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常州化工引發土地污染問題:常州中學500學生身體異常 

原題:常州中學搬新址,500學子出異常
編輯:紅氣球
                                      
按:江蘇省常州市爆發土地污染問題,市內一外國語學校有接近500名學生身體出現不同程度的異常,大多學生出現皮膚紅疹、劇烈頭痛、乾咳等症狀,他們接受血液化驗後發現皮炎、支氣管炎、白細胞減少、甲狀腺結節、淋巴結腫等疾病,甚至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的疾病據悉該校附近地皮曾是3家化工廠的廠址,分別是常隆化工,長宇化工及華達化工。常隆化工廠原職工舉報工廠埋毒,卻被政府「喝茶」。 初步懷疑事件與化工廠違規排污有關甚至懷疑校方和政府早知化工的污染問題,仍沒有叫停興建,導致今天的情況!
北京時間4月17日,央視新聞報道江蘇省常州外國語學校自搬遷新址後,有493名學生先後查出皮炎、血液指標異常,個別甚至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惡疾。報道稱,學校對面正在開挖的地塊曾是三家化工廠的廠址,附近土地污染嚴重。
據央視、財新網和澎湃新聞報道,常州外國語學校有初、高中部共58個班級,學生、教職員工約2800人。常外初中部因為教學水平高,是不少家長擇校的首選。2015年9月,常外搬遷至位於常州市新北區遼河路55號的新址後,許多學生出現了皮膚紅疹、劇烈頭痛、乾咳等症狀,先後有641名學生被送到醫院進行檢查,其中有493人查出皮炎、支氣管炎、白細胞減少、甲狀腺結節、淋巴結腫大等疾病,個別還檢查出淋巴癌、白血病等惡疾。
與學校新址一條馬路之隔曾建有三家化工廠,其中最大的叫常隆化工有限公司,緊接著的是長宇化工和華達化工。從2014年起就有媒體報道常隆化工廠違規排污的情況,還有退休員工實名舉報常隆搬遷前曾將大量化工危險品就地填埋。舉報人胥建偉稱自己不斷被政府談話,而且政府提供給他填埋地的地圖做了人為修改,導致無法準確指出填埋地。常州新北區委宣傳部新聞文化處處長王忠良曾向媒體表示,2015年環保部門曾就胥建偉的舉報進行過覈實,並未發現「埋毒」現象。
美國之音記者瞭解到,去年底和今年初,常外家長曾幾次在校門口拉橫幅示威,要求政府和學校對校區污染情況給一個明確的答,然而家長示威的新聞沒有見報。常外和當地政府多次表示污染物指標處正常水平,常州當地的媒體還刊文稱「體檢結果顯示常外學生患相關疾病的概率與普通青少年無異」。現於美國加利福尼亞州某大學就讀的一位常外畢業生對美國之音說,他認識的兩位常外的學弟去年底已轉學至其他學校。
目前常州市政府已成立工作組對該事件進行調查。
學校未批先建,校方和政府早知常隆化工污染
據澎湃和財新報道,常外新校址的奠基施工時間是2011年8月21日,而在2010年,也就是新校址奠基前一年,對面的三家化工廠整體搬遷,當地政府決定將常隆及周邊污染場地用作商業開發。土地掛牌上市前,必須進行土壤修復。
2014年年底,揚子晚報就曾報道過常隆化工廠原址的土壤修復施工,導致附近學生身體不適。而到了2015年9月,常外新校區落成,兩千餘名學生入校,此時與校區相隔一條馬路的污染土壤還正在開挖修復中。
各媒體的報道中多次引述了當地教育部門官員的話稱常外建校時,曾有環保部門在新校址做過環境評估,評估報告稱環境達到建校標準。然而澎湃新聞的報道指出,這份被多次引述的環評報告批復時間是2012年3月31日,距離校址奠基已過去7個多月,也就是說常外新校址屬於「未批先建」。
