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勞工NGO案:四人移送審查起訴,曾飛洋遭解除律師,孟晗家人被逼遷走

廣東勞工NGO案:四人移送審查起訴,曾飛洋遭解除律師,孟晗家人被逼遷走

原題:廣東勞工NGO案進展:曾飛洋、孟晗、朱小梅、湯歡興被移送審查起訴
來源:微博@勞工夥伴

導言:自2015年12月3日廣東勞工NGO案發生以來,當事人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前員工孟晗已經被捕超過7個月。目前案件有了最新進展:6月8日,案件進入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曾飛洋、孟晗、朱小梅、湯歡興(網名“北國”)均被移送審查起訴

“經本人謹慎考慮,決定解除陳進學律師的委托關係從解除之日起不會見陳律師,感謝陳律師之前的幫助。特此聲明。

7月12日,曾飛洋的家屬收到了一份按了五個手印、落款為“曾飛洋”的聲明書。而在半月前,家屬才委托陳進學律師為曾飛洋的代理律師。

曾飛洋突然解除委托,或與案件的最新進展有關——2016年6月8日,廣東勞工NGO案被移送至廣州市番禺區檢察院審查起訴,期限為45天,隨後案件將移送法院審理。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員工朱小梅、前員工孟晗、湯歡興四人均被移送審查起訴,罪名為“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

自2015年12月3日廣東勞工NGO案發生以來,廣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負責人曾飛洋、前員工孟晗已經被捕超過7個月。朱小梅已於2016年2月1日取保候審。湯歡興則在失聯37天後,在社交平台發布消息稱“已被釋放”。

6月8日案件移送檢察院前,辦案警方迅速為曾飛洋指定律師,並在送檢當天安排了指定的律師會見曾飛洋。在此之前,家屬委托的律師經過多番努力,卻一直未被允許會見曾飛洋。隨後,家屬又委托廣州律師陳進學代理曾飛洋案件,陳律師得以在6月29日、7月4日兩次成功會見曾飛洋。

會見後,陳進學律師透露:“針對曾飛洋的起訴,目前主要與利得鞋廠維權事件相關,警方認為是他組織策劃了利得廠工人罷工、堵塞廠門,給工廠造成損失,以此認為他是聚眾擾亂社會秩序。”但陳律師指出:“利得鞋廠工人許多維權活動均是自發進行,對曾飛洋的指控並不真實。”

在會見手記中,陳進學律師寫道:“曾飛洋是國內第一家勞工NGO番禺打工族服務部的負責人……他和我說,他服務工友18年,堅定地站在工人這一邊,從未退縮和畏懼,雖屢遭報復和迫害,無怨無悔,不忘初心。這樣的良心犯卻被陷害入獄,我會見時不禁流淚。”

7月11日,陳進學律師第三次前往看守所要求會見曾飛洋,卻被告知“已被當事人解除委托”:“廣州市第一看守所辦手續的工作人員給我看了一份曾飛洋簽名的聲明復印件……拒絕我會見曾飛洋,這份聲明不給我復印件,不讓拍照,也不允許我和曾飛洋當面核實。”

陳進學律師認為,按照兩院三部《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第八條,辦案機關即廣州市番禺區檢察院應將解除委托的文件轉交律師或律師事務所,而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稱解除委托的“聲明”原件在番禺國保處,該案現在已到檢察院審查起訴階段,番禺國保不是辦案機關,番禺國保如何獲得這份聲明的?陳進學律師對此感到懷疑。

7月12日下午,家屬收到解除委托聲明。對於聲明書中的文字內容,陳進學律師再次表示可疑:“這份解除我委托的聲明,和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給我看的聲明有些不一樣,我看到的那份內容沒有‘從解除之日起不會見陳律師’和‘註明’部分。”

外界猜測,曾飛洋極有可能遭到警方施壓而被迫解除委托。

今年4月,曾飛洋母親曾就“名譽侵權”向廣州市白雲區法院起訴新華社、廣州市第一看守所、番禺區公安分局,但起訴最終未被受理,曾飛洋家屬卻遭到廣州國保騷擾,國保強行進入曾父病房,恐嚇並要求曾母撤訴。自從番禺打工族服務部被打壓、飛洋被抓以來,飛洋家屬一直承受來自官方的極大壓力。

勞工維權人士孟晗的家屬也從今年2月起,頻繁遭到居住地中山國寶的騷擾,並多次遭到暴力恐嚇,國保聯合房東逼迫孟晗家人離開中山。幾經交涉,孟晗家屬不堪其擾,最後不得不於5月下旬搬離了中山。

案件送檢後,律師前往廣州市第一看守所會見了孟晗,並傳出孟晗口信,在向家人表達歉意的同時,孟晗堅信自己無罪,“由於我的案子在短時間內無法解決,我也不願意昧著良心和道德向他們妥協……就此事而言,我問心無愧。”

按照推算,案件將在7月23日進入法院審理,具體開庭日期未知。

————————–——-

*事件回顧:

Ø 2015年12月3日,廣佛勞工NGO工作者曾飛洋、朱小梅、孟晗、何曉波、鄧小明、彭家勇六人被警方帶走,湯歡興失聯;

Ø 2015年12月4日,曾飛洋、朱小梅、孟晗、鄧小明、彭家勇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拘,何小波被以“職務侵佔罪”刑拘;

Ø 2016年1月7日,鄧小明、彭家勇取保候審,湯歡興與外界恢復聯繫;

Ø 2016年1月8日,曾飛洋、朱小梅、孟晗、何曉波被正式批捕;

Ø 2016年2月1日,朱小梅取保候審;

Ø 2016年3月期間,何曉波家屬被監視居住20余天,期間與外界斷聯;

Ø 2016年4月7日,何曉波取保候審;

Ø 2016年2月-5月,孟晗家屬遭遇暴力逼遷;

Ø 2016年6月8日,案件移送檢察院,曾飛洋、孟晗、朱小梅、湯歡興被起訴,同一天,曾飛洋首次獲準會見律師(辦案警方指定律師);

Ø 2016年6月29日,曾飛洋首次獲準會見家屬委托的律師;

Ø 2016年7月11日,曾飛洋家屬委托的律師突然遭到解除委托,並被告知不得再會見曾飛洋;

Ø 2016年7月12日,曾飛洋家屬從番禺檢察院拿到飛洋的解除委托聲明書。

http://media.weibo.cn/article?id=2309403997211905155711&jumpfrom=weibocom&from=timeline&isappinstalled=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