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水谷工廠抗爭 水谷只願賠十分一】

編按:深圳水谷工人去年9月曾到香港迪士尼抗議,希望藉此令到為迪士尼生產玩具的水谷公司給予工人應有的權益。經多番追討後,水谷與工人於今年3月再次展開談判。然而,水谷只願意償還十分之一拖欠工人的賠償,工人無法接受這個不合法的賠償方案。現時資方仍然欠196名工人總值9百多萬人民幣的社保、經濟補償金、住房公積金等。以下為勞動力及香港職工會聯盟對事後跟進工作的報告,供各位參考。

文:勞動力及香港職工會聯盟
編輯:紅氣球

十分一賠償工友 華特迪士尼拒絕回應

水谷玩具(深圳)有限公司為一間香港註冊的玩具工廠,於1997年成立,主要為東京迪士尼生產絨毛玩具。2015年6月,該廠突然宣布深圳廠房全面關閉,遷往菲律賓。唯根據中國的《勞動合同法》及《社會保險法》,水谷至今尚欠196名工人社保、經濟補償金(遣散費)、住房公積金等合共九百多萬人民幣。水谷工人去年9月曾到港抗議。經多番追討後,水谷在受壓下與工人於今年3月再次展開談判。然而,水谷只願意償還十分之一拖欠工人的賠償,工人無法接受這個不合法的賠償方案。

迪士尼只在2015年7月中,「象徵式」與勞動力及職工盟見面一次,後音訊全無。水谷工人、職工盟、勞動力及美國服務業工會Workers United Local 50曾多次致函華特迪士尼公司及東京迪士尼要求介入,兩地迪士尼至今拒絕回應。勞動力及職工盟就是次水谷個案,共同出版「供應商走佬 迪士尼狠心遺棄水谷工友」的勞工權益侵犯報告,重點如下

1. 水谷玩具(深圳)有限公司少供社保、少付經濟補償金(遣散費)及不當地解僱工人,已違反《勞動合同法》及《社會保險法》;
2. 突然其來的關廠令196名水谷工人的生計大受影響。當中很多工人已在該廠工作十多二十年,四五十歲的年紀令他們很難在外重新獲聘。少供社保更令他們無法在已屆退休年齡後獲得每月的養老金,嚴重影響晚年生活;
3. 華特迪士尼的「全球勞動標準計劃」規定,所有迪士尼產品的生產商必須遵守生產地法律,尤其不能脅迫工人及需尊重結社自由(包括組織及集體談判權利)。然而,水谷已嚴重違反迪士尼上述守則,華特迪士尼卻未有理會,當中包括以下四點:
a、 水谷違反中國勞工法例:水谷有能力搬廠至菲律賓,證明它在財政狀況充裕的情況下,仍違反《勞動合同法》及《社會保險法》,拖欠工人九百多萬的賠償;
b、 水谷拒絕工人集體協商的要求:自水谷深圳廠房宣佈關閉,工人曾要求與廠方協商,但廠方置之不理;
c、 水谷侵犯工人的組織權:工人在求助無門之下無奈地罷工及堵路抗議,但卻被防暴警察等暴力抓捕,一共23位工友被逮捕;
d、 水谷逃避經濟賠償,脅迫工人「自願離職」:2015年6月水谷深圳廠房突然宣布關閉,工人被迫簽下「自願」離職協議;
4. 華特迪士尼早已從水谷工人及勞工團體的正式投訴及媒體報導中,得知水谷侵犯生產工人的勞工權益及是次勞資爭議。然而,迪士尼的回應僅限於電郵、電話及一次非建設性的會面,至今未見華特迪士尼正式介入調查,對於水谷工人的勞工權益受侵犯,亦未有任何補救方案。

華特迪士尼聲稱其勞工準則與國際勞工組織一致,然而,水谷個案清楚顯示,華特迪士尼違反了中國勞工法例及基本結社自由。水谷工人多次向迪士尼求助,甚至親自到港辦事處遞交信件,勞工團體亦多番要求華特介入,華特卻置若罔聞。華特每年從東京迪士尼取得巨額收入,卻對為迪士尼付出多年的196名工人的求助視而不見,華特的企業社會責任只是一紙空文。

勞動力及香港職工會聯盟在發佈上述水谷報告的同時,亦將於香港、美國、日本及菲律賓發起一人一電話行動,揭開迪士尼為小孩創造快樂及夢想的背後,剝削工人的事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