同時,這份報告雖然認為環境達到建校標準,但是也指出:項目北側常隆地塊已經受到污染,存在人體健康風險和生態風險,故本項目地塊嚴禁開發和利用地 下水資源,同時常隆地塊開展修復後,會產生一定的空氣污染,如果學校在常隆地塊修復驗收完成前投入使用,「必須注意」修復產生的污染對在校師生的影響。
至於應該如何「注意」,報告中並未詳細說明。
常隆老員工實名舉報工廠埋毒,醜聞涉上市公司
在央視報道常外學生患病之前近半年,2015年11月,《中國經營報》就報道了常隆化工廠原職工胥建偉實名舉報工廠將大量化工廢品埋入地下的消息。報道稱,胥建偉在常隆化工任職超過30年,於2013年退休。退休前的胥建偉擔任生產調度一職。
胥建偉詳細講述了偷排廢水的過程,表示他經常被領導喊去偷排,一般三天排一次,每次排污約40分鐘。另據胥建偉透露,常隆化工於2008年前後開始 搬遷。在搬遷完成前夕,常隆在離河50至100米的地方挖了一個深度為五六米的大坑,大坑的長、寬均超過50米,當時整個工程前後持續了數十天時間,其間 有多輛工程車將廠區內堆積的化工危廢埋入大坑中。埋完危廢後,常隆化工將挖坑取出的土覆蓋表面。
中國經營報記者跟隨胥建偉採訪時,還被當地環保監察隊的一位大隊長警告:「不要沒事找事」。
據報道,常隆公司於2013年實施資產重組,成為上市公司諾普信(002215.SZ)的子公司。而2015年2月,諾普信試圖進行非公開募股時,被證監會否決。證監會公開文件顯示,否決的主要原因就是常隆化工等6家企業的違規排污問題。
2016年1月19日,每日經濟新聞再次報道了常隆化工違規排污、埋廢的問題,其中也提到了記者到常州外國語學校附近考察,聞到刺鼻氣味。
家長堵校門要說法遭警告,當地媒體噤聲
去年9月開學以來,常外陸續有學生出現皮疹、劇烈頭痛等不適症狀,家長接孩子時發覺有刺鼻氣味,開始懷疑孩子的身體狀況與化工廠環境污染有關。微博 和知乎上有許多網友表示,去年年底和今年年初都發生過家長「堵校門」、拉橫幅討說法的事件。根據網友公佈的照片,示威現場家長拉起寫有「救救常外的孩子們!」等字樣的橫幅,還有警車維持秩序。微博上有網友稱,在政府任職的家長首先被談話,說「去鬧的家長將被開除」。知乎上也有人發佈了疑似常外家長微信群的截屏,群聊記錄中顯示有人稱「我們都收到了警告:不許參與不許傳播不許起哄不許轉發!違者撤職開除!」
現就讀於美國加利福尼亞某大學的一位常外畢業生4月18日對美國之音記者說,他5、6年前在常外讀初中,常外在當地是非常有名的學校,「學生家庭相對比較有錢,同學中準備出國的也比較多」。他說常州的學生和家長從去年底就開始討論常外污染的問題,自己有兩位學弟也已經轉學。
除了社交媒體上有人發佈了示威圖片外,報紙和電視則全部噤聲。
在新華社、澎湃等多家媒體報道了常隆埋廢和常外學生患病事件之後,1月20日,常州日報微信公眾號發佈了題為《權威重磅!對常州外國語學校空氣質量10個問題的解釋~》的文章,其中寫道:「常州外國語學校新校區所在地原為太平洋電力機械廠及兩個自然村,並非化工地塊」;市環境監測中心派出嗅辯師、嗅辨員到現場設立監測點,監測結果顯示空氣質量正常;「286名就診學生中,絕大多數學生檢查指標正常,個別學生檢查結果顯示有甲狀腺結節和血液白細胞計數偏低於正常值等情況,發生概率與一般青少年發生率無明顯差異」等。
就在家長忙著討說法之際,2015年12月26日,常州市人民政府網站刊登了市委領導參加常外落成典禮的消息,其中寫道:「本學期起,常外已經完成了整體搬遷,新校區不僅在硬件設施得到了極大提升,而且教學管理也更有利於學生的全方位發展。」
