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樂隊「重D音」董軍:與孩子的相遇是一種緣分

【父親節專題】
工人樂隊「重D音」董軍:與孩子的相遇是一種緣分
文:尖椒部落
father
從保安到工人,從公益人到鼓手,在董軍身上,多重身份糅雜混合。而在多種的定義下,他還扮演著一個重要的家庭角色——父親。

董軍與妻子黃小娜的愛情故事,在外人看來,頗有些傳奇的感覺。工人董軍與大學畢業生黃小娜在NGO裡相遇,因為共同喜歡音樂而走在一起,共同組建了一支樂隊。在2012年,兩人的愛情結晶降臨了。

在兒子出生之前,董軍並沒有多想過孩子的問題,「其實對我來說,沒有小孩也可以的。但現在小孩已經來了,有時覺得我跟他是一種緣分」。

董軍說自己經常會在兒子睡覺的時候看著他想一些問題,「比如,我會想到他的成長過程中,如果我沒有陪他,我以後會後悔的。」所以一有時間,董軍就會抽空出來陪孩子玩耍,「看著他一天天成長變化,帶來的驚喜是無法言喻的。」

但帶小孩的過程並不簡單,有時甚至讓董軍直呼「煩」,「比如有不得不做的事,但孩子在旁邊鬧,我就會等處理完之後再跟他解釋一下。雖然他聽不懂,但是心裡會有所了解這個時候不能鬧。」

在帶小孩的過程中,也讓董軍體會到了女性的艱難,「我想到了我的媽媽,奶奶。他們那個年代的女性是既要帶小孩,也要做家務的」。有了這種體會後,董軍說自己也會去看看育兒的書,主動多做一些事。

【作為父親:希望給孩子更多的自由空間

「大男人主義,傳統,頑固」是董軍對父親的評價。不過現在有了自己的家庭,也當了父親,董軍覺得跟父親之間的對立也在逐漸和解。

「我跟他對抗了十幾年,想讓他改變想法是不可能的了,現在我父親老了,只希望他健健康康,平平安安就好。 」

與父輩的傳統不同,董軍希望給孩子的,是更多的自由空間。

董軍錶示,從一開始孩子出生,就沒有顧慮太多,更沒有在性別問題上就糾結過。

「無論男女,對我來說小孩都是一樣的,就連在取名字時也沒有考慮太多。只要是我們的孩子,教育方法都是一樣的。」

對於小孩未來的成長,董軍也有一套自己的看法,「我自己對小孩的想法是,用心陪他成長,也給他獨立、自由的空間,讓他自由地生長。」

【用音樂發聲,讓我們的生活更有尊嚴

身為重D音樂隊鼓手兼隊長的董軍,在專門從事音樂之前,曾有過十幾年的打工經歷。從湖北來到深圳後,做過很多份工作,保安,電子廠,塑膠廠,玩具廠……

剛出來時的董軍以為打工生活和當時父親在國企工作是一樣的,每週上五天班,每天工作八小時,週末雙休。沒想到出來後面對的卻是每天上班12小時,有時14小時,甚至通宵。現實的反差給董軍帶來了很大的打擊,甚至會在吃飯時和工友半開玩笑說,「要不我們罷工吧」。

因為從小喜歡音樂,在2006年又正好遇到了幾個同樣喜歡音樂的朋友,董軍毅然地辭掉了工,組建了一支樂隊去酒吧駐唱了。但是唱了兩年,董軍又覺得迷茫了,於是來到深圳小小草工友家園開了個吉他班當志願者,教工友彈吉他。而在小小草,董軍也認識了現在的妻子,重D音樂隊的主唱黃小娜。

在小小草的的時候,董軍得到一個去北京實習的機會。在北京,他和「打工青年藝術團」的發起者孫恆等人一起演出,在這個過程中,迷茫了多時的董軍又重新找到了方向——「回深圳組建一支工人樂隊!」

回深後,董軍便和阿鬼、小娜三人組建了樂隊。樂隊取名為重D音:D代表底層,重,是重要的,有力量的。也就是底層的聲音是重要的,有力量的!是一支為勞動者歌唱的樂隊。

董軍說:「打工群體是一個很大的群體,為社會做出了巨大的貢獻,直接推動中國經濟發展,是中國建設的主力,但打工群體的聲音很少被聽到。我們不要別人代言,我們為自己歌唱。所以我們用音樂的形式發聲,引起社會的關注,一起來讓我們生活得更有尊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