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天:警察傳來口信:“小梅說不用請律師,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

第27天:警察傳來口信:“小梅說不用請律師,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去”?

原文

背景:2015年12月3日,廣佛兩地勞工NGO遭到嚴厲打壓,多家勞工機構負責人、員工、志願者、工友等被帶走,總人數超過25人。其中佛山南飛雁社 工服務中心負責人何曉波、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員工朱小梅、前員工孟晗、海哥勞工服務部志願者鄧小明、勞動者互動小組負責人彭家勇等人均被 刑拘。打工族前員工湯建被帶走後至今仍處於失聯狀態。事件發生已超過20天,律師仍未被允許會見被捕的勞工公益人。
【朱小梅是目前被捕勞工公益人中唯一一名女性,她一歲的小女兒仍在哺乳期。 】
(2015年12月29日)

今天和前幾天一樣,大清早起來,給女兒餵了稀飯,還是要送去朋友那裡,讓他妻子幫忙帶女兒。

女兒比前幾天乖了很多,吃的也比前天要多一點點。

兒子每天中午回家還是在外面吃快餐,因為我去上班後家裡沒人給兒子做飯,所以只能委屈兒子了。

今天上午上班,大概十點鐘,我接了個電話,電話是警察打來的,說在廠門口等我,要和我見個面(我以為他會給我帶來好消息),就匆匆的趕到廠門口。

見面後,我問他是不是我老婆那邊有好消息了?他說:你老婆那邊挺好的,挺樂觀的。我們聊了一會,他說:你老婆又寫信給你了,但是這回我就不給你了,信的大 概意思有三點,一、是叫你不用給她(妻子)請律師了,二、是把小孩送福利院,或是花三千塊錢請個保姆幫帶,三是什麼?他說記不得了。

我聽了,心裡有點不爽,就對他說,請不請律師,你回去和你們領導說,叫我老婆自己和律師說,我現在對我老婆寫的信是不會相信的,如果她(妻子)真的不請叫 她自己和律師說,然後讓律師告訴我,我才會相信。關於叫我把女兒送福利院這個事,你就不用說了,我是百分百不會把我女兒送去的。

他(警察)說,讓你老婆拍個視頻和你說,你相信了吧。我說,不相信,只有和律師說了,律師告訴我我才會相信。我們大概聊了有半小時,我說,現在車間很忙,如果沒有別的事,我先回車間做事了。

中午吃完飯,我一直在想他和我說的話,我越想越不能理解,哪有自己親父母同意把自己的親孩子送福利院的,就算自己真的負擔不起,也不會這樣做,那可是自己的親骨肉啊。能這樣的人,真不配做父母。

回想起來,老婆被帶走快一個月了,律師仍然不給見面。但無論發生什麼事,我還是想大聲的和老婆說:老婆,不管你受到多大的壓力,你都要挺住,我在家裡把兒子,女兒照顧好,你不用擔心我們,我們在家裡等你歸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