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權人士孟晗雙親被迫遷全實錄

文:老孟家出大事了
原題:今天,你還來得及阻止的惡
編輯:紅氣球
按:自從勞權人士孟晗在上年被抓被關進看守所後,他的家屬從二月起接連受到不同人士用非常手段要脅他們迫遷,他們要求孟晗的雙親不只應該離開佛山,甚至要離開中山。這篇文章把他們受威脅的經過按照時序及有關人士的惡行記錄下來,希望可以傳出去,令大眾也能知道他們的種種惡行!對於被當局迫遷,身為老黨員的孟爸爸,仍然相信忠誠相信黨,令人心酸。

「惡正猶如覆蓋在毒蘑菇表面的真菌那樣繁衍,常會使整個世界毀滅。」 ——漢娜.阿倫特

時至今日,我們越來越沒有了安全感。

我們甚至只求平安活著,因為我們害怕成為第二個「魏澤西」、第二個「雷洋」,我們害怕被惡肆意傷害!

深受百度與醫院欺騙的青年魏澤西,臨終前在知乎留下了他對「人性中最大的惡是什麼」的回答。

如果現在將這一問題拋給廣東中山的兩位老人,正在遭受暴力威脅的他們,一定又有不一樣的答案。

58日是母親節,當孩子們在為母親慶祝時,廣東中山有一位年逾七十的母親卻憂慮到寢食難安。她的兒子、勞工公益人孟晗被抓後,她和她的老伴自從今年2月起,反復遭遇房東、保安、黑社會、中山警方等多方的多種非正常手段逼遷。

5 7日晚,孟晗父母家的砸門暴行升級。晚上941,有備而來的三個黑壯男子帶著口罩、手穿白手套,攜帶一把90CM大號消防長斧來到孟晗父母家門口,完 全無視屋內兩位老人的存在,隨即掄起對鎖頭和門進行猛烈的擊砍,兩分鐘內共砸門鎖近五十次。其操作之熟練,場面之殘忍,令孟晗父母深受驚嚇,只好大聲呼喊 救命。期間鄰居聞聲下樓試圖制止,但遭到守在樓道上的另外兩名歹徒威脅喝止。

而此時,身為人子,失去自由的孟晗卻無法站出來保護兩位老人。2015123日,數十個警察闖入勞工公益人孟晗租住在廣東省中山市的家中,不僅將孟晗家裡翻了個底朝天,也將孟晗從家中帶走,從刑拘到正式逮捕,直到今天,孟晗已經失去自由超過整整5個月。

為勞工維權的孟晗,被廣州警方扣上「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的罪名,這本就是無稽之談,孟晗為工人所做的維權之事,完全屬於合法行為。如今孟晗被關押在廣州市第一看守所,但他曾經說過,絕不會屈服於公權力的打壓、迫害,不會違背道德及處事原則去做不公不義的指控。

而他的父母,兩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卻正在陷於因凶殘蠻橫的恐嚇與無限恐懼之中。

這已經不是兩位老人第一次遭受暴徒砸門恐嚇。除了這種黑色暴力之外,切斷孟家的日常用水用電、假冒警察上門威脅孟父孟母等等,面對兩位老人只願平靜盼兒歸的心願,「他們」的騷擾方式更是不斷升級,惡劣程度只增不減:

•216

房東許學獻告知孟晗父親,220日將停掉孟家的用水和用電,且沒有給出合情合理合法的理由。

220日、21
孟晗家果然被斷水斷電。兩位老人在黑暗和無奈中度過了元宵節。

• 通 過斷水斷電,房東向孟晗父母表明瞭驅趕的態度。222日中午,房東妻子許學獻開始上門到孟晗家中實行逼遷。逼遷無果,許竟叫來警察幫忙驅趕。警察認為, 這是房東與房客之間的合同糾紛,不屬警察管理權限。但到了當天晚上,許學獻及丈夫陳子斌又一次到孟晗家裡騷擾吵鬧,直到夜深才離去。

•3 1日、2日、3日連續三天

房東陳子斌又一次強行來到孟晗家中,要求孟晗父母簽訂《房屋租賃合同補充協議》。陳要求廢除原來的二年期合同,重新簽另一個合 同,將租期從2017817日縮短至2016年至517日。孟晗父母沒有接受這一無理要求。陳子斌無意中說出真相:「這是上面的意思,就是讓你 們盡快離開南頭。」「上面」是何許人也?房東卻欲言又止。  

•34日下午5點多,房東陳子斌及兄弟、妻子許學獻以及小區保安隊長易太明共四人,重聲敲門進入孟晗家裡,未經同意即對孟晗家人強行拍照、錄像、錄音,並拿出一份「告知函」:要求終止合同,並命令孟晗家人在317日前搬走。 

