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壓工人代表?老闆和公安局都輸了官司!

【維權案例】打壓工人代表?老闆和公安局都輸了官司!

工人的罷工往往以同伴或代表被抓而告終,但這並不意味著維權的路就到此結束,相反,這也是新的鬥爭階段的開始。

文:小錘子

【編者按】本期勞工資訊,向大家介紹3個近期結案的工人代表維權案例。這三個案例是工人代表因為維權被打壓後,通過法律訴訟途徑拿回自己應得的賠償和贏回工人尊嚴的經典案例。他/她們有的是被非法解僱,有的是被執法部門非法拘捕,但均通過法律手段討回了公道。其中兩個案例都經過了長達2年之久的訴訟過程——其中的艱辛——大概只有當事人及其律師能夠體會。



案例一:非法解僱工人代表,訴訟維權終獲賠償
2015年6月,被非法解僱的原廣州日立金屬廠工人維權骨幹小蘭(化名),獲得了廠方支付的非法解僱賠償金。

640-4

(圖為當事人二審開庭後與律師及支持者合影)
2013年5月,位於廣州番禺舊水坑村的廣州日立金屬廠由於一直未依法為大多數員工繳納社保和公積金,引起工人的普遍不滿。 1998年入職的女工小蘭是該廠一名中層管理人員,雖然自己已經買了社保和住房公積金,但是看到基層員工不知如何爭取權益,還是決定協助基層員工追回自己的合法權益。然而,即便未擔任工人代表職務,小蘭仍不斷遭到廠方調崗、降薪、禁止加班等各種手段打壓,意圖逼迫其自行離職。廠方甚至企圖通過視頻監控和監聽的手段來收集她違反廠方生產管理規定的證據。 2014年1月14日,廠方以當事人違反工廠三項管理規定為由解除其勞動合同,且不予賠償。
此後,小蘭向番禺勞動仲裁委員會提出仲裁,要求廠方支付非法解僱自己的雙倍賠償。廠方即提供監控視頻證明她上班期間玩手機,未經許可擅自加班,並指控她發微博“污衊”公司涉嫌造成環境污染。 2014年6月5日,小蘭的仲裁訴求被仲裁委員會以“違反廠方生產管理規定,廠方有權解僱”為由全部駁回。
小蘭不服仲裁結果,向法院提起訴訟。 2014年8月3日,當事人訴日立金屬非法解僱案一審開庭,法院認定廠方提出的當事人違反廠方生產管理規定的解僱理由不完全成立,認定小蘭發布微博指出工廠涉嫌污染屬於“言論自由”範疇,依法判決廠方解僱小蘭系違法解除勞動合同,並判決廠方需支付非法解僱小蘭的雙倍補償金。日立金屬廠表示不服提出上訴。
2015年4月30日,小蘭訴日立金屬非法解僱案二審開庭,庭審之後卻遲遲未收到判決。後經調解,廠方接受了小蘭一次性支付雙倍經濟補償金的要求。小蘭在歷經兩年的訴訟過程後,終於爭取到了自己的合法權益。

【案例二:解僱員工,資方任性打壓;勝利維權,工人擺宴慶功】

640-3

近日,國際紙業(廣州・番禺)包裝有限公司員工舉辦了一場“慶功宴”,慶祝幾位工人代表維權的勝利。
國際紙業(廣州・番禺)包裝有限公司員工因不滿公司未經得全體員工同意而單方作出取消年終獎金的發放,以及其他不合理的公司製度,於2013年2月19、20日發起全體罷工。 21日,在相關部門的“協調”下,工人被迫復工,而其中5位工友於當天下午因拒絕加班被公司解僱。此前,公司召開了協調會,公司高層承諾復工後不追究本次集體停工的責任,而21日當班領班也被告知當天下班後不加班。

公司給的《解除勞動合同通知書》上說,此前的停工以及21日下午的“擅自停機”違反了公司政策,並給公司造成了嚴重損失。除了發放2月21日前的工資外,公司無需支付經濟補償金。
2013年3月1日,5名工人來到番禺區勞動仲裁委員會,遞交了勞動仲裁申請。經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廣東經國律師事務所高律師代理,經過2年多曲折的法律維權之路,4位工友近日得到了雙倍的賠償金。另有一位在公司連續工作18年的工友,此前也被公司以“經濟性裁員”的方式而選擇性地解僱掉。經過法院調解,這名工友與廠方達成協議,在取得每年一個月的經濟補償金加一個月的代通知金的前提下,另外補償25000元,維權得到成功。
更為可貴的是,5位得到賠償的工友捐出一大部分錢給唯一一位未得到賠償的工友王青春,體現了工友們的團結友誼;並於2015年7月26日舉行了100百多人參加的慶功宴,包括工友、律師、記者、學者、NGO工作者及各個集體談判成功案例的工人談判代表。這才是一次“勝利的大會”,“團結的大會”,一次勞工團結勝利的宴會。捍衛正義,贏得尊嚴!

