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勞工界2016年元旦獻詞
文:
XXY 勞動者維一權

原文

親愛的勞工兄弟姐妹和全國同胞:新年好!
在2015年歲末霧鎖神州、寒凝大地之際,勞工界遭遇前所未有的嚴厲打擊,一批長年致力於維護勞工權益的公益人士被刑拘、監控和傳喚,一時間風聲鶴唳、草木皆兵!但勞工界和社會各界部分人士很快作出反應,發布致中共中央、全國人大、國務院意見書,痛陳數十年來勞工權益被嚴重和普遍侵犯的事實,闡釋勞工NGO產生和發展的必然性和必要性,評估其工作對維護勞工權益和社會公平正義的價值和貢獻,要求釋放被捕勞工維權人士。短短十多天間,有490餘人參與聯署,60多名律師參加法律援助團。國際勞工界和學術界隨之響應,超過40個國家的200多個團體和數千個人,以聯署、請願、遊行等方式,表達其對此一打壓行為的抗議和對被捕勞工維權人士的聲援。然而,傲慢的權力置若罔聞,被捕者至今不得律師會見,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還對他們加以污名抹黑、未審先判,曾飛洋的妻兒被嚇病了,朱小梅還在哺乳期的女嬰被餓瘦了,何曉波、孟晗、彭家勇、鄧小明的家人無不處在憂心如焚的恐懼之中,而另一名工人出身的勞資集體談判專家陳輝海,則依然處在莫名其妙的失聯狀況。依法治國、罪刑法定和程序公正,就這樣碎成了一地雞毛!
勞工兄弟姐妹們、同胞們,如果占我國人口絕大多數的勞動者的基本權益得不到保障,如果對勞動者的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權利的剝奪日趨深重,如果官民對立、勞資對立、貴賤分化、貧富分化愈演愈烈,我們能指望大家生活在一個“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所昭示的自由、平等、公正、民主、法治的社會環境中嗎?豈止不能,恐怕連最起碼的生存與安全也得不到保障!可見,維護和爭取勞工權益,不僅對底層勞動者來說是天經地義的,對整個社會的穩定、安全、公平與福祉,也是須臾不可或缺的!勞工維權無罪!勞工維權機構無罪!勞工維權人士無罪!豈止無罪,其對整個社會、國家和民族的存在和發展,還建立了莫大的功勳!築底線於土崩,挽狂瀾於既倒,舍我勞工其誰焉?這就是為什麼2010年以來勞工運動此起彼伏、前仆後繼的深層原因,這也是為什麼社會各界對勞工運動越來越關注和支持的根本原因。
中國經濟持續三十多年的高速增長已經後繼乏力,人口和環境“紅利”將近耗盡,與此同時,經濟增長掩蓋下的社會矛盾和歷史欠賬逐一浮出水面,政府、企業和勞工面臨著經濟衰退和社會維穩的雙重壓力,而勞工承擔其中最大的份量:在經濟增長過程中他們所得最少,而在經濟下行過程中必定所失最多,不僅要首先遭受失業和絕對貧困化的生存危機,而且一旦抗爭,又會招來維穩體制的重壓。但是,難道勞工階級就命中註定要無休無止地承受經濟發展或衰退的所有代價和成本嗎?憑什麼有權有勢的階級在經濟上升時獲取暴利而在經濟下行時做甩手掌櫃呢? 2015年初勞工界向政府建言以分配製度改革和建立覆蓋全民的社會保障為核心的“勞工新政”,或許可以提振內需,但這需要政府和企業從既得利益中吐出一塊來返還勞工和社會。這種做法曾經幫助美國渡過了20世紀30年代的經濟大危機,中國的肉食者有沒有這樣的良知和擔當呢?
勞工兄弟姐妹們、同胞們,我們固然期待國家審時度勢做出正確的決策,但我們也深知,自由、平等、公正、安全、幸福是等不來的,只能奮勇爭取才會獲得;爭取或有所失,不爭取必無所得。在新的一年裡,勞工維權也許會面臨更嚴峻的形勢,但我們也堅信,勞工運動將會沿著其固有的趨勢從低級階段走向中級階段和高級階段。勞工的團結組織權、集體談判權和罷工權,勞工的經濟、政治、文化和社會權利,必將一步一步得到實現。
雪沃中原肥勁草,寒凝大地發春華。就讓這句詩成為勞工界的元旦獻詞和新年展望吧!

二零一六年一月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