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我真相–揭穿新华社12.22对国内被拘捕劳权人士的指控

《还我真相—揭穿新华社12.22对国内被拘捕劳权人士的指控》
整理:红气球

新华社于12.22发表文章“揭开“工运之星”光环的背后——曾飞洋等人涉嫌严重犯罪案件调查”, 对国内现正被刑拘的劳权人士及其工作的劳工团体作出多项失实指控, 以抹黑方式诬蔑近日被拘禁的劳运人士,但其中的细节漏洞百出。 作为政府的喉舌,内地官媒再一次显露政府为求打压草根民间组织不遗余力,在案件判决前推出定性报导,严重违反司法公正。文中更重点抹黑广州一劳工机构“番禺打工族文书处理服务部”的负责人曾飞洋,,指声称曾是工人罢工中“隐身幕后的操纵者”,但实际上,工人罢工是资方长期侵害工人合法权益的结果。中国政府在去年开始一连串的政治打压,抹黑维权人士,严重压缩中国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

让我们逐一击破文中四点谬论:

10313349_543883722437384_7486111974902135435_n

谬论一: 该文称曾飞洋是广州番禺区利得鞋厂罢工中“隐身幕后的操纵者”, 煽动工人罢工、干扰工厂正常生产和扰乱社会秩序。

真相: 番禺利得鞋厂长期压榨工人,工人罢工的原因不仅是资方长期的剥削,也是政府不依法进行监督的结果。番禺利得厂长期拖欠工人加班费、高温补贴、带薪年假等待遇,且未依法为工人购买社保和公积金。早在2014年年初,工人即听闻工厂将要搬厂。2014年8月,利得工人经人介绍找到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咨询搬厂相关的法律法规。此后,利得工人为争取权益总共举行了三次罢工,分别是2014年12月6日-7日、2014年12月15日-17日、2015年4月20日-25日。今年4月的罢工起因是工人迟迟等不到工厂的搬厂安置方案,4月19日,126名广州番禺利得鞋业有限公司工人正在广州某酒店聚餐,其间谈到资方出尔反尔,对承诺的事情一拖再拖,都很气愤。突然,近百名番禺特勤员警和辅警突然闯进会场,期间员警与工人发生肢体冲突,导致多名工人受伤,一名工人晕倒。愤怒的工人于第二天发动罢工。经过一星期工人连夜守厂迫使老板跟工人代表多轮谈判后,工人才争取到遣散费、补交社保及住房公积金等待遇。
在过程中,政府滥用警力打压维权工人变成工人罢工的导火线,而打工族的工作人员则建议工人依法维权,不要做达法行为如堵路等,强调与老板进行集体谈判争取应有权益。究竟是谁扰乱了社会秩序?
另一点值得考证的是, 文中多次引用利得工人代表高某某、李某某“反映罢工黑幕”。然而在未经法院审判之前,证人还没有在庭上作证,外界如何判断文章引述这两位所谓证人的言论属实? 早前亦有文章指出高某某、李某某正是背叛工人的工人代表,他们在第三次工人罢工之前就被工人罢免。2014年12月6日利得工人第一次罢工,工人选定工人代表13名,包括高某某、李某某。这13名工人代表在与资方的多次谈判中表现出了超群的智慧。然而,在12月18日工人复工后,多名工人代表被带到南村派出所做笔录。此后包括高某某、李某某在内的5名代表,撇开其他8名代表,跟资方进行私下谈判,但不透露谈判结果。工人对他们十分失望。文章只引用他们的观点去指控打工族,但证人及其言论的可信度令人极度怀疑。

1909555_543883719104051_5798317611887222297_n

谬论二: 文章称“另有与曾飞洋共过事的人向警方举报,曾飞洋多次截留、克扣工厂发给工人们的补偿款,将其装入个人腰包。”

真相: 新华社显然对事情毫无了解,未有向工友查証,便向公众抹黑曾飞洋。罢工发生后,工厂发给工人的补偿金,都是直接发到工人账户的,曾飞洋如何截留和克扣?难道工厂会把补偿款发给帮助工人维权的曾飞洋,再让曾飞洋发给工人?
该文亦称,“每次罢工之后,曾飞洋都要召开大规模的庆祝会议,还出资制作‘工运之星’的牌匾交给工人,再让工人在会上隆重地送给他,拍照留念发到网上,对外宣称这是‘工人们自发自愿的’”。事实上,是工人用他们的“团结基金”自发举办“庆功会”,并邀请曾飞洋和其同事参加。而文中提到的“工运之星”的牌匾是利得工人代表负责制作的,资金也来自工人自己建立的“团结基金”。

1935738_543883715770718_5824850072741207847_n

谬论三: 该文称“曾飞洋也在不断扩充势力,先后在广州、东莞、佛山、中山等地发展‘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等多家分支机搆”。

真相: ‘佛山南飞雁社工中心’的负责人何晓波于是次大型拘补中以“涉嫌职务侵占罪”被拘留。实际上,何晓波虽然曾经是打工族员工,但是其在离开打工族后成立的南飞雁却与打工族没有任何隶属和合作关系,资金上官方亦没有显示有任何证据有关联。南飞雁成立以来一直为工伤工人提供服务,而何晓波原本亦是一名工伤工人,后来投身公益行业致力为工人争取权益。文中显示何被误认为打工族的分支机构而惨被卷入是次打压中, 更突然调查过程中的信息有严重误导成分,对何晓波极为不公。

1916976_543883845770705_4811645919984248373_n

谬论四:对于其中一名被刑拘人士孟晗,该文称“打工族骨干成员孟晗与有夫之妇通奸并带其‘私奔’,为躲避对方丈夫追砍四处躲藏;2014年因组织聚众扰乱社会秩序,被判处有期徒刑9个月。”

真相:中国政府屡次尝试 “揭露”当事人私生活以抹黑内地维权人士,文章的指控一方面没有依据,而且当事人的私生活明显跟整个案情没有关联。2013年8月19日,孟晗和11名保安于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工作,组织了60多名跟他一样以“外保”身份被劳务公司派遣到医院的保安员,争取依法应该享有的同工同酬待遇以及要求公司依法按所在地标准为员工缴交社保,但因参与维权行动,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后在2014年4月被判罪名成立。孟晗作为工人首席代表为工人争取权益到底,最后被官方打压更被拘留了8个月之久,过程经历了诸多阻挠,见证了国内司法不公正。然而,打压过后,他更坚定了为工人争取权益之决心,后来更成为打工族的一名工作人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