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捕中国劳权人士家属专访:他只是「为别人抱不平」——邓小明母亲的无奈和忧虑

被捕中国劳权人士家属专访
《他只是「为别人抱不平」——邓小明母亲的无奈和忧虑》

12月5日上午,在东莞中堂镇的一个农贸批发市场里,靠打零散工为生的李红英(化名)正从货车上将一袋袋龙口粉丝卸下来。她心里盘算著,14人一起卸这一车货,自己应该可以拿到60元左右的工钱。她想着这样每天挣一点,省吃俭用的话,多少也可以给儿子攒点钱。

12311225_537740616385028_2976765572801133772_n

一个电话打断了她的思绪,电话那头,一个自称是小明同事的女生告诉她:「小明出了问题,有两天不见了。」

小明是她的儿子,今年22岁。李红英还不知道,就在两天前,小明和另外几个为工人维权机构的工作人员一起被警察带走。直到她接到电话的时候,还没有小明的任何消息。同时被带走的其他人有的已收到「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的拘留通知书,有的被传唤后已经回家,有的也和小明一样没有消息。由于不清楚小明的情况,又怕李红英太过担心,小明的同事只好含混地告诉她:「小明出了问题」。

李红英听到这个消息,心里很着急,自己的儿子一向很乖,会出什么「问题」呢?她转念一想:不会是遇到骗子了吧?半信半疑的李红英赶紧让自己的表弟又打回去,对方说:「小明可能被派出所抓走了。」

李红英还是觉得可能遇到了骗子。这种把戏,她在东莞打零散工这些年,听过的太多了。
然而,过了不久,同一个人又打来了电话,请她带上户口本、身份证到广州去一趟。她这才相信小明可能真的遇到了麻烦。

这会,天下起了雨,也已经快12点了,还有一半的货物没卸,工友们都打算先去吃饭再来卸货。李红英坚持搭雨棚卸货,否则这会她走了就拿不到卸货的工钱了。

卸完货,李红英回到出租屋,草草吃了饭、洗了澡。这天是周六,自己10岁大的小儿子正在屋里看电视。李红英担心孩子没人照顾,便问他要不要跟自己去哥哥那里。孩子说:「我不去了,哥哥那里没电视」。李红英心想,如果带了小儿子去,那边可能也没地方住,况且还不知道小明到底怎么样了。10岁的孩子也已经很懂事了,她交代了小儿子在家帮自己洗衣服,小儿子也爽快的答应了。

临走前,她嘱咐小儿子乖乖在家里,然后打电话给附近的亲戚让他们叫小儿子吃饭。

到了广州,已经是下午五六点钟了。因为是周末,也不知道小明在哪个派出所,根本不知道去哪里找小明。听小明的同事说,拘留通知书寄往了老家湖南,拘留通知书上会有小明犯的事和被关的地址,因为是平邮,也不知道哪天才能收到。

星期一一早,李红英跟着小明的同事一起去可能性最大的广州市第一看守所碰碰运气,对于李红英来说,她还是怎么也不明白,自己懂事听话的小明,怎么可能会在这里。

这几日,广东一下降温了,前几日还穿短袖短裤,这几天却要穿棉衣了。由于自己走得匆忙,小明的出租屋门又打不开,李红英还没来得及给小明准备衣服。

到了第一看守所,李红英询问能否给邓小明存钱。门卫看看文件后说「可以」。大家松了一口气——小明确实在这里。

存完500块钱出来,李红英最担心的是小明在里面会不会挨打,她常听说被抓进去的人先都会挨上一顿打。她的小明那么瘦,肯定受不了。她想起小明初中毕业那年,进了中山的一家傢俬厂上班。差不多待了半年,小明的手就在上班的时候受了伤。当时,懂事的小明怕母亲知道了会哭,于是没有告诉李红英。小明只跟他姑姑轻描淡写的说了一下。后来小明的姑姑告诉了小明的爸爸,李红英才知道儿子受了伤。得知儿子受伤的第二天,李红英就赶到了中山。当时小明已经出院,但是看到儿子断了又接起来的几根手指,李红英就感到一阵阵揪心的痛。

一阵寒风吹过,李红英缩了一下身子。她疲惫的面容已经被风吹得又干裂又红。想到儿子的一切,这个焦虑地母亲眼睛红了,忍住不让眼泪掉下来。

小明受了工伤大概半年后,跟李红英说自己找了一份为工人维权的工作,工资是800元。小明受伤的时候,也是从这个机构知道什么是工伤、工厂该给什么赔偿。李红英开始不同意,觉得工资太低,也不太相信。她怕儿子受骗。但是小明跟李红英说:「你儿子你还不相信吗?你放心,我不会走错路的。」

李红英看到儿子这么坚持,心想只要儿子不吸毒、不赌博、不偷不抢,他喜欢做什么就让他做什么吧,而且小明没有读多少书,就当去学习也好,此后也就不再说什么了。虽然不清楚小明具体是做什么,但是她知道儿子做的事,「是为别人抱不平的」。她觉得小明因工受伤之后得到了别人的帮助,现在再去帮助别人,也是件好事。

去年,小明从中山换到广州工作,还是在为工人维权的公益机构服务。平时小明一两个月会去一趟爸妈在东莞的出租房。因为爸爸爱打牌,小明常常跟爸爸说:「爸爸你不要打牌,赚钱很辛苦,我们家条件也不是很好。」弟弟经常让哥哥给自己买玩具,小明每次回家,都会给弟弟带他想要的玩具。现在,李红英只知道小明在看守所里,也不知道何时才能见到小明,更不知道专门「为别人抱不平」的小明究竟犯了什么法。

冷风还在呼呼地吹着,看守所外面的风好像尤其的冷,李红英不知道自己还能为小明做些什么,更不知道这样的冷风还会吹多久。

12月3日,广东多家劳工公益机构被搜查,多名工作人员被带走。截至今日(12月8日),「失联」的7人中,确定有2人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公共秩序」拘留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这两人是广州番禺打工族服务部的曾飞扬和朱小梅。另有1人以「涉嫌职务侵占」被拘留在佛山市南海看守所。他是佛山市南飞雁社工服务中心何晓波 。尚有2人确定被拘留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但是涉嫌罪名不详(家属尚未收到拘留通知书),他们是海哥劳工服务部邓小明和劳工互助小组彭家勇。其余仍未联络上的2人(即不知拘留地址和涉嫌罪名)则是前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工作人员孟晗和实习生汤建(网名北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