【案例三:粗暴執法,公安部門終認錯;依法維權,工人代表得賠償】
7月27日,原騰麒機械廠(廣州·番禺)的5名工人各收到了一份來自公安部門的特殊“禮物”:

640-2
什麼?撤銷處罰?以前只見過下達處罰通知的,沒見過撤銷處罰的。
公安局收回“成命”,撤銷對幾個普通工人的行政處罰,這可是罕見的奇聞。原來,這5位工人曾是騰麒廠工人罷工的談判代表,曾被公安部門強制帶走並拘留3天;他們不滿對方做出的行政處罰,提起訴訟,後經調解,爭取到瞭如上結果,並得到了公安局支付的賠償金。

事情是這樣的:
去年12月份,位於廣州市番禺區化龍鎮的騰麒機械製造有限公司打算搬廠到隔壁鎮上,卻拒絕依法支付工人經濟補償金、補繳工人社保及公積金等。工人不滿,向廠方要求合理的安置方案,卻得不到應有結果。 12月16日,工廠貼出搬遷公告,17日工人發起罷工,並選出代表與工廠談判。經過多次談判,資方仍堅持只賠1個月的工資作為經濟補償,社保公積金按照最低工資標准進行補繳,雙方無法達成一致,工人繼續罷工。
2015年1月6日,工人將飯堂的桌椅搬到廠門口,阻止廠方轉移設備。化龍派出所強制帶走包括冉XX在內6名工人代表,並以“擾亂單位秩序”為由將他們行政拘留3天。
公司違法在先,工人爭取權益卻被拘捕,被拘留的幾名工人對公安站在資方一邊作出的處罰不服,要通過法律途徑討回公道。
冉XX等5人於2015年1月21日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此案於4月24日一審完畢。番禺區人民法院肯定了番禺區公安分局“認定事實清楚、證據充分、程序合法”,最終作出了一個奇怪的判決:“變更廣州市公安局番禺區分局……《行政處罰決定書》的決定內容’對XXX處以行政拘留3日’為’對XXX處以二百元罰款’”。判決結果雖然減輕了處罰,但對工人的行為仍然認定為“違法”。對此判決工人並不滿意,提請了上訴。
後經過5名工人與公安局雙方的協商調解,於7月27日達成協議,公安部門撤消了此前的行政處罰,並賠償每人誤工費和其他損失各1800元,另承擔訴訟費用500元。協議如下:

640

這樣,雖然沒有向廠方爭取到罷工時期提出的全部訴求,但通過法律維權,工人還是爭取到了公安部門的“讓步”,討回了一個“說法”。這說明,只要公義還在,謬誤終究掩蓋不了真實,強勢一方也要低頭認錯。

【結語:】
工人的罷工往往以同伴或代表被抓而告終,但這並不意味著維權的路就到此結束,相反,這也是新的鬥爭階段的開始。
三個案例中,訴訟維權的過程雖然艱辛,結果卻能給人以慰藉和鼓舞。他/她們的經歷告訴我們:作為工人代表,可以不懼資方解僱,也可以不憚警方拘捕;資方和警方打壓工人代表的行徑,即便是在他們自己的遊戲規則中,也是站不住腳並被判決是錯誤的;【法律】這個工人們視之為“雞肋”的“武器”,貌似也在向一個更公正更實用的方向發展;工人的法律意識和階級意識正在這一步步反對剝削和壓迫的過程中不斷加強,我們甚至可以看到工人代表身上正釋放著不屈不撓、堅韌執著的光芒。
以上幾個案例的成功啟迪相似遭遇的工友:勇於拿起法律武器,爭取自身權益不被侵害;也提醒資方,打壓工人代表的行為不僅不能解決問題,反而可能作繭自縛;同時警示相關部門,不要蔑視民眾,無視公義;秉公執法,知錯就改,積極回應民眾的合理訴求,才會避免更大的社會不公和矛盾衝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