劳权人士孟晗称有压力突解除律师委托

劳权人士孟晗称有压力突解除律师委托

编按:劳权人士孟晗至今被捕已经260多天,案件至今还没有得到审理,孟晗更因「各种原因」解除对覃臣寿律师的委托,令人担心他在狱上继续受到严苛对待。

文:自由亚洲电台
编辑:红气球

在广东,目前在押的劳工维权人士孟晗于8月18日突然表示,解除对律师的委托。其代理律师向本台记者表示,他在会见孟晗时,他承认是因受到压力。有评论认为,用各种手段逼迫维权人士解聘律师已经成为当局对付活动人士的惯用手段。

今年1月被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批捕的广东劳工维权人士孟晗,日前在与代理律师覃臣寿会见时突然提出解除律师委托的要求。根据网传的解除委托声明,孟晗表示「因各种原因,决定解除对覃臣寿的委托。」

覃臣寿律师8月19日接受本台采访,表示对此事略感意外,又指孟晗承认是受到了压力,但没有说明详情。

覃臣寿:「昨天我去会见,因为我已经去检察院复印材料回来,我就跟他讲了一下有什么证据。后面他就突然讲说要解除我的委托。我问他原因,他说有一些家庭上的压力,有一些什么压力。他有提到这些。」

记者:“只是说有一些压力,没有说具体的一些情况是吗?

覃臣寿:「对。然后我跟他说是不是能够明确一点,他说没有办法明确。我觉得是有一些奇怪,但是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讲,上一次检察院提审的时候,办案机关番禺区公安机关有帮助检察院提审,有一个干预的情况。所以说,整个案件现在基本上还是番禺区公安分局国保大队在掌握。」

覃臣寿律师告诉记者,目前还有燕文薪律师在代理该案。本台记者19日多次拨打燕文薪的手机,但始终无人接听。

孟晗被捕前曾是番禺打工族服务部员工。他早年在湖北省宜昌市长江航务管理局工作,2010年进入广州中医药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当保安,期间组织其他保安员向院方争取福利。 2013年,在广州中医医院护工和保安联合维权事件中,孟晗作为首席谈判代表与工人参加维权。同年8月,孟晗和11名保安因参与维权行动,被警方以涉嫌聚众扰乱社会秩序罪刑事拘留,后在2014年4月被判罪名成立,获刑数月。 2015年12月,他再度被捕,曾遭到密集审讯。他年过七旬的父母也被当局骚扰,家中停水停电。

一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劳工学者19日向本台表示,自7.09案起,当局已经习惯用各种手段逼迫在押人士解聘由家属或他们自行委托的律师:

「反正就是老套路,就是让在押的人解除聘任律师,或者让他们的亲属解除亲属为他聘任的律师。因为这些律师可能会按照程序,或者按照他们所理解的法律正义死磕(拼命争辩),在法庭上不好看。」

有关注事件的公民也在推特上留言说:被抓捕的劳工维权人士孟晗也解除了为他真心奔波的律师。中国大陆开始学习「解除律师」的模式审案了!

与孟晗同案的劳工维权人士曾飞洋的代理律师陈进学,也于8月11日遭到警方传唤,被扣押23小时后获释。陈进学律师随后在网上发布信息说:代理曾飞洋案,广州国保很恼火,说我很危险,被严重警告要低调,不要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