還我真相–揭穿新華社12.22對國內被拘捕勞權人士的指控

《還我真相—揭穿新華社12.22對國內被拘捕勞權人士的指控》
整理:紅氣球

新華社於12.22發表文章“揭開“工運之星”光環的背後——曾飛洋等人涉嫌嚴重犯罪案件調查”, 對國內現正被刑拘的勞權人士及其工作的勞工團體作出多項失實指控, 以抹黑方式誣蔑近日被拘禁的勞運人士,但其中的細節漏洞百出。 作為政府的喉舌,內地官媒再一次顯露政府為求打壓草根民間組織不遺餘力,在案件判決前推出定性報導,嚴重違反司法公正。文中更重點抹黑廣州一勞工機構“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的負責人曾飛洋,,指聲稱曾是工人罷工中“隱身幕后的操縱者”,但實際上,工人罷工是資方長期侵害工人合法權益的結果。中國政府在去年開始一連串的政治打壓,抹黑維權人士,嚴重壓縮中國公民社會的生存空間。

讓我們逐一擊破文中四點謬論:

10313349_543883722437384_7486111974902135435_n

謬論一: 該文稱曾飛洋是廣州番禺區利得鞋廠罷工中“隱身幕後的操縱者”, 煽動工人罷工、干擾工廠正常生產和擾亂社會秩序。

真相: 番禺利得鞋廠長期壓榨工人,工人罷工的原因不僅是資方長期的剝削,也是政府不依法進行監督的結果。番禺利得廠長期拖欠工人加班費、高溫補貼、帶薪年假等待遇,且未依法為工人購買社保和公積金。早在2014年年初,工人即聽聞工廠將要搬廠。2014年8月,利得工人經人介紹找到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諮詢搬廠相關的法律法規。此後,利得工人為爭取權益總共舉行了三次罷工,分別是2014年12月6日-7日、2014年12月15日-17日、2015年4月20日-25日。今年4月的罷工起因是工人遲遲等不到工廠的搬廠安置方案,4月19日,126名廣州番禺利得鞋業有限公司工人正在廣州某酒店聚餐,其間談到資方出爾反爾,對承諾的事情一拖再拖,都很氣憤。突然,近百名番禺特勤員警和輔警突然闖進會場,期間員警與工人發生肢體衝突,導致多名工人受傷,一名工人暈倒。憤怒的工人于第二天發動罷工。經過一星期工人連夜守廠迫使老闆跟工人代表多輪談判後,工人才爭取到遣散費、補交社保及住房公積金等待遇。
在過程中,政府濫用警力打壓維權工人變成工人罷工的導火線,而打工族的工作人員則建議工人依法維權,不要做達法行為如堵路等,強調與老闆進行集體談判爭取應有權益。究竟是誰擾亂了社會秩序?
另一點值得考證的是, 文中多次引用利得工人代表高某某、李某某“反映罷工黑幕”。然而在未經法院審判之前,證人還沒有在庭上作證,外界如何判斷文章引述這兩位所謂證人的言論屬實? 早前亦有文章指出高某某、李某某正是背叛工人的工人代表,他們在第三次工人罷工之前就被工人罷免。2014年12月6日利得工人第一次罷工,工人選定工人代表13名,包括高某某、李某某。這13名工人代表在與資方的多次談判中表現出了超群的智慧。然而,在12月18日工人復工後,多名工人代表被帶到南村派出所做筆錄。此後包括高某某、李某某在內的5名代表,撇開其他8名代表,跟資方進行私下談判,但不透露談判結果。工人對他們十分失望。文章只引用他們的觀點去指控打工族,但證人及其言論的可信度令人極度懷疑。

1909555_543883719104051_5798317611887222297_n

謬論二: 文章稱“另有與曾飛洋共過事的人向警方舉報,曾飛洋多次截留、克扣工廠發給工人們的補償款,將其裝入個人腰包。”

真相: 新華社顯然對事情毫無瞭解,未有向工友查証,便向公眾抹黑曾飛洋。罷工發生後,工廠發給工人的補償金,都是直接發到工人賬戶的,曾飛洋如何截留和克扣?難道工廠會把補償款發給幫助工人維權的曾飛洋,再讓曾飛洋發給工人?
該文亦稱,“每次罷工之後,曾飛洋都要召開大規模的慶祝會議,還出資製作‘工運之星’的牌匾交給工人,再讓工人在會上隆重地送給他,拍照留念發到網上,對外宣稱這是‘工人們自發自願的’”。事實上,是工人用他們的“團結基金”自發舉辦“慶功會”,並邀請曾飛洋和其同事參加。而文中提到的“工運之星”的牌匾是利得工人代表負責制作的,資金也來自工人自己建立的“團結基金”。

1935738_543883715770718_5824850072741207847_n

謬論三: 該文稱“曾飛洋也在不斷擴充勢力,先後在廣州、東莞、佛山、中山等地發展‘佛山南飛雁社工中心’等多家分支機搆”。

真相: ‘佛山南飛雁社工中心’的負責人何曉波於是次大型拘補中以“涉嫌職務侵佔罪”被拘留。實際上,何曉波雖然曾經是打工族員工,但是其在離開打工族後成立的南飛雁卻與打工族沒有任何隸屬和合作關係,資金上官方亦沒有顯示有任何證據有關聯。南飛雁成立以來一直為工傷工人提供服務,而何曉波原本亦是一名工傷工人,後來投身公益行業致力為工人爭取權益。文中顯示何被誤認為打工族的分支機構而慘被捲入是次打壓中, 更突然調查過程中的信息有嚴重誤導成分,對何曉波極為不公。

1916976_543883845770705_4811645919984248373_n

謬論四:對於其中一名被刑拘人士孟晗,該文稱“打工族骨幹成員孟晗與有夫之婦通姦並帶其‘私奔’,為躲避對方丈夫追砍四處躲藏;2014年因組織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

真相:中國政府屢次嘗試 “揭露”當事人私生活以抹黑內地維權人士,文章的指控一方面沒有依據,而且當事人的私生活明顯跟整個案情沒有關聯。2013年8月19日,孟晗和11名保安於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工作,組織了60多名跟他一樣以“外保”身份被勞務公司派遣到醫院的保安員,爭取依法應該享有的同工同酬待遇以及要求公司依法按所在地標準為員工繳交社保,但因參與維權行動,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後在2014年4月被判罪名成立。孟晗作為工人首席代表為工人爭取權益到底,最後被官方打壓更被拘留了8個月之久,過程經歷了諸多阻撓,見證了國內司法不公正。然而,打壓過後,他更堅定了為工人爭取權益之決心,後來更成為打工族的一名工作人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