速遞員有話兒:了解他們工作的辛酸

原題:速遞員可以有多慘 
2016-04-06 
文:林海 
轉:工業區觀察 (http://mp.weixin.qq.com/s?__biz=MzIyNjEyMjk0NA==&mid=2650180359&idx=2&sn=f8bb752286e95bab19dfc393b9582a02&scene=0#wechat_redirect)
編輯:紅氣球
按:近年來,內地興起一股網購潮,很多人都會從網購平台購物。網購的興起亦造就速遞成為另一個炙手可熱的行業。然而,大家關心自己網購貨品的同時,有沒有想過這群速遞員每天的工作究竟是怎樣的?長工時,長期背負重物引致的勞損,以至勞工保障等等,都是他們面對的困難。深圳最近實行的禁止使用摩托車法例,對他們有什麼影響?大家可透過這篇文章了解一下這群速遞員的辛酸史!
一個禁摩令(按:禁止使用摩托車法例),數千速遞員離職,掀起了對深圳市突然執法的大量質疑。事到如今,雖然深圳交警日前澄清禁摩令並非蓄意打壓速遞業,然而人已抓、車已扣,事件對當事人的影響和掀起的輿論聲討已是無可避免,許多速遞員被拘留扣車乃至離職也已無可挽回。關於不滿行政執法、同情速遞業工人的文章,我們已看到很多。但除此之外,此次事件亦引起我們關注速遞業作為一個行業的勞動狀況。
速遞業,首先是屬於現代物流業的一種。它的勞動條件特殊,除了貨倉交接點,它沒有固定的生產和營業場所。速遞員和貨品一直都在路上,從一個運輸點到另一運輸點,當他們交接貨品的時候,勞動任務便宣告開始和接近完成。而速遞員的工作場所與勞動條件,大部分時間卻是一個人的單打獨鬥、風裡來雨裡去、隨時接打電話傳遞信息,必要時爬樓爬坡走街串巷,時時刻刻穿梭在城市大大小小的角落。
速遞業隨著中國網購行業的崛起而突然成為熱門行當,在一些渲染之下,速遞員被描述為日進斗金的搶手職業。或許初始幾年速遞員的確曾紅紅火火賺大錢,然而幾年的競爭之後,少有人關注的是,速遞業真正的勞動狀況已然變質:
“12小時的工作時間,日送件量突破300件,分揀貨物重達數噸,負重最輕也要七八公斤,每日步行40多公里、爬樓超過46層,同時手機24小時全開,話費上百需要自己承擔,每月平均收入只有3400元……這所有的數字,勾勒出了一個速遞員每一天的工作狀態。”
這個行業,首先是有著完全不固定的工作場所和相當隨機(隨天氣路況而無時無刻不在變化)的工作條件;其次,它又有著非常社交的一面,即接送任務都需要與人打交道、付出情緒的勞動。速遞員並不能如同車輛一樣單純運輸貨物就好,他們也並非流水線工人成日重複著不變的動作。
事實上,速遞員不僅需要熟悉城市的地圖地貌與軌道交通,他們的工作還每時每刻都與人有關。他們接到任務的對象來自客戶,傳遞任務的對象亦是客戶。雖然傳遞的過程中獨自在路上,但任務的開始和結束卻都要與人打交道、付出感情與情緒。
當他們日送貨數量過百,這同時意味著他們也要與數百人打交道,等待他們交付和取走貨品。速遞員不是接待員,卻比接待員還要辛苦。在與人打交道的過程中,他們既不能因為客戶的拖延而不滿,也不能因為工作數量多而衝客戶發脾氣。每天,他們如同運輸機器一般來來回回,卻也同時承擔著對數百人微笑服務、禮貌交接的責任。
而如此辛苦的勞動條件之下,速遞業勞動的一個大特點卻是:他們的僱傭模式與傳統的僱傭模式不同。據報導,速遞業擁有公開的秘密是:近百萬速遞員未簽合同未繳保險。
“只要是小伙子,肯吃苦就要。”“底薪2000元,每天至少送滿100單,每單可以提成0.5元。滿3個月可以再加工資。”“給不給繳保險?”“不繳。我們只是給送貨的電動車投了保。”記者問,如果送貨中快遞人員受傷怎麼辦? “所以說騎車送貨要小心點。”
大部份速遞員都是不簽合同、不買保險、公司只提供意外傷害保險。他們的工作模式決定他們一直在路上,而缺乏合同、工傷保險及其他保險也令他們的職業健康保障存疑。當速遞員辛勤奔波在城市交通要道,鮮少有人知道他們幾乎沒有任何保障,只能自己小心保護自己、以血汗力氣換來些微的提成收入。
此外,速遞公司對於速遞員的管理也常常是簡單粗暴——一個字:罰。而今,當工廠工人們紛紛爭取到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不少速遞員卻連勞動合同都欠奉,更別提基本保險、公司福利、津貼待遇、人性化管理。
而他們變化多端的工作環境、以個人為單位的工作、缺乏合同保險的勞動條件、以及隨時要與客戶打交道的情緒付出等多種原因交織,也使得速遞員很難自我組織起來,與公司討價還價。當深圳市禁摩令發出時,我們看到的消息便是,數千速遞員很快離職。他們在這次突然執法中或許只是失去了工具,而他們一直以來失去的,卻是更多。
(注:文中引用來自媒體報導,圖片來自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