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勞工維權人士何曉波被批捕 律師指程序存在嚴重問題

[轉載]《廣東勞工維權人士何曉波被批捕 律師指程序存在嚴重問題》

原文連結

廣東勞工維權人士何曉波被以「職務侵佔罪」刑事拘留35天後,現已被當局以同一罪名批捕。其代理律師星期五表示,檢察院以何曉波簽署不請律師承諾書為由沒有聽取辯護律師的意見,檢方的說法既牽強,也不符合程序。

去年12月3日被帶走的佛山勞工NGO南飛雁的負責人何曉波已被當局批准逮捕。

何曉波的妻子楊女士1月8日告訴本台,她於中午收到了逮捕通知,罪名仍然是「職務侵佔」。

記者:「他被批捕的是什麼罪名?也是職務侵佔嗎?」

楊女士:「職務侵佔。」

記者:「您是什麼時候收到這個通知的?」

楊女士:「今天上午,接近中午的時候。」

广东劳工维权人士何晓波被以“职务侵占罪”刑事拘留35天后,现已被当局以同一罪名批捕。其代理律师星期五表示,检察院以何晓波签署不请律师承诺书为由没有听取辩护律师的意见,检方的说法既牵强,也不符合程序。

去年12月3日被帶走的佛山勞工NGO南飛雁的負責人何曉波已被當局批准逮捕。

何曉波的妻子楊女士1月8日告訴本台,她於中午收到了逮捕通知,罪名仍然是「職務侵佔」。

記者:「他被批捕的是什麼罪名?也是職務侵佔嗎?」

楊女士:「職務侵佔。」

記者:「您是什麼時候收到這個通知的?」

楊女士:「今天上午,接近中午的時候。」

記者:「他們親自把通知送到您手上的?」

楊女士:「是的。」

楊女士隨後在網上發帖道:佛山市公安局,我老公被你們逮捕了,希望你們保障他的安全,不要讓拆遷的把看守所搞塌砸到他,不要讓討不到薪的拿炸藥去看守所爆 炸炸到他,不要讓裡面的和你們的人打他。他生病了要給他看醫生,他想我們了讓他寫信,最最最重要的是,不要逼他簽不請律師的承諾書了,讓他見律師!

記者從家屬委託的代理律師葛永喜處獲悉,上午律師前往檢察院遞交不予批准逮捕意見書時被告知何曉波被批捕,律師詢問為何沒有聽取他的意見時,對方稱因何曉波簽署了不請律師承諾書,因此他們不知道辯護律師的存在。葛永喜對此表示了質疑。

他說:「上午我們去佛山市檢察院,我們準備給他提交一個不予批捕的法律意見書。工作人員剛到前面來讓我提交意見,後面就又有人跑過來說,已經批捕了,轉到 公安去了,讓我們有什麼意見跟公安去說。刑訴法第86條規定,他應該聽取當事人的意見和律師的意見,就這點我們今天早上也在佛山市檢察院提出了一個控告, 認為批捕科的檢察官是違反程序的。但是他們現場答復我說,他們去了看守所,詢問了意見,至於聽取律師的意見,他們認為在案卷里有一個材料說何曉波不請律 師,所以不知道有辯護人的存在。我們認為肯定說不通,因為這個案件自始至終,從一開始抓,到12月8號我去會見被拒絕,12月10號也再次拒絕我的會見。 他一直是將辯護人拒絕於整個刑事訴訟的程序之外的,相當於把這個大門關了,律師根本進不了。說何曉波有書面的文件說不請律師,這也是違反常理的。」

葛永喜表示,當局批捕何曉波同樣存在違反程序的問題。

“我們認為這個案件存在著重大的程序問題,如果只是職務侵佔的話,也就是說不符合刑事訴訟法第79條規定的批捕的條件。可能被判10年以下有期徒刑是以取 保候審為原則,批捕為例外的,必須要滿足具有5種社會危害性才能批捕的。我們認為何曉波肯定不具有這種社會危害性。特別是佛山的警察說在他電腦里發現了危 害國家安全的資料,但是根據刑事訴訟法的規定,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必須要有現實的威脅。」

針對廣東勞工NGO及維權人士的12.3抓捕行動,共有7人被刑拘,分別是曾飛洋、彭家勇、朱小梅、鄧小明、孟晗、湯建及何曉波。除了何曉波外,其餘6人的罪名均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而朱小梅的家屬及彭家勇的律師1月8日均向記者表示暫時未獲得他們被批捕的消息。

此前,新華網、人民日報、央視等官方媒體在曾飛洋等人被捕後,曾刊登大篇幅報道,指控曾飛洋接受境外資助,鼓動工人非法罷工且私德敗壞。但有關報道被認為失實,是對勞工維權人士的污名化。

(特約記者:揚帆;責編:胡漢強/寇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