 •到了326日上午,孟晗父母發現門鎖的鑰匙孔被插入鐵片,門鎖已經無法打開。兩位老人立即將此事告知小區保安隊長易太明。易竟然只是回答說「可能是小孩幹的」。

被插入贴片而拆除掉的坏锁

被插入貼片而拆除掉的壞鎖

• 3 28日晚上950分,逼遷手段升級。一伙暴徒突襲上門,手持鐵棍猛烈砸門,此時兩位老人就在家中,事發突然且情形十分恐怖。經過暴力敲砸,門鎖已被砸 壞,鑰匙插不進鎖孔,門已變形。受到驚嚇的孟晗父母隨即報警,20分後警察方才來到現場,隨後又來了三名警察,查看現場、拍照,但簡單處理後即離開了現 場,隨後直到今天,也沒有破案,更沒有給出任何結果和回應。

• 4 月期間,中山市南頭派出所一名自稱「梁所長」的警察梁熾章正式出面調解,房東不在場的情況下,單方面約談孟晗父親,要求孟晗父母搬離佛山,至於為什麼一定 要兩位老人離開中山,卻沒有正面回答。他信誓旦旦地承諾說,他可以以所長的名義保證會為兩老要回極少部分的賠償。孟晗父母奔波於家和派出所之間,同時還要 面對暴徒的恐嚇、房東的斷水斷電,身心俱疲。「梁所長」 梁熾章最後還向孟晗父母承諾,只要他們在519日之前搬離中山,這期間他們不會再受到任何干擾。

然而,後面發生的事情卻證明,「梁所長」的承諾沒有起到絲毫作用。427日,孟晗家中再次遭遇斷水斷電,整個水表、電表被拆除。而當天,正值孟晗父親74歲生日。孟晗父母多次求助小區保安和當地派出所,並聯繫房東要求解決,但沒有任何一方出來解決這個迫切的實際問題。

即使沒有水也沒有電,不得不忍受悶夏的高溫和黑暗無光的夜晚,孟晗父母也已經不敢出門,擔心一旦離開家裡,歹徒和房東就會上門破壞財物,更害怕出門後再回來時家已經被侵佔。兩位七旬老人惶惶不可終日。

因门锁一再被破坏无法锁门而设的门堵
因門鎖一再被破壞無法鎖門而設的門堵

• 通過監控記錄,孟晗父母發現,母親節前夕(57日晚)歹徒上門砸門之前連續幾個晚上,小區保安隊長易太明都選在下班後身著便衣上來孟晗家門口巡視探哨,並對門口環境進行拍照。

保安隊長的種種行為,令人忍不住懷疑,這是在為歹徒施暴做準備嗎?斧頭砸門事發前一晚,即56日,孟晗父親在微博上透露稱:「正月十四、十五斷水斷電的事,就是小區保安隊長易太明乾的;3.285.4狂徒砸門事件,我要求查看監控,他百般阻攔,現在他又來探哨了!」

供水局回复

供水局回復

供电局回复

供電局回復

細數過去幾個月兩位老人所遭遇的惡與暴力,才發現,原來人們的生活與生命,竟可以如此沒有保障?所有本應起到保護作用的人和部門,好像都不存在了,而當初拍胸膛保證的梁所長也再也找不到了。

房東驅趕、斷水斷電、歹徒上門恐嚇、保安隊長和民警連本職工作都做不到,而孟晗至今仍被逾期拘押,這一切都讓兩位老人飽受折磨,身心都在承受巨大壓力。孟晗父親在微博上說:「……我老伴本來就膽小,面對著這樣的壓力她這幾天沒睡過一個安穩覺……

白天有光时的孟家

白天有光時的孟家

511日,房東陳子斌登門告知:三日內(即本週六,514日前)必須搬離中山,如不搬離,恐怕上面會有人強行清場,後果估計難測。

前后三次遭暴力砸毁的门

前後三次遭暴力砸毀的門

孟父在日記中提到。曾在派出所所長辦公室參與談判,並不肯表露身份的馮姓官員(疑是秘密警察)直逼目的:「 你們盡快離開南頭,在中山就不再住了。」

孟父日记摘录

孟父日記摘錄

中山,民主國父孫中山先生故鄉。

而孟父不知,在一年前的20154月,因為他幫助中山翠亨制包廠工人維權,慘遭蒙面匪徒暴力攻擊,引起國際國內數千人聯名譴責、抗議和聲援,但中山警方至今沒有破案,對受害人沒有交代。

還有更早在20136月,女權人士葉海燕賃居中山市,被官方黑社會強制攆出,把家居用品搬上車,全程押送出中山後拋致郊外。

「確實已走到絕路。但是我相信這是共產黨的天下。只要有共產黨在,我會絕處逢生。「  時至今日,這位一生忠誠正直的老黨員仍用這樣一句話寫在了日記的結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