拉得就拉:非法經營罪係乜東東

拉得就拉:非法經營罪係乜東東

文:益仁平專注反歧視GoneGirl,微博:@反歧視老男孩

編按:上篇提到,兩名反歧視工作者被拘捕,罪名是非法組營。這條是什麼罪?公益團體又面對緊咩嚴峻情況?

liver2

【隨手亂用的罪名】

非法經營罪衍生於已被取消的「投機倒把罪」。根據中國《刑法》及有關司法解釋,該罪是指未經許可經營專營、專賣物品或其他限制買賣的物品,買賣進出口許可證、進出口原產地證明以及其他法律、行政法規規定的經營許可證或者批准文件,以及從事其他非法經營活動,擾亂市場秩序,情節嚴重的行為。主要有非法經營食鹽、非法經營煙草製品、非法經營電信業務、非法經營出版物。

郭彬、楊占青在鄭州及其他城市開展的反歧視公益工作,沒有任何收費行為,完全是非營利(non-profit)性質,不屬「經營」行為,也不可能擾亂市場秩序,顯然與「非法經營罪」毫不相干。

不僅如此,郭彬、楊占青多年來的公益工作,幫助了大量的乙肝病毒攜帶者、殘障人士及其他弱勢人群,也促進了有關法律和政策的進步,2013年11月份舉行的中共中央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中首次明確提出”消除一切就業歧視”,就是包括郭彬、楊占青在內的反歧視人士和機構多年來共同倡導的結果。我們認為,對於這樣的公益人士,國家和政府理應嘉獎,而不是羅織罪名予以構陷。

【應杜絕反法治的「株連」現象】

2015年「三八國際婦女節」前夕,北京警方抓捕了計劃在公交車上開展反色狼活動的「女權五姐妹」,理由是「涉嫌尋釁滋事」,此舉引發國內外女權界強烈抗議。 4月13日,警方對五位女權人士的逮捕申請被檢察院全部駁回,被迫全部釋放了五姐妹。然而,次日,在外交部發言人洪磊被記者問到該案時,卻無端稱與五姐妹有關聯的北京益仁平中心「涉嫌違法、將受到處罰」,但拒絕回答益仁平涉嫌違反了哪部法律、將受到何種處罰。

此後,益仁平多位前同事或合作夥伴發現,自己因私國際旅行、或因公國際旅行在海關被邊境警察阻止,甚至益仁平兩位成員的父母老家也遭遇「查戶口」、「送快遞」。如果因為要進行外交部發言人所稱的「處罰」,而株連到曾經在益仁平工作過的公益人士、甚至是父母,無疑是反法治的行為。

另外,我們還注意到,2014年5月底,鄭州發生「十君子」案,警方抓捕了多位參與「六. 四公祭」的人士,常伯陽律師因代理其中的幾位人士也遭到株連拘捕,警方對常伯陽的指控幾經變換,最終被控”非法經營罪”;其後,常伯陽任法定代表人的鄭州億人平機構辦公室遭到株連搜查。而本次郭彬、楊占青被從廣東拘往鄭州,被控的罪名也是「非法經營罪」。如果因為要把當初錯誤的抓捕案辦出功勞,而用毫不相干的”非法經營罪”來抓捕已經離任多年的人,無疑也是反法治的「株連」行為。

【應避免對民間公益事業的”運動”式打壓】

自2014年6月以來,民間公益事業受到了突如其來的密集打壓,明顯違背了2011年以來中央政府多次作出的”支持民間公益組織發展” 的表態。

2014年6月17日,在我國反乙肝歧視和反殘障歧視領域做出過巨大貢獻的公益機構鄭州億人平遭到警方搜查;

2014年9月18日,因受當局打壓,著名民間公益機構「立人鄉村圖書館」理事會宣布停止運營。

2014年10月9日、10日,知名民間智庫機構「北京傳知行」的創辦人、負責人及多名工作人員被拘捕,辦公室被查抄;

2015年1月,一位與國際非營利組織有關的英國人士因警察提出的簽證問題被迫離開中國;據2015年3月的媒體報導,另一位與我國民間機構有關的法國人士因類似原因被拘留了十天,其後也被迫離開中國;

2015年3月6日、7日,「女權五姐妹」被抓捕,這五人全都是民間公益機構的負責人、或項目負責人;

2015年3月7日,女權公益機構「杭州蔚之鳴」辦公室遭到警察搜查;

2015年3月24日,北京益仁平中心辦公室遭警察搜查;

2015年6月12日,反歧視公益機構廣州眾一行負責人郭彬和公益人士楊占青被警察拘捕。

【或有新罪名: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禁與境外民間非營利組織合作】

另外,《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的草案也於2014年12月提交到全國人大常委會進行審議,該草案對境外民間非營利組織與國內的合作設置了嚴苛的註冊和審批機制,全文共出現24次「不得」。

從上述不完全列舉可以看出,益仁平的遭遇、郭彬和楊占青的遭遇不是偶然的。我們不希望看到有關部門對民間公益事業以傳統的「運動式打壓」的方式來對待。在過去十多年裡,每一次針對民間公益事業的打壓運動都無法阻擋其發展趨勢,而在過去六十多年裡所發生的歷次”運動”也多被證明是錯誤的、運動的對像也多得到平反。 「運動式打壓」應予以避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