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資本逐利,加速撤離中國

【珠三角】資本逐利,加速撤離中國

文:小錘子

capital

中國製造業加速向東南亞和印度遷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統計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在中國進出口大幅下滑的情況下,歐盟從印度、孟加拉國、巴基斯坦、越南和印度尼西亞進口增幅在29.6%~53.4%​​之間;美國從越南、印度尼西亞、孟加拉國、柬埔寨進口增速在18%~29%之間;日本從越南、印度尼西亞、泰國進口增幅在23%~49%之間。

服裝業紛紛把訂單轉移到東南亞建廠,中國工廠無班可加
前幾日因試衣間事件而出名的全球最大的服裝零售企業之一,優衣庫的母公司迅銷(Fast Retailing)集團計劃從低價服裝品牌GU開始,向孟加拉國、印度尼西亞工廠增加代工訂單。迅銷集團的產品原本約有85%在中國製造,但隨著中國人工成本的繼續上漲,目前決定將中國以外20%~30%的生產比率提高到50%。
無印良品計劃3年後把在中國的合作工廠從229家減少到86家,自中國的採購比率從60%降低一半。
青山商事繼越南、緬甸、柬埔寨之後,今年還將開始在印度尼西亞進行委託生產,東南亞工廠主要承擔縫製工序,所需布料仍從意大利和中國採購。
全球最大貿易採購商利豐的總裁Bruce Rockowitz在幾個月前表示,中國南部地區工資的上漲可能會迫使消費品的製造商將生產遷出,在未來五年”相當迅速地”轉往成本較低的地區,包括中國西部、印度尼西亞、越南和孟加拉國等。
除轉移委託生產外,一些公司也紛紛在中國以外的地區設立新工廠。 TSI控股旗下的東京STYLE投資10億日元,自今年8月開始在越南建設新工廠。女裝品​​牌Honeys今年秋天也將在緬甸新工廠開始生產。
由於訂單外流,位於深圳的優衣庫的代工廠慶盛服飾皮具有限公司工人已數月無班可加。該廠員工老李還表示:”以前是每天正常上班8小時,再加班兩小時,基本是可以養家糊口的,但現在已經幾個月沒加過班,在扣除了社保等費用之後,我3個月的工資只有1354.77元。”
400052ab9a5b26309227ff58fa6d34a7
台灣鞋業已經基本轉移到東南亞,要回遷難度極大
廣州台商協會榮譽會長、創信鞋業有限公司董事長吳振昌稱:”台灣製鞋業基本已轉移走,台商紛紛將鞋廠遷移到東南亞。一旦產業轉移,要回遷難度極大。
全球最大運動鞋製造商台灣寶成集團旗下裕元工業設於東莞高埗鎮的工廠,高峰期達10萬人左右,僅在2012年就砍掉51條製鞋生產線。目前,裕元工業在東莞的員工已減少幾萬人。而裕元工業在廣東中山市的寶元工廠現也從原先5萬多人減少到幾千人。與此同時,裕元工業在越南、印度尼西亞的生產線則逐年增加中。
目前東莞厚街規模最大的製鞋企業綠洲鞋業有限公司,最高峰期時工人大約達到3萬人,現在壓縮到1萬人上下,並已在越南設廠。中國女鞋最大製造商之一的華堅集團,在東莞兩家工廠分別有8000人和6000人,這兩家工廠現合併成一家5000~6000人的工廠,與其他外遷的鞋企略有不同,華堅集團跑到非洲埃塞俄比亞設廠,那裡目前已有幾千名工人。
在運動鞋製造行業地位僅次於寶成集團的賜昌鞋業,原先在深圳兩家工廠加起來有3萬~4萬名工人,現縮減到幾千人。目前賜昌鞋業在越南工廠的員工已達到5萬~6萬人。
東莞厚街華宏鞋廠、東莞東坑名雅鞋廠等多家中小型鞋企已在2014年關閉,大型鞋企近年來也紛紛減少員工規模。
不僅是珠三角,在浙江溫州、福建晉江等製鞋基地都在轉移或關閉。
電子電器行業,三星、仁寶、富士康紛紛在東南亞和印度設廠
據7月15日台灣媒體報導,中國最大的雇主富士康集團的老闆郭台銘對外表示,集團決定到2020年,在印度國內興建10至12家生產工廠,並創造至少100萬個就業機會。
進入2015年,隨著三星在越南投資百億美元的生產基地相繼投產,三星電子將80%的中國產能轉移到越南的計劃正加快實施。據蘇州三星電子的員工透露,三星中國家電事業部正在緊鑼密鼓地裁員。而三星的代工廠普光蘇州廠和東莞廠已經停產,鎢珍電子和善慕康也在縮減用工人數。
世界最大代工企業之一,與富士康、廣達電腦齊名的金仁寶集團也正在有計劃地撤離中國。 2015年3月,集團旗下的孫公司泰金寶電子在春節前全面停產,在同一廠區的泰金寶光電(內部稱之CE)也將結業,並將相關的設備材料轉出到泰國、巴西、波蘭等國。而金仁寶集團旗下另一家集團金寶電子也傳出疑似將大陸產能轉移到泰國工廠的消息,據內部人士稱其光電部的設備已經搬離,明年7月將正式搬遷。更早時間,金仁寶集團旗下的仁寶電腦就開始把大陸的產能轉移到越南工廠。 (來源:搜狐網。標題為編者所加,文章內容有刪改)
relate
另一種可能
如果說中國的“人口紅利”消失、勞動力成本上升等“不利因素”促使外資製造業紛紛撤離,去尋找東南亞、非洲等地更廉價的勞動力,那麼改變的只是資本的空間分佈,不變的是資本逐利的邏輯和它所到之處必然帶來的勞資矛盾。而資本撤退之處,也將留下一片狼藉。我們看到,與撤離潮相伴的,是許多工廠因搬遷不給工人合理補償而引發的集體事件,工人應得的權益沒有著落,而即將出現的失業又將如何應對?面對經濟衰退,除了想方設法留住資本,還有無其他的可能?
這裡推薦一篇報導,《阿根廷“沒有老闆的工廠”:從經濟衰落中崛起》,同一種問題,另一種可能。不管經濟衰退,資本撤離,哪怕老闆“跑路”,只要勞動生產的主體——工人還​​在,就能夠以自我組織管理的方式繼續生產,創造財富。如此,既滿足了社會需求,又避免了工人失業,還能讓工人的待遇由自己說了算,不是繞開資本的一個好途徑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