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機器代替工人?別忘記工人階級的利益!】

【機器代替工人?別忘記工人階級的利益!】
文:小錘子
coffee
根據觀察者網5月23日報導,位於崑山的富士康工廠大量使用工業機器人替代工人,使得該工廠由11萬工人減至5萬。除此之外,位於製造業基地的廣東東莞也實行了大量工業機器人進車間的計劃,並且在松山湖區形成了生產工業機器人的產業群。其實了解富士康的人都知道,生產自動化(automation),機器人替代工人的動作這幾年一直沒有停止過,並非新鮮話題。甚至從歷史角度出發,「機器替代人」的話題自工業革命開始就從未間斷過,是典型的老話題。其本質不過是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下,資本追逐利潤最大化、減少成本、製造龐大失業大軍上演的又一出新人唱舊戲罷了。 在資本一路狂歡,高歌猛進,似乎又發現了節省成本的妙招的同時,我們不能忽視的是, 失業的工人以及在此過程中工人階級的利益問題。

【1、機器人替換工人不等於提高了生產效率】

在主流媒體關於機器人替代工人的報導和評價中,不乏大量溢美之詞,且大多跟當下時興的產業升級、工業4.0等時髦的概念聯繫在一起。但就目前所謂的機器人在產線上的使用而言,大多是替代原本屬於普通工人的簡單勞動,尤其以廠內搬運、物流,五金行業的拋光、打磨、焊接、噴塗,電子行業的機械臂等使用較為密集。而這些機器人的使用大部分本身並未提高生產效率,即並未提高生產線的單位產量,僅僅是替代了原本屬於工人在該位置的簡單勞動,跟智能化生產帶來的質量更高、生產效率更高之間差距較大,是典型的機器吃人的運動,跟政府原意的產業升級恐怕也有較大的差距。

【2、警惕大規模的機器人替代導致的工人嚴重失業】

如果按照崑山富士康工廠的替代率看,工人減少了一半多。雖然製造業無法都像崑山富士康工廠一樣做到一半多的替代率,但即便替代率只有百分之二十、三十,也會形成一個龐大的失業大軍。政治經濟學的基本原理告訴我們,資本積累本身就會產生大量的產業後備軍,存在大量失業和半失業的工人是資本積累運動的必然結果。

尤其諷刺的是,在自稱社會主義的中國,每一次資本積累和資本主義危機的後果都是以犧牲工人利益為代價。 2008年全球資本主義金融危機導致中國製造業產能過剩,工人失業,經濟危機的代價轉嫁給工人,讓工人承擔;技術進步,社會自動化程度提高,口說「產業升級」,實質導致部分工人失業,代價仍然讓工人來承擔。我們不禁要心寒的問一句,社會發展何時才能惠及到普通的勞動者,而不是每次成果都讓資本家和政府賺走,代價都讓工人來承擔?

【3、警惕機器「吃掉」工人,令工資降低】

在機器人替代工人的過程中,機器人似乎和工人形成了“競爭”,在搶工人的飯碗。機器人以其可以超長時間工作,不需要休息和相對成本較低等“比較優勢”在與工人的競爭中勝出。不僅如此,在機器人大量進駐工廠導致工人失業的同時,資方甚至可以以使用機器人作為威脅,壓低工人工資,減少社會福利和保障,強迫工人在條件惡劣的生產線上繼續不斷工作。

【4、歷史上的盧德運動】

在19世界初的英國,因為機器的使用逐漸排斥手工勞動使大批手工業者破產,工人失業,工資下跌,導致工人對於機器產生不滿,從而爆發了以破壞機器為目的的盧德運動(Luddite),後來被英國資產階級政府殘酷鎮壓。由於歷史的局限性,當時的工人還不能將機器替代工人的行為與資本主義追逐利益最大化和由此產生的分配不公聯繫起來,認為只要破壞了機器,就能爭取到自己的權利。

如果機器不是工人階級的敵人,那麼工人階級的敵人究竟是誰?又如何能夠在生產力發展的同時,保證工人階級的利益呢?

對此,我們應該清楚,我們所反對的並不是技術升級、工業自動化本身。機器本身是中立的,關鍵是:機器被誰、以什麼樣的方式組織起來、為誰服務。在資本主義生產方式之下,技術升級、工業自動化變成了資本增殖、牟取暴利、排斥工人的手段。技術進步沒有給工人改善勞動條件和降低勞動強度,反而加重了工人的負擔,讓工人與機器競爭,甚至讓工人瀕臨失業。所以當工人面臨資本主導的機器替代運動時,工人要明白,我們敵人不是機器,也不是技術進步,而是以榨取剩餘價值和犧牲工人階級利益為目的的資本主義生產方式。

今天中國工人階級的階級意識和覺悟正在顯著的提高,在資本主導下的機器替代工人的鬧劇當中,相信我們已經能夠清醒地認識到誰才是工人階級真正的敵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