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三角】资本逐利,加速撤离中国

【珠三角】资本逐利,加速撤离中国

文:小锤子

capital

中国制造业加速向东南亚和印度迁徙已经是不争的事实。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在中国进出口大幅下滑的情况下,欧盟从印度、孟加拉国、巴基斯坦、越南和印度尼西亚进口增幅在29.6%~53.4%​​之间;美国从越南、印度尼西亚、孟加拉国、柬埔寨进口增速在18%~29%之间;日本从越南、印度尼西亚、泰国进口增幅在23%~49%之间。

服装业纷纷把订单转移到东南亚建厂,中国工厂无班可加
前几日因试衣间事件而出名的全球最大的服装零售企业之一,优衣库的母公司迅销(Fast Retailing)集团计划从低价服装品牌GU开始,向孟加拉国、印度尼西亚工厂增加代工订单。迅销集团的产品原本约有85%在中国制造,但随着中国人工成本的继续上涨,目前决定将中国以外20%~30%的生产比率提高到50%。
无印良品计划3年后把在中国的合作工厂从229家减少到86家,自中国的采购比率从60%降低一半。
青山商事继越南、缅甸、柬埔寨之后,今年还将开始在印度尼西亚进行委托生产,东南亚工厂主要承担缝制工序,所需布料仍从意大利和中国采购。
全球最大贸易采购商利丰的总裁Bruce Rockowitz在几个月前表示,中国南部地区工资的上涨可能会迫使消费品的制造商将生产迁出,在未来五年”相当迅速地”转往成本较低的地区,包括中国西部、印度尼西亚、越南和孟加拉国等。
除转移委托生产外,一些公司也纷纷在中国以外的地区设立新工厂。 TSI控股旗下的东京STYLE投资10亿日元,自今年8月开始在越南建设新工厂。女装品​​牌Honeys今年秋天也将在缅甸新工厂开始生产。
由于订单外流,位于深圳的优衣库的代工厂庆盛服饰皮具有限公司工人已数月无班可加。该厂员工老李还表示:”以前是每天正常上班8小时,再加班两小时,基本是可以养家糊口的,但现在已经几个月没加过班,在扣除了社保等费用之后,我3个月的工资只有1354.77元。”
400052ab9a5b26309227ff58fa6d34a7
台湾鞋业已经基本转移到东南亚,要回迁难度极大
广州台商协会荣誉会长、创信鞋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振昌称:”台湾制鞋业基本已转移走,台商纷纷将鞋厂迁移到东南亚。一旦产业转移,要回迁难度极大。
全球最大运动鞋制造商台湾宝成集团旗下裕元工业设于东莞高埗镇的工厂,高峰期达10万人左右,仅在2012年就砍掉51条制鞋生产线。目前,裕元工业在东莞的员工已减少几万人。而裕元工业在广东中山市的宝元工厂现也从原先5万多人减少到几千人。与此同时,裕元工业在越南、印度尼西亚的生产线则逐年增加中。
目前东莞厚街规模最大的制鞋企业绿洲鞋业有限公司,最高峰期时工人大约达到3万人,现在压缩到1万人上下,并已在越南设厂。中国女鞋最大制造商之一的华坚集团,在东莞两家工厂分别有8000人和6000人,这两家工厂现合并成一家5000~6000人的工厂,与其他外迁的鞋企略有不同,华坚集团跑到非洲埃塞俄比亚设厂,那里目前已有几千名工人。
在运动鞋制造行业地位仅次于宝成集团的赐昌鞋业,原先在深圳两家工厂加起来有3万~4万名工人,现缩减到几千人。目前赐昌鞋业在越南工厂的员工已达到5万~6万人。
东莞厚街华宏鞋厂、东莞东坑名雅鞋厂等多家中小型鞋企已在2014年关闭,大型鞋企近年来也纷纷减少员工规模。
不仅是珠三角,在浙江温州、福建晋江等制鞋基地都在转移或关闭。
电子电器行业,三星、仁宝、富士康纷纷在东南亚和印度设厂
据7月15日台湾媒体报导,中国最大的雇主富士康集团的老板郭台铭对外表示,集团决定到2020年,在印度国内兴建10至12家生产工厂,并创造至少100万个就业机会。
进入2015年,随着三星在越南投资百亿美元的生产基地相继投产,三星电子将80%的中国产能转移到越南的计划正加快实施。据苏州三星电子的员工透露,三星中国家电事业部正在紧锣密鼓地裁员。而三星的代工厂普光苏州厂和东莞厂已经停产,钨珍电子和善慕康也在缩减用工人数。
世界最大代工企业之一,与富士康、广达电脑齐名的金仁宝集团也正在有计划地撤离中国。 2015年3月,集团旗下的孙公司泰金宝电子在春节前全面停产,在同一厂区的泰金宝光电(内部称之CE)也将结业,并将相关的设备材料转出到泰国、巴西、波兰等国。而金仁宝集团旗下另一家集团金宝电子也传出疑似将大陆产能转移到泰国工厂的消息,据内部人士称其光电部的设备已经搬离,明年7月将正式搬迁。更早时间,金仁宝集团旗下的仁宝电脑就开始把大陆的产能转移到越南工厂。 (来源:搜狐网。标题为编者所加,文章内容有删改)
relate
另一种可能
如果说中国的“人口红利”消失、劳动力成本上升等“不利因素”促使外资制造业纷纷撤离,去寻找东南亚、非洲等地更廉价的劳动力,那么改变的只是资本的空间分布,不变的是资本逐利的逻辑和它所到之处必然带来的劳资矛盾。而资本撤退之处,也将留下一片狼藉。我们看到,与撤离潮相伴的,是许多工厂因搬迁不给工人合理补偿而引发的集体事件,工人应得的权益没有着落,而即将出现的失业又将如何应对?面对经济衰退,除了想方设法留住资本,还有无其他的可能?
这里推荐一篇报导,《阿根廷“没有老板的工厂”:从经济衰落中崛起》,同一种问题,另一种可能。不管经济衰退,资本撤离,哪怕老板“跑路”,只要劳动生产的主体——工人还​​在,就能够以自我组织管理的方式继续生产,创造财富。如此,既满足了社会需求,又避免了工人失业,还能让工人的待遇由自己说了算,不是绕开资本的一个好途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