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會報告:內地港企勞工糾紛大幅上升

香港工會報告:內地港企勞工糾紛大幅上升

文:川江 小錘子

摘要

香港職工會聯盟8月11日發布港資企業在中國內地的勞工權益狀況報告,報告稱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期間,發生在內地港資企業有記錄的勞工集體維權數字同比大幅增加七成,受影響的工人約15萬人。調查發現,超過五成半的港資工廠勞工維權糾紛起因是欠供社保。搬場不賠或少陪遣散費及拖欠工資的案例佔四成四和四成。

report

香港職工會聯盟主席李卓人(左)

香港職工會聯盟8月11日發布港資企業在中國內地的勞工權益狀況報告,報告稱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期間,發生在內地港資企業有記錄的勞工集體維權數字同比大幅增加七成,受影響的工人約15萬人。調查發現,超過五成半的港資工廠勞工維權糾紛起因是欠供社保。搬廠不賠或少陪遣散費及拖欠工資的案例佔四成四和四成。

香港職工會聯盟(簡稱“職工盟”)對港資企業的定義為,香港或外地投資者在港開設公司、並同時於中國內地開設分公司及子公司,或在中國內地代工生產的企業。

多家著名跨國公司及其港資代工廠被點名,其中包括優衣庫(UNIQLO)供應商慶盛製衣廠、瑪莎(Marks&Spencers)及其樂(Clarks)供應商哥士比等。

維穩不維權

報告指,周大福、九興控股、創信國際、雅視光學等大型上市公司只把企業社會責任作為形象工程。超過五成涉案港企是重犯,過去也曾因侵犯勞工權益而導致罷工。還有港企有系統有計劃利用各種方式逼迫工人辭職,以此規避遣散費等勞動合同法規定的經濟賠償。
報告稱,近八成罷工遭到過當地警察打壓甚至拘禁。優衣庫供應商慶盛製衣廠負責人曾於罷工期間親自帶領警察衝入廠內,導致多名工人被捕或受傷。瑪莎和其樂的供應商在罷工期間分7次共解僱109人,其中包括工廠工會副主席。一些跨國公司甚至縱容代工廠拖欠社保、拒絕集體協商,G2000就曾在勞資糾紛尚未解決的情況下取消訂單撇清與代工廠的關係。

“港商曾多次影響中國《勞動合同法》關於工資集體協商條款的立法程序。比如,把工人要求協商的門檻從1/3提高到超過半數。事實上,弱化了的集體協商條款對港商全無約束力。”職工盟總幹事蒙兆達透露,蒙蔽工人知情權、邀請警察打壓罷工、以解僱手段報復工人代表是上述港商處理勞工糾紛的主要手段。

職工盟主席李卓人接受BBC中文網採訪時表示,調查發現,中國政府的政策經常強調維穩,但維穩不維權,令社會更不穩定,尤其在處理勞工問題時,每次工人罷工的結果都是警察解散罷工,打壓工人,領袖代表被抓。

“沒有代表怎麼協商,怎麼調解勞資糾紛?嚇得工人不敢抗爭是否就是解決之道呢?通過打壓手段阻止工人要求改善生活,我們覺得不能接受。中國政府應該調整策略,保證工人和工會集體談判及罷工的權力,通過調解解決勞資糾紛,讓工人分享企業、國家發展成果。”他說。

明確責任

職工盟報告稱,香港政府、香港證監會、聯交所、各大商會以及跨國公司應該為日益高漲的內地港企勞工維權糾紛承擔責任。

對於香港政府,職工盟建議應該參照“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標準制定引導政策,並設立投訴渠道,監管執行情況。

“作為一個國際城市,香港應該執行國際勞工標準。”李卓人稱。

對於香港證監會,職工盟建議加強對上市公司勞工糾紛的監管,以披露違規案例和公司名單等方式讓投資者了解風險。聯交所則應把違反勞工法律的核查列入批准上市的條件。
對於各大商會,職工盟建議其對欠缺社會責任、違反內地勞動法規的香港企業發出警告信,把多次違反勞動法規的港企列入黑名單,禁止其加入商會。

對於各大跨國公司,職工盟則要求,在接到供應商違反勞動法規的投訴時不應只聽取供應商單方面報告,而應進行獨立調查,同時委派代表出席供應商與工人代表的集體協商,督促供應商回應工人合理訴求。此外,跨國公司應當嚴禁供應商借助警力暴力毆打或隨意拘留罷工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