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律師組團介入勞工維權人士被捕案

60律師組團介入勞工維權人士被捕案
文:自由亞洲電台

7名勞工維權人士被捕案持續引發外界關注,日前,中國各地數十名律師組成援助團,介入該案,為被捕者提供法律援助。有律師團成員表示,當局對於勞維人士的打壓也是對公民社會打壓的一部分,勞工NGO被當局視為製造“不穩定”的因素。此外,被捕者之一朱小梅近日傳出信件,稱不願聘請律師,但遭到家屬質疑,認為朱小梅是在受到強壓下被迫寫下這份書信。

中國廣東勞工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消息引發律師團體的關注,數十位律師自發組團介入該案,提供法律援助。

一名消息人士12月24日向本台表示,截至目前共有61名律師加入了援助團,其中10名律師已接受了被捕勞維人士的家屬委託。日前,有​​律師前往申請會見曾飛洋,不過遭到推諉。

“有10個是已經委託的律師了,加上51個後援團的律師,一共是61個。(律師)見不到人,包括成準強律師去見曾飛洋,沒見著,說是要辦案機關批准才能見。成準強昨天到檢察院去控告這個事,檢察院也是在踢皮球,就說你等著,我們正在處理。”

北京律師梁小軍是律師團成員之一,他12月24日接受本台採訪時表示,自己一直在關注勞工維權的情況,認為當局對於這一團體的打壓是打壓公民社會的一部分,許多律師都願意向他們伸出援手。

“說實話勞工案件我並沒有真正代理過,但是我一直在關注勞工維權的事情,我們人權律師團也一直在關注勞工維權的事情。2013年實際上我們在整理人權案件、事件的時候就注意到,當時有勞工因為維權被抓。今年又是在年底大規模打壓。我們覺得可能這是官方對整個公民社會打壓的一部分, 我們希望通過關注勞工維權這些事件看看他們(官方)想幹什麼。因為對公民社會打壓一波接著一波,對一個群體接著又一個群體(打壓)。所以很多律師願意去關注他們,願意去幫助他們。”

梁小軍又告訴記者,據他所知,部分律師因為加入援助團已經受到了來自地方政府的一些壓力。

另一名加入後援團的廣東律師吳魁明24日向本台表示,當珠三角積累了數十年的勞資問題在近年陸續爆發後,不難理解當局為了“穩定”而採取種種手段。其中被視為製造“不穩定”因素的勞工NGO難免成為官方亟待“解決”的對象。

“實際上本來以前有勞動法的,有很明確的規定,企業應該盡到哪些責任,但是政府當時為了吸引外資、為了經濟發展,對這一塊的法律實際上並沒有去執行,也沒有做到監管的責任。然後現在碰上這個矛盾,工人肯定要尋求一些幫助,這些勞工NGO實際上就是外界的支援力量。他(政府)就覺得你幫助了工人,造成了不穩定。”

此前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的勞工維權人士朱小梅,他的丈夫近日收到了來自妻子的一封信件。這封落款日期為12月16日的信件上寫道:我這些天還要繼續配合警官調查一些事情,你不用請律師了,我把事情講清楚後,他們不會為難我的,放心吧!

朱小梅的丈夫透過網絡向記者表示,雖然信件確係妻子的筆跡,但憑他對妻子的了解,信件是否出自真心十分存疑,不知道朱小梅在寫這封信時受到了多大的壓力。

吳魁明律師也說:“像這樣被抓的人,他們第一想到的就是要找律師。因為她本身並不懂這些法律,對刑法更不知道,該怎麼做,到底這些事情構不構成犯罪,嚴不嚴重,她完全不清楚的,肯定最需要的就是要尋找律師的幫助。那麼說她不願意找律師,我覺得可能性很小,而且不合理。”

朱小梅因育有一名剛滿周歲,尚在喝奶的女兒,在被抓之初,她的丈夫曾攜女見過妻子幾次,但自12月10日起,警方就拒絕了見面的要求。

(特約記者:揚帆/ 責編:嘉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