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媒體報導】4人被刑拘 剝奪哺乳權 家屬遭禁聲 港團體聲援內地被捕勞權人士

4人被刑拘 剝奪哺乳權 家屬遭禁聲 港團體聲援內地被捕勞權人士

文:惟工新聞

今天早上,香港民間團體發起行動,聲援內地被打壓的勞工維權人士。廣東的勞工非政府組織自12月3日始受到嚴重打壓,7位勞工維權人士被拘留或被失蹤。維權人士的家屬被下令禁聲,其中一名被拘留的維權人士朱小梅更被剝奪哺乳權利。香港民間團體要求當局立即釋放維權人士,停止一切打壓行為。


(香港及國際團體於西區警署外準備拉起示威橫額)
中共打壓工人助港資本家剝削 港工人政治不自由

逾百人的示威隊伍由西區警署遊行至中聯辦門口,職工盟、新婦女協進會、左翼21、社會民主連線、街坊工友服務處及學者代表等輪流發言,亦有不同國藉的國際工會成員到場聲援。

左翼21發言人施城威指出,內地的勞工與香港有莫大關係。眾多香港資本家在內地開廠,勞動條件惡劣,內地工人遭到剝削,勞權人士則為工人爭取應有權利。當政府打壓勞權人士,香港資本家就可以更加肆無忌憚地的壓榨工人,香港人有責任要抗議中共對勞權人士的打壓。


(左翼21施城威發言)

香港組織者被打壓的情況少,但事實上工人並不輕易享有政治自由。街坊工友服務處的王曉君表示,在過去的區選,就有工人因助選、參選而遭到解僱。香港的自由並非理所當然,如果港人不珍惜不爭取,情況就會變得與內地一樣惡劣。
(街坊工友服務處王曉君發言)

職工盟代表李卓人批評,中共一直以來打壓組織工會、罷工、集體談判這三項勞工權利。這一輪的打壓中,4名維權人士被刑拘,3名維權人士被失蹤至今失聯,勞工團體做的都是為工人充權,中共打壓工人組織,是違反國際勞工公約。社民連梁國雄亦批評中共對工運人士的殘害,呼籲參與者為被自殺的工運人士李旺陽默哀一分鐘。


(職工盟李卓人發言)


(參與者為兩年前被自殺的工運人士李旺默哀)

長期研究中國勞工的陳敬慈教授表示,全球的中國研究學者皆關注事件,將有數百位學者加入聯署。陳教授提及他的研究,指在比較中越勞工情況時可看到,越南雖然沒有非政府組織,但罷工的密度與強度也比中國高,說明即使沒有非政府組織,也不代表能消除工人的抗爭。他認為,如果政府繼續一意孤行,要打壓所有非政府組織的話,工人暴動事件一定會發生。陳教授指出,被拘捕的組織者,多數原本是農民工,都是因為遭受工傷,被無情的社會環境推上維權之路。他認為,如果中共政權繼續向弱勢者開刀,必然會引起反彈。


(學者代表陳敬慈發言)

哺乳權利被剝奪 家屬、支持者遭禁聲

已確認被刑事拘留的4個維權人士分別是「番禺打工族」的負責人曾飛洋、工作人員朱小梅、「佛山南飛雁」的負責人何曉波,以及勞權人士鄧小明,而彭家勇、孟晗、湯建3人被公安帶走至今仍然行蹤不明。被捕人士委託的律師要求行使探視權利,一直被看守所以種種理由拒絕。至今已有至少4個勞工組織的工作人員及志願者被公安拘留及問話,涉及25人。另外,早於2015年5月廣州公安已刑事拘留勞權人士劉少明至今,並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為由,拒絕代理律師會見。

朱小梅的女兒未滿一歲,工友指,朱小梅經常一邊抱著孩子一邊工作,孩子一直沒離開過母親。被捕後兩天,朱小梅的丈夫才能帶著女兒去看守所讓母親餵奶。然而再見到母親之時,女兒一直哭鬧不肯吃奶。後來,公安不允許朱小梅丈夫帶女兒見母親。由於女兒多日沒有吃奶,家屬十分擔心,朱小梅丈夫再度提出會面要求,警員卻表示要先經領導同意。

何曉波妻子經常在網絡上發表文章,表達丈夫被拘捕後的心情。日前,兩名警員到她的家裡,要求她不得繼續在網路上發佈相關資訊,否則「後果會很嚴重」。目前,何小波妻子的網路筆記已被發現無法查看。深圳市的勞工維權人士張志儒在個人博客發起《至中共中央、國務院、全國人大意見書》,在網絡呼籲各界人士聯署,支持被捕人士。但是該文在發出數小時後即被封鎖。

女權人士、律師皆被拘 公民社會空間不斷收窄

新婦女協進會的代表郭家齊發言表示,今年3月,有5名女權人士被拘捕,雖然她們已獲釋,但仍處於取保候審的狀態。意即如果再有行動,很容易會再被拘禁。郭家齊指,實踐基本權利的路仍很漫長。


(新婦女協進會郭家齊發言)

團體聲明指出,繼今年3月五名女權人士被捕,到7月多名維權律師被刑拘。而中國這一次的打壓行動明顯針對勞權人士,企圖以拘捕維權人士,進一步打壓公民社會的生存空間。職工盟代表蒙兆達讀出一份由39個團體及106個人聯署的聲明,提出三大訴求:立即無條件釋放所有被拘留的勞權人士;停止打壓勞工機構、工人維權代表及公民社會人士;尊重及保障憲法賦予公民的發展空間與自由。


(團體將聲明信及示威牌張貼於中聯辦門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