朋友,請大聲告訴他們:我們站在同一陣線上!

《朋友,請大聲告訴TA們:我們站在同一陣線上!》

文:陸悅/ 新生

support photos 14

原文
女權運動近二百年的歷史,其實是一部婦女解放史──要把人類從父權的桎梏中解放出來。婦女平權運動從西方婦女爭取參政權為起點,姐妹前輩們以牢獄之災以至絕食這種以身體抵抗的方式作鬥爭,甚至犧牲性命去爭取婦女投票權。

一路走來,女權主義經過持續的爭辯、反省然後昇華,跟其他解放運動結合又分手,在政治平等、經濟平等以及性解放等議題上改變父權的社會結構,至今雖未竟全功,在不同國家仍面對不同程度的嚴酷打壓與污名,但卻為所有平權運動展現出希望的火花。

女權主義的發展因與其他眾多現代思潮的互動,對於過去以白人中產為中心的婦女解放運動有所反省,而參與到不同的解放運動中去。土地運動、反戰運動、環保運 動等,都有著女權主義者的身影。然而歷史的洪流隨時日過去而逐漸如玻璃般透明清晰,這些解放運動,都指向著一個目標:反資本主義。在全球化的年代,資本無 國界地膨漲,為“富可敵國”一詞添上一筆明證,一切的所謂“發展”都唯資本馬首是瞻,而漠視任何人之為人的一切權利。

為了鞏固資本主義世界的長治久安,國家在經濟起飛時會把年輕女孩推到勞動市場去任資本魚肉,在經濟衰退時又呼籲女人回家把職位讓給男人,正因為如此,資本 主義的宣傳機器才會無所不其極地維護家庭(責任)私有製。一夫一妻上奉父輩下育兒孫的幸福美滿成了全球人類唯一的追求目標,為了達標,誰還敢妄動一分,試 圖對不平之事作出反抗呢?只有逆來順受才是上上之策。

女權運動與勞權運動相同,就是因為有些人不甘為“第二性”,也不甘為現代資本的奴隸,所以TA們要反抗。如果我們因自覺不是工人階級,而認為勞權運動與我 無關,這就有如男人自認為不是女人,所以女權運動與他們無關一樣,是對事物本質的認識錯誤。女權運動與勞權運動,是世界上兩大解放運動,影響最深、最廣、 最遠。如果我們只談父權而不談勞權,就無法在平等教育權、工作權、反家庭崗位歧視以至爭取身體自主及性小眾權利(破除家庭私有製)上走得更遠;同理,如果 我們只談勞權而不談父權,只是反對僱用勞動制,而不去實在地廢除家庭私有製,那麼真正解放全人類(而不是一半人類)的目標就無法達到。

誠然,不是所有的勞權朋友都能看到這兩者應該結合,正如不是所有女權朋友都認同此二者實際上是一個道理。或許我們可以開始思考,這兩大解放運動所指向的壓 迫是什麼?要解放的又是什麼?探究其中,父權、資本與政權的共謀三角關係已經糾纏得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如果今天還有人認為只處理其中一環即可達到解放全 人類,那未免有點失於天真了。

昨天,當女權主義者被受打壓的時候,底層的工人兄弟姐妹發出了呼聲;今天,當勞權朋友面對牢獄之災時,作為女權主義者,難道還看不出唇亡齒寒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