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00萬內地獨留兒童問題全是打工父母「只生不養」之過? 誰造成了「親子分離」?

原題:6000萬留守兒童,「只生不養」?怪我咯!
文:NGOCN 
整理:紅氣球
按:
「切勿獨留兒童在家」大家經常在香港政府的宣傳裡聽到這個口號,這句說話放在香港的脈絡裡是比較容易實行的,因大多數兒童都是與父母同住。然而,當這句話放在內地的脈絡底下,則比較難以實行。事關大多數的外來工都是要把孩子放在老家交託給祖父母照顧,自己則穿州過省往城市工廠打工以賺取比較可觀的收入來養家。而最近內地當局想推出一項相關的法例,強調父母監護兒童的角色,並有可能會向「只生不養」的父母追究法律責任,當局希望藉此來減少獨留兒童在家的情況。 但是,造成6000萬留守兒童的現象是僅僅因為父母沒有履行監護職責嗎?還是有一些其他社會原因導致這個現象?這篇文章跟大家從不同面向深入探討這個問題。    
                                                 
題圖:非常想念爸爸媽媽 攝影:傅擁軍
「農民工,民政部喊你回家照顧孩子!」
2016年的情人節,對於中國6000萬留守兒童來說,注定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日子,因為這一天國務院印發《關於加強農村留守兒童關愛保護工作的意見》(以下簡稱《意見》),從此他們將有機會享受到一份被國家強化過的父母之愛。關於《意見》說了什麼,簡單來講就3句話:
1、完善農村留守兒童關愛服務體系;
2、建立健全農村留守兒童救助保護機制;
3、從源頭上逐步減少留守兒童現象。
關於更詳細的信息,請大家看圖,我就不在這囉嗦了。
這麼重要的文件,這麼模糊的表述,自然需要有關官員幫我們解釋一下,就在2月19日上午,民政部副部長鄒銘就為我們做了重要解釋:《意見》中強調了家庭的監護責任,個別外出務工父母「只生不養」 或追究法律責任。
聽了鄒副部長的解釋之後,不知道有多少外出打工父母一邊在心中默默地留下眼淚,一邊開始擔心,哪一天這法律責任會追究到自己的頭上。6000萬留守兒童問題,難道真的是因為父母沒有履行監護職責?
         
對於外出打工的父母來說,把孩子留在老家大都是無奈的選擇。一份來自《我國農村留守兒童、城鄉流動兒童狀況研究報告》中的數據顯示,在6000萬留守兒童之,46.74%農村留守兒童的父母都外出,在這些孩子中,與祖父母一起居住的比例最高,佔32.67%;有10.7%的留守兒童與其他人一起居住。其中單獨居住的留守兒童佔所有留守兒童的3.37%,對應人數達到205.7萬,也只有這一部分父母才可以勉強算作沒有履行監護職責。
《意見》中關愛留守兒童的責任主要落在留守兒童家庭、留守兒童所在地的縣、鄉人民政府、學校、群團組織及社會力量。在筆者看來無論是《意見》本身,還是公開解釋的民政部領導,在試圖解決留守兒童問題的時候,這開弓之箭顯然都沒有找對靶子。我們不妨一起來重新審視留守兒童究竟面臨怎樣的問題?
為什麼會產生留守兒童?
因為中國的農民太多了,而農業除了讓你能吃飽肚子之外,是沒法給家庭帶來更多收入的,為了生活,農民開始離開土地,外出打工。最早的時候,外出打工的都是些打工妹、打工仔。慢慢地這些打工仔、打工妹年紀都大了,於是他們結婚、生子,但是吸納了他們作為勞動力的城市,卻並沒有準備好要吸納他們成為一個城市人,自然也沒有為準備好接納他們的孩子。跟父母一起生活在城市的孩子變成「流動兒童」,沒法帶在身邊的,在老家成為「留守兒童」。
我們不禁要問,孩子都是爹媽身上掉下來的肉,是什麼樣的原因讓外出打工的父母沒法把孩子帶在身邊嗎?在筆者看來有三類情況:
1、父母主觀上希望把孩子帶在身邊,家庭也有能力讓孩子跟父母生活在一起,但受制於城市裡各種入學、升學的限制,家長最終無奈只能把孩子放在老家讀書。在2012年筆者曾經跟蹤調查過北京一所被關閉打工子弟小學,全校854名學生,最終收回有效問卷746份,其中有136名學生(佔有效問卷的18.63%)因學校關閉而不得不選擇返回老家上學。
        
