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人士孟晗双亲被迫迁全实录

文:老孟家出大事了
原题:今天,你还来得及阻止的恶
编辑:红气球
按:自从劳权人士孟晗在上年被抓被关进看守所后,他的家属从二月起接连受到不同人士用非常手段要胁他们迫迁,他们要求孟晗的双亲不只应该离开佛山,甚至要离开中山。这篇文章把他们受威胁的经过按照时序及有关人士的恶行记录下来,希望可以传出去,令大众也能知道他们的种种恶行!对于被当局迫迁,身为老党员的孟爸爸,仍然相信忠诚相信党,令人心酸。

「恶正犹如覆蓋在毒蘑菇表面的真菌那样繁衍,常会使整个世界毁灭。」 ——汉娜.阿伦特

时至今日,我们越来越没有了安全感。

我们甚至只求平安活着,因为我们害怕成为第二个「魏泽西」、第二个「雷洋」,我们害怕被恶肆意伤害!

深受百度与医院欺骗的青年魏泽西,临终前在知乎留下了他对「人性中最大的恶是什么」的回答。

如果现在将这一问题抛给广东中山的两位老人,正在遭受暴力威胁的他们,一定又有不一样的答案。

58日是母亲节,当孩子们在为母亲庆祝时,广东中山有一位年逾七十的母亲却忧虑到寝食难安。她的儿子、劳工公益人孟晗被抓后,她和她的老伴自从今年2月起,反复遭遇房东、保安、黑社会、中山警方等多方的多种非正常手段逼迁。

5 7日晚,孟晗父母家的砸门暴行升级。晚上941,有备而来的三个黑壮男子带着口罩、手穿白手套,携带一把90CM大号消防长斧来到孟晗父母家门口,完 全无视屋内两位老人的存在,随即抡起对锁头和门进行猛烈的击砍,两分钟内共砸门锁近五十次。其操作之熟练,场面之残忍,令孟晗父母深受惊吓,只好大声呼喊 救命。期间邻居闻声下楼试图制止,但遭到守在楼道上的另外两名歹徒威胁喝止。

而此时,身为人子,失去自由的孟晗却无法站出来保护两位老人。2015123日,数十个警察闯入劳工公益人孟晗租住在广东省中山市的家中,不仅将孟晗家里翻了个底朝天,也将孟晗从家中带走,从刑拘到正式逮捕,直到今天,孟晗已经失去自由超过整整5个月。

为劳工维权的孟晗,被广州警方扣上「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的罪名,这本就是无稽之谈,孟晗为工人所做的维权之事,完全属于合法行为。如今孟晗被关押在广州市第一看守所,但他曾经说过,绝不会屈服于公权力的打压、迫害,不会违背道德及处事原则去做不公不义的指控。

而他的父母,两位年逾七旬的老人,却正在陷于因凶残蛮横的恐吓与无限恐惧之中。

这已经不是两位老人第一次遭受暴徒砸门恐吓。除了这种黑色暴力之外,切断孟家的日常用水用电、假冒警察上门威胁孟父孟母等等,面对两位老人只愿平静盼儿归的心愿,「他们」的骚扰方式更是不断升级,恶劣程度只增不减:

•216

房东许学献告知孟晗父亲,220日将停掉孟家的用水和用电,且没有给出合情合理合法的理由。

220日、21
孟晗家果然被断水断电。两位老人在黑暗和无奈中度过了元宵节。

• 通 过断水断电,房东向孟晗父母表明了驱赶的态度。222日中午,房东妻子许学献开始上门到孟晗家中实行逼迁。逼迁无果,许竟叫来警察帮忙驱赶。警察认为, 这是房东与房客之间的合同纠纷,不属警察管理权限。但到了当天晚上,许学献及丈夫陈子斌又一次到孟晗家里骚扰吵闹,直到夜深才离去。

•3 1日、2日、3日连续三天

房东陈子斌又一次强行来到孟晗家中,要求孟晗父母签订《房屋租赁合同补充协议》。陈要求废除原来的二年期合同,重新签另一个合 同,将租期从2017817日缩短至2016年至517日。孟晗父母没有接受这一无理要求。陈子斌无意中说出真相:「这是上面的意思,就是让你 们尽快离开南头。」「上面」是何许人也?房东却欲言又止。  

•34日下午5点多,房东陈子斌及兄弟、妻子许学献以及小区保安队长易太明共四人,重声敲门进入孟晗家里,未经同意即对孟晗家人强行拍照、录像、录音,并拿出一份「告知函」:要求终止合同,并命令孟晗家人在317日前搬走。 

