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報】周日話題﹕他們為移民工伸張權益 移民日卻在看守所度過

【明報專訊】12月18日是聯合國訂下的國際移民日(International Migrants Day)。之所以選擇這一天為國際移民日,是因為在1990年12月18日,聯合國通過了《保護所有移民工及其家庭成員權利國際公約》。其實移民工不只有如香港菲傭印傭這些跨越國界打工的勞工,中國大陸三十多年急速的經濟發展,付出最多的就是由內陸、農村遷到沿海城市打工的移民工。

但這些也被稱為「農民工」的中國工人,縱使用血汗創造了中國沿海大城市的經濟繁榮,卻因為戶籍制度而不能與當地人享有同等的社會權利。

 

同時,即使中國大陸不少勞工保障其實在條文上都比香港進步得多,但急於追求GDP增長的政府無心認真落實有關法規,使到包括港資在內的資本家往往能夠為了保障自身的利潤而剝奪工人的合法權益。再加上官方工會的不作為,中國國內移民工的維權之路極為困難。上世紀九十年代以來,在珠三角這個世界工廠,一些勞工非政府組織(NGO)成立,協助工人爭取更好的待遇和保障合法權益。在勞資矛盾中,工人對抗的對象主要是資方,但這不代表政府能長期容忍這些勞工NGO的存在。以往這些為工人伸張權益的NGO曾受過逼遷騷擾等苦頭。到今個月3日,廣州市和佛山市的多個勞工NGO面臨更嚴重的打壓。當權者索性剝奪勞工NGO骨幹成員的人身自由。短短一日內,起碼十五人被帶走。兩個星期後的今天,三人已確認被刑事拘留。他們牽涉的罪名包括「涉嫌聚眾擾亂社會公共秩序」和「涉嫌職務侵佔」。此外,另有三人被證實被關在看守所(尚有一人不知所蹤)。換言之,肯定已失去自由的共有六人。究竟這幾位專注勞工權益,不像劉曉波、浦志強那麼受境外主流傳媒關注,但同樣因為維權而失去自由的人是什麼人?他們怎樣走上勞工維權之路?

MINGPAOPIC

曾飛洋﹕由協助資方的法律工作者到勞工維權人士

六人中最「傳奇」的要數曾飛洋。他是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1996年從華南師範大學政法系大專畢業後,他加入政府當公務員。但曾飛洋不滿足於這份優差,後來跑到廣州一間頗有名氣的律師事務所任職,主要職務就是為企業客戶解決各種法律問題,當中當然包括解決勞資糾紛。只要曾飛洋繼續走這條路,他就算當不成「土豪」富翁,要過着舒適的中產生活也絕非難事。然而,他無法面對為資方處理工傷個案時感受到的那份歉疚感。他想﹕「這些靠出賣廉價勞動力為生的農民工,如今連唯一的資本——健全的肢體——都失去了,尚得不到公平對待,未來他們將如何面對困境?」於是他加入了番禺打工族文書處理服務部,利用自己的法律專長為遇到工傷問題和被欠薪的農民工提供服務。

曾飛洋協助打工仔女維護權益的決心曾為他贏得《南方都市報》參與主辦的2012責任中國公益盛典公益人物獎。但這項榮譽不能保障他的安全。去年十二月,曾飛洋在辦公室被不明人士毆打。之後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工商註冊也被註銷。這一刻,他在看守所。

彭家勇、朱小梅﹕不當管理層 走上維權路

彭家勇同朱小梅本也可以選擇過舒適的生活。彭家勇昔日在中山打工,曾任職企業的管理層。當年有工廠工人希望於企業內成立工會,彭家勇拒絕了資方的收買,決心支持成立工會,結果被開除。他現在是番禺區勞工互助小組的成員。

至於朱小梅的故事,更是令人格外疼惜。年僅16歲時,朱小梅就離開河南老家出外打工。朱小梅亦曾是主管級人馬,月薪甚至高達7000元人民幣。但她和彭家勇都沒有因為自己成功向上爬而「背叛」同工。朱小梅因支持番禺一間工廠內的基層工友追討社會保險公款和公積金而被解僱。去職後,朱小梅身體力行用法律制度維權,結果在非法解僱的官司中取勝。之後她加入了曾飛洋的番禺打工族服務部。12月3日當朱小梅被帶走時,她的丈夫、十歲的兒子和不足周歲尚在吃母乳的女兒也在現場,她被戴上手銬帶走。

朱小梅曾解釋過為何她要一邊養育兒女一邊為工人維權﹕「我入公益這行之前我還是比較樂觀的,我堅信只要我勤勞我就一定能改變和克服困難!現在很吃力,因為不是一個渺小的我能夠做到的!但是會努力!離開了工作了16年的工廠,夢想着還能再闖出自己的一番事業。希望社會平等、依法、自由、友善,至少讓孩子們有平等的受教育的機會。」

孟晗、何曉波、鄧小明﹕由為己維權到為大家奮鬥

最後三位已被證實關在看守所的勞工維權者是孟晗、何曉波和鄧小明。他們三位都是基層工人出身。孟晗來自湖北,曾經是廣東一間醫院的保安員。由於發現自己的崗位出現同工不同酬的問題,於是挺身而出為自己同其他工友爭取權益,再輾轉擔任勞工NGO的職員。今次不是孟晗第一次失去自由。他之前已經因為2013年的維權行動而被當局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判刑。但那一次的牢獄之苦沒有動搖他繼續爭取勞工權益的決心。

何曉波和鄧小明兩人都是由工傷受害人變成NGO人員的。2006年,在佛山打工的何曉波在工作時失去了左手的三根手指。在為自己維權的過程中,何曉波想到要建立一個關注勞工權益的組織。於是佛山市南飛雁社會工作服務中心就在翌年開始活動,並在2012年在民政局正式登記註冊。成立不到十年,南飛雁已曾幫助近萬名工作者獲得法律賠償。這成績令何曉波和南飛雁得到官方的肯定。何曉波曾獲得佛山市南海區頒發的丹桂勳章、被譽為十佳社工之一。而南飛雁也獲得過佛山市公益慈善之星紅玫瑰獎等榮譽。不過,今年起官方對南飛雁的態度顯然有所改變。佛山市民政局為南飛雁作年審時,給予南飛雁「基本合格」的評級。如果連續兩次年審都被評為「基本合格」的話,南飛雁將被「依法」撤銷(註冊資格)。另外,南飛雁的在順德和祖廟的兩個辦公室都在今年8月被關。家鄉在湖南的鄧小明是今次被拘控的人中最年輕的,今年僅20歲。他因工斷指時,還只是未成年的17歲青年。幫助他為權的就是番禺打工族服務部。這經驗促成鄧小明到NGO領着比在工廠工作時更低的薪水從事工人維權工作。被拘之時,他隸屬廣州海哥勞工服務部。

結語

六名勞工維權者,有着不同的故事,但有同一個決心,就是要改善中國工人,特別是高達2.7億的移民工的權益。今年的國際移民日,他們却都要在看守所內度過。他們幫助過的工友沒欠他們些什麼。欠他們的是打壓他們的政府和那些掠奪工人勞動成果的資本家!

文/紅氣球編輯組(www.facebook.com/redballoonsolidarity/

圖/紅氣球編輯組

編輯/高卓怡

fb﹕http://www.facebook.com/SundayMingpao