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祥子:封殺,蓋不住發聲

《封殺,蓋不住發聲》

作者: 祥子
日期: 2015-12-13
(原文登於國內網站,但已被刪除)

寒冬早已於12月來臨,寒風凜冽,霧霾圍城。年底了,事實上還談不上去回顧這一年來民間活躍群體面臨的翻天覆地的變化,因為一切都來得太快,我們甚至不知道下一刻變化又會是如何;就如當初運動式反腐一樣,運動式的“國安”行動不斷上演抓捕民間公益人士/律師,打壓既有民間活力,激化社會撕裂。我感受到脊背發涼的悲哀——我們都在靜等待著被帶上審判台,讓當權者“控訴”我們荒謬的所謂罪名,讓世人相信我們“別有用心”,而我卻未能發聲辯解。

或許,這就是我們這個世代要親身承擔的悲劇與命運。

12月2日,我的微博(@小祥子_AFRB)毫無預兆被新浪永久封殺,或許新浪早已預感將有新一波大規模抓捕民間公益人的行動,將我個人傳播平台微博提早封殺。好友何曉波(前工人,勞工公益機構南飛雁負責人,12.3被捕公益人之一)此前曾戲謔,如果一旦我被帶走了一定要第一時間告訴祥子,“因為你會幫我發微博、寫文章聲援”;在他看來,這是我們對抗強權僅有的“武器”——用僅有的自平台抗爭不公和宣示公義。很無奈,在微博被滅之後,12月3日新一輪打壓真的到來,曉波及其他朋友相繼失聯被捕。封殺之後的發聲變得如此憋屈壓抑,稍縱間微信公眾號也封殺無存;我們永遠苦口婆心,而big brother守衛一鍵“delete”生殺大權。滿腔憤怒卻永遠讀不透共和國的專橫——對真正為弱者發聲的公民一再打壓,卻未曾努力去填補社會階層的割裂與不公。

刑拘的勞工公益人

昨天剛好去參加一個小沙龍,作為觀眾我提起近一年來大陸大規模刑拘民間公益人的事件,另一個觀眾(學生)順口回應,“我也關注到早前很多律師被捕的消息,最開始積極聲援也認為政府不對,但後來看到電視上對他們所作所為的報導,就覺得起初同情律師的無知現在就分分鐘在打自己臉…”可笑的是,討論這個話題前還在談中國的洗腦教育。那一刻,我非常明白,所謂“真相”都是被別有用心建構的,而我們都是被別有用心利用的。

這一次終於輪到勞工維權公益人了。

坊間有一句非常嘲諷的話是這麼說的,全世界最大的無產階級國家政權卻打壓、剝削最底層的無產階級。深圳的工人吳貴軍、廣州的環衛工於武倉、中山的彭家勇、番禺的朱小梅乃至廣州中醫藥大學醫院的護工保安孟晗,當這些工友站出來維護自己正當勞工權益的時候,哪一個最後不是落得個鋃鐺入獄或解僱離職的下場,而他她們所爭取的不過是要求資方依法繳納五險一金或加班費等基本保障,但這都會時不時被套上個“尋釁滋事”的大帽子,我們從來不會知道“人民的公僕”是為誰服務?

勞工公益人他她們在做什麼?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廣東省最早的勞工NGO)、海哥工友服務部、勞動者互助小組、佛山南飛雁社工中心(佛山最大的民間NGO)這些出身於工友的NGO在工業社區中,跟工友科普勞動法知識,遇到勞資糾紛協助工友釐清法律問題或指導文書書寫,到醫院探訪受到工傷的工友,遇到群體維權努力安撫工友克制、理性維權——無良的血汗工廠從來不會被追究,而這些勞工NGO在政府看來都有錯,錯在為工友發聲?

—鄧小明(本次被刑拘最年輕的公益志願者,20歲),16歲初中畢業到中山打工受工傷後成為勞工志願者,一個只是“為別人抱不平”的工友也身陷囹圄。
—何曉波,佛山南飛雁社工服務中心負責人,10年前受工傷後自學法律幫助工傷打工者維權,曾獲南海區“丹桂勳章”、十佳社工,此次被以“職務侵占”罪刑拘。
—曾飛洋,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從事工人服務17年,關注企業工人集體談判,倡導勞資集體協商機制,曾獲2012年南方都市報“責任中國”年度公益人物,此次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
—朱小梅,16歲外出打工,於工廠工作長達16年,作為一個基層管理員因為一線員工爭取社保等權益,被解僱後於打工族服務部繼續幫助工友維權;此次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其女兒才一歲大,仍在哺乳期。
—彭家勇,早先在中山工廠打工,後曾選舉為工廠工會主席,但因爭取勞工權益被解僱;曾在關注中山工人維權時於派出所附近被“黑社會”暴打。

以上五位公益人均已被證實刑拘,而還有孟晗、北國兩位勞工人士迄今失聯,多達數十位相關工友或關係人被警方談話、騷擾並要求不能聲援等;雖然是以“尋釁滋事”罪名刑拘,卻以“危及國家安全”為由律師迄今未得允許會見,原來勞工公益人不僅幫助底層弱勢工人維權有錯,甚至還危害國家安全,這不得不令人發愕——當局仍不肯放下一絲的信任去相信民間機構在緩和社會衝突矛盾下所發揮的極大作用。難道這一切都得等極大社會衝突出現的時候才能看到教訓嗎?當然,你們不會失利益,防暴之下誰來保障底層工人的根本權益!

失聯的微博/微信

微博微信的接連消失,讓我這個重度行動傳播依賴者突然無所適從,事實上我不僅看重這是一個行動發聲的平台,更是行動的記錄。四五年來我所為之公義抗爭捍衛的行動,拷問公權力,呈現工友發聲,甚至見證改變的發生。威權把一切都抹滅了,但蓋不住發聲,其本身也成為了記錄的一部分。

如果發微博向政府諫言,甚至責罵政府不作為有錯,我也乾過;如果向工友科普勞動法知識,協助工友理解權益有錯,那我也乾過。前者如即將審判的老浦“言論罪”,後者如刑拘的勞工公益人,這些都成了共和國的“罪人”的話,那我們都有罪,而事實上,我相信:

下一個就是我了,因為我也是勞工公益人!

祥子,關注勞工,獨立公益人。新微博@行者祥子新公號@行走中的祥子私人微信:cwxafrb。平台易逝,發聲不止。點擊原文查看12.3抓捕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