         2015年初北京市發佈的《北京市教育委員會關於2015年義務教育入學工作的意見》,非北京籍兒童入學提供「五證」的政策基本不變,具體細則由各區縣實際情況制定。在實際執行過程中,細則讓「五證」延伸出了N個證件。有報道稱,實踐中非北京籍入學兒童審查:辦齊28個證才有初審資格。  
2、父母主觀上希望把孩子帶在身邊,但是家庭目前的經濟能力或者工作情況沒法把孩子帶在身邊。這方面不同的家庭具體情況差別會比較大,有些家庭是因為父母工作尚不穩定,擔心自身工作的變動對孩子造成影響,因此更傾向於暫時把孩子留在老家;有些家庭是因為父母雙方都要工作,老人又不能過來幫忙,所以很難把孩子帶在身邊;也有些家庭是因為住在集體宿舍,難以把孩子帶在身邊。
3、最後一種才是,部分父母主觀上也不願把孩子帶在身邊,從而把孩子留在老家成為留守兒童。
很遺憾,我們找不到關於上述三類留守兒童的佔比的調查數據,但據筆者跟很多流動人口家庭的接觸,第三種情況的留守兒童,在全部留守兒童群體中佔比是非常之小的,簡單來講,所謂「留守兒童」,更多是外出打工父母們的一種無奈選擇。
留守兒童最主要的問題是什麼?
感興趣的朋友請看《中國留守兒童心靈狀況白皮書(2015 年)》(見附錄),其中對留守兒童方方面面的問題都有介紹。但是筆者想說,其實只需四個字足以說明留守兒童的全部問題,那就是「親子分離」,因為後面幾乎所有留守兒童的問題,都是親子分離的結果。如果不能讓親子團聚,任何試圖解決留守兒童問題的努力,幾乎都是徒勞的。
《意見》能夠解決留守兒童親子分離的問題嗎?
幾乎不可能,雖然6000萬留守兒童在農村,但這不過是病症呈現出來的樣子,而非病因,留守兒童的病因在封閉的城市而不在衰落的鄉村。以 民政部為主要牽頭單位,跑到「留守兒童」所在地去督促父母來履行監護職責,去試圖用行政手段來給「留守兒童」帶去關愛,顯然對於造成「留守兒童」問題的城 市端不會帶來多大的影響。不能瞄准病因,任我們如何努力來關愛,父母都依然難以回來,而沒有父母的關愛也很難對留守兒童進行真正有效的保護。
要解決留守兒童問題,我們需要怎樣的《意見》
1、請打開城市的門,無論是中小城市還是特大城市,請接納外來打工人員成為城市的新市民。在戶籍制度依然存在的情況下,請進一步降低落戶的門檻, 筆者所期待有一天,人們只要在一個地方連續居住超過3個月或者6個月,就可以申請落戶。即使不能落戶,在目前的基礎上,請進一步降低居住證的門檻,特別是大城市的門檻,請以連續居住時間作為辦理居住證的唯一門檻,讓居住證跟連續繳納社保掛鈎的方式,無形中讓很多自主就業的人,連努力的機會都沒有。
2、請改革目前的高考招生制度,高考分省配額制度,讓招生名額變成一塊利益巨大的蛋糕,誰又不想保衛已經到手的利益呢。而為了保護這份利益,雖然大部分省份已經形式上開放了異地高考,但實際情況卻層層設限,很多孩子為了參加高考不得不返回老家成為留守兒童。
3、請改革目前的義務教育財政制度,隨著經濟的發展、人口流動的加速,目前以區縣為主的義務教育財政體制早已不再適應人們對於教育的需求,無論是對於流動兒童還是對於留守兒童來講,都需要在市、省、甚至在全國層面對義務教育經費進行統籌,只要這樣才能保證更多兒童的接受公平的教育。
4、切實落實外流地方政府為新市民承擔公共服務的職責,流入地街道辦事處(鄉鎮人民政府)要建立完備的新市民信息台帳,對於有留守兒童的新市民家庭,要深入瞭解留守原因,並落實解決,爭取讓留守兒童早日與父母團聚。
留守兒童是個大問題,但留守兒童並非是一個孤立的問題, 無論是父母還是留守兒童所在地的政府恐怕都沒有多少能力來解決留守兒童的問題,只有把留守兒童與流動兒童放在一起,在流入地城市這一端打開城門,改革高考招生制度、義務教育財政制度,輔以家長的努力和留守兒童所在地政府的配合才能夠真正有效解決中國的留守兒童問題。而要打開城市之門,改革高考招生制度、義務教育財政制度,顯然不是民政部之力所能完成之事,這還需要教育部、外流地方政府等方面的共同努力才行。
附錄: 
  
 本文為NGOCN原創,作者:魏佳羽(新公民計劃項目官員)。如需轉載,請發送郵件到editor@ngocn.net獲取授權。品牌及業務合作請聯繫yanggc@ngocn.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