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中國勞權人士家屬專訪:他只是「為別人抱不平」——鄧小明母親的無奈和憂慮

被捕中國勞權人士家屬專訪
《他只是「為別人抱不平」——鄧小明母親的無奈和憂慮》

12月5日上午,在東莞中堂鎮的一個農貿批發市場裡,靠打零散工為生的李紅英(化名)正從貨車上將一袋袋龍口粉絲卸下來。她心裡盤算著,14人一起卸這一車貨,自己應該可以拿到60元左右的工錢。她想著這樣每天掙一點,省吃儉用的話,多少也可以給兒子攢點錢。

12311225_537740616385028_2976765572801133772_n

一個電話打斷了她的思緒,電話那頭,一個自稱是小明同事的女生告訴她:「小明出了問題,有兩天不見了。」

小明是她的兒子,今年22歲。李紅英還不知道,就在兩天前,小明和另外幾個為工人維權機構的工作人員一起被警察帶走。直到她接到電話的時候,還沒有小明的任何消息。同時被帶走的其他人有的已收到「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的拘留通知書,有的被傳喚後已經回家,有的也和小明一樣沒有消息。由於不清楚小明的情況,又怕李紅英太過擔心,小明的同事只好含混地告訴她:「小明出了問題」。

李紅英聽到這個消息,心裡很著急,自己的兒子一向很乖,會出什麼「問題」呢?她轉念一想:不會是遇到騙子了吧?半信半疑的李紅英趕緊讓自己的表弟又打回去,對方說:「小明可能被派出所抓走了。」

李紅英還是覺得可能遇到了騙子。這種把戲,她在東莞打零散工這些年,聽過的太多了。
然而,過了不久,同一個人又打來了電話,請她帶上戶口本、身份證到廣州去一趟。她這才相信小明可能真的遇到了麻煩。

這會,天下起了雨,也已經快12點了,還有一半的貨物沒卸,工友們都打算先去吃飯再來卸貨。李紅英堅持搭雨棚卸貨,否則這會她走了就拿不到卸貨的工錢了。

卸完貨,李紅英回到出租屋,草草吃了飯、洗了澡。這天是週六,自己10歲大的小兒子正在屋裡看電視。李紅英擔心孩子沒人照顧,便問他要不要跟自己去哥哥那裡。孩子說:「我不去了,哥哥那裡沒電視」。李紅英心想,如果帶了小兒子去,那邊可能也沒地方住,況且還不知道小明到底怎麼樣了。10歲的孩子也已經很懂事了,她交代了小兒子在家幫自己洗衣服,小兒子也爽快的答應了。

臨走前,她囑咐小兒子乖乖在家裡,然後打電話給附近的親戚讓他們叫小兒子吃飯。

到了廣州,已經是下午五六點鐘了。因為是週末,也不知道小明在哪個派出所,根本不知道去哪裡找小明。聽小明的同事說,拘留通知書寄往了老家湖南,拘留通知書上會有小明犯的事和被關的地址,因為是平郵,也不知道哪天才能收到。

星期一一早,李紅英跟著小明的同事一起去可能性最大的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碰碰運氣,對於李紅英來說,她還是怎麼也不明白,自己懂事聽話的小明,怎麼可能會在這裡。

這幾日,廣東一下降溫了,前幾日還穿短袖短褲,這幾天卻要穿棉衣了。由於自己走得匆忙,小明的出租屋門又打不開,李紅英還沒來得及給小明準備衣服。

到了第一看守所,李紅英詢問能否給鄧小明存錢。門衛看看文件後說「可以」。大家鬆了一口氣——小明確實在這裡。

存完500塊錢出來,李紅英最擔心的是小明在裡面會不會挨打,她常聽說被抓進去的人先都會挨上一頓打。她的小明那麼瘦,肯定受不了。她想起小明初中畢業那年,進了中山的一家傢俬廠上班。差不多待了半年,小明的手就在上班的時候受了傷。當時,懂事的小明怕母親知道了會哭,於是沒有告訴李紅英。小明只跟他姑姑輕描淡寫的說了一下。後來小明的姑姑告訴了小明的爸爸,李紅英才知道兒子受了傷。得知兒子受傷的第二天,李紅英就趕到了中山。當時小明已經出院,但是看到兒子斷了又接起來的幾根手指,李紅英就感到一陣陣揪心的痛。

一陣寒風吹過,李紅英縮了一下身子。她疲憊的面容已經被風吹得又乾裂又紅。想到兒子的一切,這個焦慮地母親眼睛紅了,忍住不讓眼淚掉下來。

小明受了工傷大概半年後,跟李紅英說自己找了一份為工人維權的工作,工資是800元。小明受傷的時候,也是從這個機構知道什麼是工傷、工廠該給什麼賠償。李紅英開始不同意,覺得工資太低,也不太相信。她怕兒子受騙。但是小明跟李紅英說:「你兒子你還不相信嗎?你放心,我不會走錯路的。」

李紅英看到兒子這麼堅持,心想只要兒子不吸毒、不賭博、不偷不搶,他喜歡做什麼就讓他做什麼吧,而且小明沒有讀多少書,就當去學習也好,此後也就不再說什麼了。雖然不清楚小明具體是做什麼,但是她知道兒子做的事,「是為別人抱不平的」。她覺得小明因工受傷之後得到了別人的幫助,現在再去幫助別人,也是件好事。

去年,小明從中山換到廣州工作,還是在為工人維權的公益機構服務。平時小明一兩個月會去一趟爸媽在東莞的出租房。因為爸爸愛打牌,小明常常跟爸爸說:「爸爸你不要打牌,賺錢很辛苦,我們家條件也不是很好。」弟弟經常讓哥哥給自己買玩具,小明每次回家,都會給弟弟帶他想要的玩具。現在,李紅英只知道小明在看守所裡,也不知道何時才能見到小明,更不知道專門「為別人抱不平」的小明究竟犯了什麼法。

冷風還在呼呼地吹著,看守所外面的風好像尤其的冷,李紅英不知道自己還能為小明做些什麼,更不知道這樣的冷風還會吹多久。

12月3日,廣東多家勞工公益機構被搜查,多名工作人員被帶走。截至今日(12月8日),「失聯」的7人中,確定有2人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拘留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這兩人是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曾飛揚和朱小梅。另有1人以「涉嫌職務侵佔」被拘留在佛山市南海看守所。他是佛山市南飛雁社工服務中心何曉波 。尚有2人確定被拘留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但是涉嫌罪名不詳(家屬尚未收到拘留通知書),他們是海哥勞工服務部鄧小明和勞工互助小組彭家勇。其餘仍未聯絡上的2人(即不知拘留地址和涉嫌罪名)則是前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工作人員孟晗和實習生湯建(網名北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