!

辦理會見的警察來了,拿起前面兩個律師的會見手續順利辦完。叫到我的名字時,我趕緊過去,他問要快速會見還是慢速會見。我說第一次見,要慢速的,他張口剛想說什麼,卻停住了,略變口型後說:“何曉波,今天見不了,要預約,48小時內安排。”

我說:“前面兩位律師不要預約後48小時安排會見,為什麼到我就變了?”

他看了我一眼說:“辦案單位送人來時就做了這樣的要求。”

我說:“看守所不能滿足辦案單位的違法要求,阻礙律師會見,侵害律師執業權利。”

他說:“看守所有權利決定在48小時內安排會見。”

我說:“你這是對法律的錯誤理解,刑訴法第37條第2款規定律師憑三證,看守所應當及時安排,至遲不得超過48小時。今年9月20日二院三部發布了《依法保護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第7條1款規定:’應當及時安排會見。能當時安排的,應噹噹時安排;不能當時安排的,看守所應當向辯護律師說明情況’。看守所毫無疑問沒有任意安排權,除非有正當理由,才能在48小時內安排會見,並說明理由。現在你的理由顯然是違法的,且前面兩個人可以會見,獨獨我不能會見,這是故意刁難律師。 ”

他說:“你說的我都知道,但辦案單位有要求。”

我說:“辦案單位有要求,那有書面的文件和通知嗎?如果你們沒有書面的通知,我怎麼知道是辦案單位違法,還是看守所違法!”

他開始有些不耐煩了,說道:“辦案單位不能說在提審啊?”

我說:“剛才說辦案單位要求,現在說提審,咱們不能隨意編造理由啊。我現在記錄在案,如果到時在案卷沒有今天的提審記錄,我是要控告你的。”

他更不耐煩了,手一揮道:“告去吧”。

這是,有一個律師叼著煙向我嚷道:“你要去找他們領導,在這裡吵什麼!”

我問他:“我吵了嗎?”

辦理會見的警察說:“我們沒有吵”。看來骨子裡還是一個誠實的人。哎,體制啊,你要逼多少良為娼?

我就不明白,辦案單位和看守所聯合違法,侵害律師執業權。被侵害的律師講幾跳法律,說幾句道理,就算吵架?我真不知道這個律師平時都是怎樣維護自己當事人權益的。在此,我也奉勸那些同行,當你看到律師執業權被侵害,如果你有骨氣,請站出來一起抗爭。因為,今天侵害我的權益,明天就會侵害你的。如果你沒有勇氣,你最好默默地看著,不要去指責同行的抗爭。

這時,他走近我,換了個臉色,要與我套近乎,我指著他讓他站到一邊去。他識趣地走開。

看來,與辦理會見的警察無法繼續理論,我只得留下會見文件,先登記預約。

然後,上樓找看守所領導,高層警官和顏悅色地接待我,聽完了我陳述後說一定會盡快回复我,並說不是辦案單位的要求,可能是看守所的管理問題。我要求立即糾正,他表示要先調查一下。態度雖好,實質問題不解決,對我們老百姓來講,也沒有什麼實質益處。

最後,我提出兩點要求:1、盡快安排會見。 2、糾正違法行為,拒絕辦案單位的違法要求。高層警官表示會盡快安排。

下樓來,遇到在大廳的駐所檢察官,把看守所違法不及時安排會見的事又陳述一遍,並登記控告。他讓我坐著等一會,然後他拿著登記的材料上了樓。

大概十多分鐘,他和高警官一起下來,高警官還是說今天肯定安排不了,並拿著記下我電話的小紙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