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工会报告:内地港企劳工纠纷大幅上升

香港工会报告:内地港企劳工纠纷大幅上升

文:川江 小锤子

摘要

香港职工会联盟8月11日发布港资企业在中国内地的劳工权益状况报告,报告称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期间,发生在内地港资企业有记录的劳工集体维权数字同比大幅增加七成,受影响的工人约15万人。调查发现,超过五成半的港资工厂劳工维权纠纷起因是欠供社保。搬场不赔或少陪遣散费及拖欠工资的案例占四成四和四成。

report

香港职工会联盟主席李卓人(左)

香港职工会联盟8月11日发布港资企业在中国内地的劳工权益状况报告,报告称2014年5月至2015年4月期间,发生在内地港资企业有记录的劳工集体维权数字同比大幅增加七成,受影响的工人约15万人。调查发现,超过五成半的港资工厂劳工维权纠纷起因是欠供社保。搬厂不赔或少陪遣散费及拖欠工资的案例占四成四和四成。

香港职工会联盟(简称“职工盟”)对港资企业的定义为,香港或外地投资者在港开设公司、并同时于中国内地开设分公司及子公司,或在中国内地代工生产的企业。

多家著名跨国公司及其港资代工厂被点名,其中包括优衣库(UNIQLO)供应商庆盛制衣厂、玛莎(Marks&Spencers)及其乐(Clarks)供应商哥士比等。

维稳不维权

报告指,周大福、九兴控股、创信国际、雅视光学等大型上市公司只把企业社会责任作为形象工程。超过五成涉案港企是重犯,过去也曾因侵犯劳工权益而导致罢工。还有港企有系统有计划利用各种方式逼迫工人辞职,以此规避遣散费等劳动合同法规定的经济赔偿。
报告称,近八成罢工遭到过当地警察打压甚至拘禁。优衣库供应商庆盛制衣厂负责人曾于罢工期间亲自带领警察冲入厂内,导致多名工人被捕或受伤。玛莎和其乐的供应商在罢工期间分7次共解雇109人,其中包括工厂工会副主席。一些跨国公司甚至纵容代工厂拖欠社保、拒绝集体协商,G2000就曾在劳资纠纷尚未解决的情况下取消订单撇清与代工厂的关系。

“港商曾多次影响中国《劳动合同法》关于工资集体协商条款的立法程序。比如,把工人要求协商的门槛从1/3提高到超过半数。事实上,弱化了的集体协商条款对港商全无约束力。”职工盟总干事蒙兆达透露,蒙蔽工人知情权、邀请警察打压罢工、以解雇手段报复工人代表是上述港商处理劳工纠纷的主要手段。

职工盟主席李卓人接受BBC中文网采访时表示,调查发现,中国政府的政策经常强调维稳,但维稳不维权,令社会更不稳定,尤其在处理劳工问题时,每次工人罢工的结果都是警察解散罢工,打压工人,领袖代表被抓。

“没有代表怎么协商,怎么调解劳资纠纷?吓得工人不敢抗争是否就是解决之道呢?通过打压手段阻止工人要求改善生活,我们觉得不能接受。中国政府应该调整策略,保证工人和工会集体谈判及罢工的权力,通过调解解决劳资纠纷,让工人分享企业、国家发展成果。”他说。

明确责任

职工盟报告称,香港政府、香港证监会、联交所、各大商会以及跨国公司应该为日益高涨的内地港企劳工维权纠纷承担责任。

对于香港政府,职工盟建议应该参照“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的标准制定引导政策,并设立投诉渠道,监管执行情况。

“作为一个国际城市,香港应该执行国际劳工标准。”李卓人称。

对于香港证监会,职工盟建议加强对上市公司劳工纠纷的监管,以披露违规案例和公司名单等方式让投资者了解风险。联交所则应把违反劳工法律的核查列入批准上市的条件。
对于各大商会,职工盟建议其对欠缺社会责任、违反内地劳动法规的香港企业发出警告信,把多次违反劳动法规的港企列入黑名单,禁止其加入商会。

对于各大跨国公司,职工盟则要求,在接到供应商违反劳动法规的投诉时不应只听取供应商单方面报告,而应进行独立调查,同时委派代表出席供应商与工人代表的集体协商,督促供应商回应工人合理诉求。此外,跨国公司应当严禁供应商借助警力暴力殴打或随意拘留罢工工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