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外省打工媽媽的辛酸:連孩子也認不出我了

原題:打工養家的流動媽媽:夫妻分居,孩子不願意叫她
文:花生 
日期:2016-07-28 00:00 
來源:壹起社會研究中心 打工生活 (http://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6815)
編輯:紅氣球
按: 在內地,女性在畢業後前往外省打工的情況是十分普遍。她們很多是結婚生孩子後就要出外打工,幫補家計,要一段很長的時間才可回家探望孩子。以下訪問大概是說明這些要到外省打工的流動媽媽在工作場所內及在家庭裡所面對的一些狀況。在工作埸所內,她們是被受壓迫的一群,也受到不少的工傷。在家裡,由於要去外省打工,導致與新婚丈夫分隔兩地去工作,孩子也要放在老家,未能親自照顧,令小孩也認不出媽媽。
摘要:“他都不叫我了,叫都不叫,一聲都不叫了。”
2004年,19歲剛剛初中畢業的朱利敏,在老師介紹下,和同學一起到柳州一家生產仿真牙齒的工廠當學徒。一年後,老闆破產跑路,臨走前給她結算了兩百多元的工資。
這是她第一次遭遇這樣的變故。
她至今記得,跑路老闆為了拖欠房租,深夜從四樓上吊下繩索,瞞著房東偷運走了所有機器。
在這次有驚無險的打工奇遇後,她回了趟老家,直到2005年10月,跟著姐姐來到深圳。
這一次她被安排在橫的一家充氣玩具廠當普工。當時深圳暫住證查得很嚴,她很聽話,盡量待在廠裡不出門。
在深圳的第一份工作,非常“燙手”——她要用左右腳踩來控制電開關,手頂著貨物,開關的時候,貨物也會上下動。如果操作不小心會灼傷手掌,而且傷口很難癒合。對新員工來說,“燙手”變成一件家常便飯的事情。車間裡時不時就會飄散出一股“烤肉”味兒。
在玩具廠打工的兩年多里,朱利敏受過好幾次工傷,而廠方從來沒有給過她任何說法。
2005年,招工容易,老闆根本不考慮《勞動法》,給很低的工資,“18塊錢一天,一天8個小時,加班費才兩塊錢,不包吃也不包住。”
後來過完年回來,工友們便組織了罷工。剛剛年滿20歲的朱利敏也跟著大夥每天不刷卡,幹站在車間裡。罷工兩三天后,勞動局來人了。老闆不得已,只能按《勞動法》最低工資標準,給員工每個月580的底薪,加班費另算。為了多掙錢,工友總是願意多加一點班,多乾一點活。
玩具廠的生意淡季很長,她在那賺得不多,她想找一份新的工作。但重新找份工作不易,尤其因近視,還會遭到用工歧視。
一年後,她跳槽去了一家文具廠組裝圓規。
過去8年,她在這家文具廠進進出出三次。這家工廠流動率很大,只憑一張身份證就能進廠開工,辭工第二天就能領到工資。每次進去,迎接她的都是新面孔,工友換了一批又一批。
2009年,她回家相親,找了個當地男朋友,一年後便結婚、生子。她在老家沒有地,結婚後只能和丈夫一塊擠在夫家的老瓦房裡。
直到前年孩子開始上幼兒園,她又重新回到廣東。去年元旦,公公久病加重,丈夫回鄉照顧老人,留她在外打工攢錢。到現在,夫妻倆還過著兩地分居的生活。
三歲半的兒子被寄養在奶奶和大姑姑家。每個月,她都從微薄的工資中擠出500塊給孩子做生活費。然而,孩子似乎對媽媽的離開很生氣,每次打電話,都堵著氣一言不發。
“他都不叫我了,叫都不叫,一聲都不叫了。”偶爾看到電視節目裡出現孤兒,她都會聯想起自家孩子,難過得掉下淚來。
離朱利敏第一次到深圳已經有11年了。過去十年,這座城市發生了很多變化,而她的工廠生活依舊千篇一律。每天早晨七點半上班,到晚上八點半結束,一天工作11個小時,中間兩個小時休息。
這兩年行業發展不好,周邊的工廠陸續倒閉。聽說現在工作的文具廠因為合同到期,也快搬走了。她計劃著,再等等,等一兩年,孩子上幼兒園大班了,就回鄉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