暴雨洪水席捲中國災禍連連,過度開發致城市水系統破壞嚴重

暴雨洪水席捲中國災禍連連,過度開發致城市水系統破壞嚴

原題:洪水再度考驗中國領導人:什麼讓內澇成災?
儲百亮 2016年7月11日

北京——暴雨和洪水席捲半個中國,圍困了南部一些城鎮一段時日。截至上週五,逾160人死於溺水、山體滑坡和房屋倒塌,其中有35人在西部邊陲的一起滑坡災害中喪生。河流和湖泊水位上漲,令堤壩不堪重負,近200萬人被轉移到更安全的地帶。

對中國領導人來說,今年的洪水是一次考驗:他們是否有能力兌現保障公民安全的承諾。

在過去,對防洪工程的忽視和腐敗行為削弱了中國的洪水防禦能力。包括李克強總理在內的一些領導人宣稱,今年,政府的準備工作要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加充分。

然而,專家和受暴雨影響地區的居民卻表示,當地政府對排水很不重視,填湖造地,導致城市容易遭受大型洪水的衝擊

柯志強是環保組織「武漢綠色江城」的負責人,他說,「今年,城區淹水退不下去的情況變多了。」武漢位於華中地區,今年遭受了長江流域洪水的重創。

「這是一個系統性的問題:湖泊一直在萎縮——自然排水系統遭到破壞,」柯志強在電話採訪中說。「每個人,包括政府,都意識到整個水系統受到過度開發的傷害。」

上週在長江和淮河流域察看洪水災區時,李克強稱,政府現在的準備工作要比1998年做得好。那一年,更加嚴重的洪水重創了中國大片地區,導致約4150人死亡。當時的總理朱鎔基看到脆弱的洪水防禦工程,斥責官員以次充好、修築了搖搖欲墜的堤壩,並稱之為「豆腐渣工程、王八蛋工程」。

李克強上週沿長江查看防洪工程時表示,「98年的大洪水我們都度過來了,現在我們更有力量,確保江城安全度汛,保障長江這條中國經濟大動脈的安全。」

在中國,洪水是個老大難問題,長期以來一直是對統治者克服災害能力的考驗。不過,洪水和暴雨每年造成的死亡人數總體而言呈下降趨勢。這得益於政府在堤壩等防洪工程上投入了更多資金,以及當洪水達到警戒水平時對人員進行疏散

然而,最近這輪洪水造成的損失依然相當大,在武漢和南京等大城市,積水彙集在人口稠密地區,對城市造成了嚴重干擾。

政府資料顯示,截止上週五,全國11個省份共有164人死亡,26人失蹤,7.3萬處房屋倒塌,近170萬英畝莊稼被沖毀。政府估計洪水造成的經濟損失約為100億美元。

週五當天,官方新聞媒體宣布,兩天前,在偏遠的西部地區新疆,大雨造成的山體滑坡掩埋了一個村子,導致35人死亡。

官方新聞媒體表示,如果沒有政府和軍隊迅速開展行動,加固防洪設施,轉移易受影響的群眾,今年的死亡人數可能會更高。中國政府還強調,三峽大壩攔住了部分洪水,否則下游沿江地區會受到威脅。

國家氣象部門的資料顯示,今年中國各地的降雨量高於平均水平21%,而在作為中國農業和工業要地的長江流域,降雨量高出了平均水平27%。專家稱,強聖嬰現象是降水偏多的一大原因。當這種現象發生時,異常溫暖的海水聚集在赤道附近的太平洋,改變亞太大片區域的氣候。

雖然堤防可能起到了效果,但城內缺乏有效的排水設施成為了公眾的一塊心病。

武漢的一些居民抱怨,官員在改善排水方面幾乎無所作為,而且允許填湖進行城市開發。

王昕煜是在當地長大的一名大學生,上週她要求市政府官員披露在升級排水系統方面花了多少錢,引起了全國性的關注。三年前,武漢官員承諾,他們將投資130億元人民幣加強城市排水管網建設。王昕煜認為,他們的行動遠遠落後於計劃。

「我就想知道這130億是怎麼花的,」王昕煜告訴中國的新浪網站。「現在都過了三年了,還沒有解決。」

還有武漢居民抱怨,一些本來可以儲水再慢慢排水的湖泊在不計後果的開發計劃中被填平。他們說,政府還允許開發商在容易受災的地方修建住房。《新京報》引述的一項估算數據稱,武漢的湖泊面積在過去30年中縮減了近三分之一。

「湖泊是天然的蓄水池,」環保人士柯志強說。「下大雨時,本來可以流到湖裡的水,現在就聚集到了住宅區。」

截至上週五,武漢周邊的洪水勢頭有所緩和。但氣象預報部門警告,沿海地區或將繼續遭受破壞性天氣。一場席捲台灣的颱風可能抵達中國大陸,造成進一步損失。氣象部門稱,這場颱風也許會在週六登陸福建省。(紐約時報編註:本文最初發表於7月8日,颱風「尼伯特」已於上週六中午在福建省登陸,莆田等地出現嚴重內澇,數十萬人被緊急疏散。

翻譯:紐約時報中文網

http://cn.nytimes.com/china/20160711/china-floods/zh-ha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