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權人士孟晗稱有壓力突解除律師委託

勞權人士孟晗稱有壓力突解除律師委託

編按:勞權人士孟晗至今被捕已經260多天,案件至今還沒有得到審理,孟晗更因「各種原因」解除對覃臣壽律師的委託,令人擔心他在獄上繼續受到嚴苛對待。

文: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紅氣球

在廣東,目前在押的勞工維權人士孟晗於8月18日突然表示,解除對律師的委託。其代理律師向本台記者表示,他在會見孟晗時,他承認是因受到壓力。有評論認為,用各種手段逼迫維權人士解聘律師已經成為當局對付活動人士的慣用手段。

今年1月被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批捕的廣東勞工維權人士孟晗,日前在與代理律師覃臣壽會見時突然提出解除律師委託的要求。根據網傳的解除委託聲明,孟晗表示「因各種原因,決定解除對覃臣壽的委託。」

覃臣壽律師8月19日接受本台採訪,表示對此事略感意外,又指孟晗承認是受到了壓力,但沒有說明詳情。

覃臣壽:「昨天我去會見,因為我已經去檢察院複印材料回來,我就跟他講了一下有什麼證據。後面他就突然講說要解除我的委託。我問他原因,他說有一些家庭上的壓力,有一些什麼壓力。他有提到這些。」

記者:“只是說有一些壓力,沒有說具體的一些情況是嗎?

覃臣壽:「對。然後我跟他說是不是能夠明確一點,他說沒有辦法明確。我覺得是有一些奇怪,但是從另一個角度上來講,上一次檢察院提審的時候,辦案機關番禺區公安機關有幫助檢察院提審,有一個干預的情況。所以說,整個案件現在基本上還是番禺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在掌握。」

覃臣壽律師告訴記者,目前還有燕文薪律師在代理該案。本台記者19日多次撥打燕文薪的手機,但始終無人接聽。

孟晗被捕前曾是番禺打工族服務部員工。他早年在湖北省宜昌市長江航務管理局工作,2010年進入廣州中醫藥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當保安,期間組織其他保安員向院方爭取福利。 2013年,在廣州中醫醫院護工和保安聯合維權事件中,孟晗作為首席談判代表與工人參加維權。同年8月,孟晗和11名保安因參與維權行動,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後在2014年4月被判罪名成立,獲刑數月。 2015年12月,他再度被捕,曾遭到密集審訊。他年過七旬的父母也被當局騷擾,家中停水停電。

一名不願意透露姓名的勞工學者19日向本台表示,自7.09案起,當局已經習慣用各種手段逼迫在押人士解聘由家屬或他們自行委託的律師:

「反正就是老套路,就是讓在押的人解除聘任律師,或者讓他們的親屬解除親屬為他聘任的律師。因為這些律師可能會按照程序,或者按照他們所理解的法律正義死磕(拼命爭辯),在法庭上不好看。」

有關注事件的公民也在推特上留言說:被抓捕的勞工維權人士孟晗也解除了為他真心奔波的律師。中國大陸開始學習「解除律師」的模式審案了!

與孟晗同案的勞工維權人士曾飛洋的代理律師陳進學,也於8月11日遭到警方傳喚,被扣押23小時後獲釋。陳進學律師隨後在網上發布信息說:代理曾飛洋案,廣州國保很惱火,說我很危險,被嚴重警告要低調,不要越走越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