央視曝出常外事件後,4月18日凌晨,常州市政府新聞辦回應稱,常州市委、市政府連夜召開緊急會議,成立聯合調查工作組,表示對環境污染「零容忍」,本著對師生健康高度負責的態度,迅速認真調查覈實並依法處置,對存在的問題絕不姑息,調查結果將及時向社會公開。
常外化工污染事件時間線
2008-2010年,常隆、長宇和華達化工三家工廠搬遷。
2011年8月21日,常外新校址在未收到環評部門報告的情況下奠基。
2012年3月31日,環保部門批復了校址環評報告。報告認為環境質量達到建校標準,但也指出:「項目北側常隆地塊已經受到污染,存在人體健康風險 和生態風險,故本項目地塊嚴禁開發和利用地下水資源,同時常隆地塊開展修復後,會產生一定的空氣污染,如果學校在常隆地塊修復驗收完成前投入使用,必須注意修復產生的污染對在校師生的影響。」
2014年11月28日,揚子晚報刊文《龍虎塘常隆地塊土壤修復異味飄散》,提到附近天合國際學校的學生表示刺激性氣味引起身體不適,出現頭暈、惡心、嘔吐等症狀。
2014年12月,常隆化工旗下的6家企業因傾倒廢酸污染河水,被江蘇省法院判罰1.6億多元的罰款。
2015年9月,常外新校區投入使用,近3000名師生進駐新校區。
2015年11月2日,中國經營報發佈題為《子公司污染頑疾難治 諾普信業績隱憂》的文章,引述了實名舉報常隆化工的退休員工胥建偉的話,稱常隆化工違規排污,還於搬遷前將大量化工廢品埋入地下。
2016年1月4日,新華網江蘇頻道發文《常州常隆「毒地」修復屢遭投訴 兩學校深受其害》。
2016年1月7日,新華網江蘇頻道發文《常州「毒地」停工 環保局:不經學校同意不開工》,其中引述常外校方稱:污染可控,正在往好的方向努力,希望家長不要輕易談搬遷,如果真有那麼嚴重的時候,過渡也可再議。
2016年1月13日,澎湃刊文《常州修復「毒地」土壤或致學生過敏咳嗽,附近一中學停課》。
2016年1月19日,每日經濟新聞刊文《諾普信子公司原廠址被曝埋危廢  相關部門介入調查》,其中引述胥建偉稱:「舉報後,當地政府及相關部門不斷找我談話,我從相關部門獲得的原廠址地圖被刻意做了修改,部分地方人為地進行了放大和縮小,導致我指認的幾個點位都沒有能挖掘出危廢。」報道稱胥建偉的說法沒有被當地政府部門證實。
2016年1月20日,常州新聞發文《權威重磅!對常州外國語學校空氣質量10個問題的解釋~》,稱環保部門在學校附近進行了空氣測試,結果達標;學生體檢結果與普通青少年無異。
2016年1月29日,澎湃新聞發文《江蘇一農藥廠搬遷原址偷埋固廢變毒地,遭環保部點名通報》。
2016年2月29日,財新網報道《名校與「毒地」為鄰》,其中提到常外不少學生查出甲狀腺結節鈣化、白細胞數下降、淋巴結節等狀況。文中再次提到了實名舉報常隆化工的老員工,不過使用了化名「徐立雄」。
2016年3月16日,常州環保局再次對常外進行了現場勘查,併發微博稱:常州外國語學校周邊環境無異味。
2016年4月15日,常外網站上公佈了一份蓋有常州市環境科學研究院公章的環評報告,仍堅持「土壤及地下水檢測結果滿足學校環境質量要求」。
2016年4月17日,央視新聞以「不該建的學校」為題報道了常外事件,稱學校附近的土壤和地下水污染物嚴重超標,”其中污染最重的是氯苯,它在地 下水和土壤中的濃度超標達94799倍和78899倍,四氯化碳濃度超標也有22699倍,其它的二氯苯、三氯甲烷、二甲苯總和高錳酸鹽指數超標也有數千 倍之多”,有493名學生身體異常,個別學生被查出了淋巴癌、白血病等惡性疾病。央視引述的報告數字,與先前常州市政府和常外校方公佈的數據相差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