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8岁妈妈悲歌:逼喝农药、斧头斩杀4名幼子再自尽

suicidefarm

编按:中国大陆的农村的经济本身就算不上发达。雪上加箱的是,就算是社会保障制度也不算完善。对于「超生」的家庭来说,制度带来的压迫更是苦不堪言。最后在甘肃发生的一件28岁妈妈跟四儿自杀的事件,背后就是一个超生农民家庭的悲歌。

文:吕秋远@风传媒
编缉:红气球

有个我们永远不会认识的女人,住在我们原则上不会去的中国甘肃省康乐县,她才28岁,已经有四个小孩。就在2016年8月26日18时许,她用斧头砍死了 四个小孩,还逼他们喝了农药,然后自杀身亡。老公回家以后,默默的把还没死的小儿子抱着往村口跑,半路孩子也断气了。他把儿子抱回家,然后自杀。

这个无奈的女人,叫做杨改兰。

杨小姐出生在中国偏远的农村里,19岁就结婚生子,住在100呎大小的房子里。那是个最破旧的房子,什么值钱的东西都没有,当然不会 有网路,或者任何我们唾手可得的物品。她每天耕种农地,收成好的话,年收入大概可以有港币3750。先生在外地打工,如果有粗工可以做,一天有港币 120元的收入。不过,我是说如果,通常是没有。

他们有四个小孩,意味着第二个孩子以后叫做「超生」。所谓「超生」,就是中国只准许原则上生一个孩子,但在农村,如果第一胎是女 孩,可以生第二个。杨小姐的孩子,第一个是女孩,但是她没有领生育证,也没有隔四年后再生,因此就有「超生」的情况,如果报户口,就要缴纳「社会扶养 费」,这笔钱她当然缴不起,所以不敢上报,第二个孩子以后,依法在户口上就是「黑户」。

黑户又怎样?黑户,就是不被承认的人。他们确实存在,但是以后不可以享有任何的补助与机会,不能落户口。 简单来说,在国家里,他们不是人,但确实又是人。所以,很快恶梦就来了。他们家收入微薄,在2010年被纳入「居民最低生活保障制度」,国家补助他们生活 费,勉强还可以活下去。但在2013年,因为「超生」,村委会召开公听会以后,决定取消他们的保障,或许这时候,杨改兰开始思考,活着的意义在哪里。

每天辛勤的耕种工作,看天吃饭以后,一年赚取微薄的港币3,750元?4个孩子不可能唸书,因为小学学费就要港币1000元,老公 必须要跟老板预支,其他的小孩以后也只能继续卑微的活着,就像是富裕社会很多高尚的人,瞧不起的对象一样,每天庸碌辛苦,但不知道为什么就是活得不好。

原文:http://www.storm.mg/lifestyle/166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