 •到了326日上午,孟晗父母发现门锁的钥匙孔被插入铁片,门锁已经无法打开。两位老人立即将此事告知小区保安队长易太明。易竟然只是回答说「可能是小孩干的」。

被插入贴片而拆除掉的坏锁

被插入贴片而拆除掉的坏锁

• 3 28日晚上950分,逼迁手段升级。一伙暴徒突袭上门,手持铁棍猛烈砸门,此时两位老人就在家中,事发突然且情形十分恐怖。经过暴力敲砸,门锁已被砸 坏,钥匙插不进锁孔,门已变形。受到惊吓的孟晗父母随即报警,20分后警察方才来到现场,随后又来了三名警察,查看现场、拍照,但简单处理后即离开了现 场,随后直到今天,也没有破案,更没有给出任何结果和回应。

• 4 月期间,中山市南头派出所一名自称「梁所长」的警察梁炽章正式出面调解,房东不在场的情况下,单方面约谈孟晗父亲,要求孟晗父母搬离佛山,至于为什么一定 要两位老人离开中山,却没有正面回答。他信誓旦旦地承诺说,他可以以所长的名义保证会为两老要回极少部分的赔偿。孟晗父母奔波于家和派出所之间,同时还要 面对暴徒的恐吓、房东的断水断电,身心俱疲。「梁所长」 梁炽章最后还向孟晗父母承诺,只要他们在519日之前搬离中山,这期间他们不会再受到任何干扰。

然而,后面发生的事情却证明,「梁所长」的承诺没有起到丝毫作用。427日,孟晗家中再次遭遇断水断电,整个水表、电表被拆除。而当天,正值孟晗父亲74岁生日。孟晗父母多次求助小区保安和当地派出所,并联系房东要求解决,但没有任何一方出来解决这个迫切的实际问题。

即使没有水也没有电,不得不忍受闷夏的高温和黑暗无光的夜晚,孟晗父母也已经不敢出门,担心一旦离开家里,歹徒和房东就会上门破坏财物,更害怕出门后再回来时家已经被侵占。两位七旬老人惶惶不可终日。

因门锁一再被破坏无法锁门而设的门堵
因门锁一再被破坏无法锁门而设的门堵

• 通过监控记录,孟晗父母发现,母亲节前夕(57日晚)歹徒上门砸门之前连续几个晚上,小区保安队长易太明都选在下班后身着便衣上来孟晗家门口巡视探哨,并对门口环境进行拍照。

保安队长的种种行为,令人忍不住怀疑,这是在为歹徒施暴做准备吗?斧头砸门事发前一晚,即56日,孟晗父亲在微博上透露称:「正月十四、十五断水断电的事,就是小区保安队长易太明干的;3.285.4狂徒砸门事件,我要求查看监控,他百般阻拦,现在他又来探哨了!」

供水局回复

供水局回复

供电局回复

供电局回复

细数过去几个月两位老人所遭遇的恶与暴力,才发现,原来人们的生活与生命,竟可以如此没有保障?所有本应起到保护作用的人和部门,好像都不存在了,而当初拍胸膛保证的梁所长也再也找不到了。

房东驱赶、断水断电、歹徒上门恐吓、保安队长和民警连本职工作都做不到,而孟晗至今仍被逾期拘押,这一切都让两位老人饱受折磨,身心都在承受巨大压力。孟晗父亲在微博上说:「……我老伴本来就胆小,面对着这样的压力她这几天没睡过一个安稳觉……

白天有光时的孟家

白天有光时的孟家

511日,房东陈子斌登门告知:三日内(即本周六,514日前)必须搬离中山,如不搬离,恐怕上面会有人强行清场,后果估计难测。

前后三次遭暴力砸毁的门

前后三次遭暴力砸毁的门

孟父在日记中提到。曾在派出所所长办公室参与谈判,并不肯表露身份的冯姓官员(疑是秘密警察)直逼目的:「 你们尽快离开南头,在中山就不再住了。」

孟父日记摘录

孟父日记摘录

中山,民主国父孙中山先生故乡。

而孟父不知,在一年前的20154月,因为他帮助中山翠亨制包厂工人维权,惨遭蒙面匪徒暴力攻击,引起国际国内数千人联名谴责、抗议和声援,但中山警方至今没有破案,对受害人没有交代。

还有更早在20136月,女权人士叶海燕赁居中山市,被官方黑社会强制撵出,把家居用品搬上车,全程押送出中山后抛致郊外。

「确实已走到绝路。但是我相信这是共产党的天下。只要有共产党在,我会绝处逢生。「  时至今日,这位一生忠诚正直的老党员仍用这样一句话写在了日记的结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