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监狱风云】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监狱用最低廉的价格养『人渣』,剩下的台湾人就是最美丽的风景。」

 编按:监狱内都是十恶不赦的杀人犯人渣?国立台湾大学法律系李茂生教授就指出服刑人士大部份所犯的其实都可算是「平凡恶」李茂生从监狱的运作逻辑诉说监狱中的社会学到底用最低廉的价格、最厌恶性的工作劳动来对待囚犯,是必须的「劣等」,还是我们在纵容上世纪遗留下来的奴役制度?监狱风云系列就从美国及台湾两地的监狱学说起。
prisonntw
文:林庭萱@ NPOST
编缉:红气球
在台大法律系任教的李茂生研究监狱学多年,从 1973 年进入台大读书,就与犯罪学的老师走透了全台的监狱,更曾在 2011 年时写下《狱政改革刍议》,在监所改革的领域有深厚的研究。本次公益爆米花邀请李茂生以法律的角度,谈论监狱改革的难解问题。
犯人如缸中之鱼,而狱中劳动所得难以支撑开销
「收容人进入监所时,身上所有的物品都必须交给所方。」李茂生解释,这是犯罪学中作为惩罚的「剥夺模式」;而当一个人身无长物、无正当获取金钱的管道,就只好开始向他人卑躬屈膝。而他们在狱中的劳动情况,薪资其实远不足以他们自力更生。
监所的时薪不受劳基法规定,时薪低,而且因为工时不长(每天六小时),在狱中除非有家人接济,否则难以支应日常用品支出、伙食补足金、业务金杂费、犯罪被害补偿金(包括被害者家属无法工作的赔偿费、被害者子女的学杂费)。
收容人在狱中的工作大致上有三种类型。第一种是「视同作业」,包括打扫、煮饭,都由收容人负责,薪水大约是一个月三、四百元。
第二种是「自营作业」。施茂林担任法务部长时曾推动「一监所一作业」,例如金门面线、台中女监的生巧克力、龙潭软糖。全台共有五十多所监所,有自营作业的约四十所,俨然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
第三种则是「承揽加工」,包括糊百货公司的纸袋、组装原子笔等类似家庭代工而无需复杂职业训练的简单劳动。李茂生尖锐地指出:「我们透过奸商剥削他们的劳动力,且不会有罪恶感,反而觉得他们罪有应得。」
当 公平薪资随着自由一同被剥夺,收容人在狱中的生活,只能仰赖家人接济。如此一 来,收容人的家庭背景,将会更强化他们出狱后的人生阶级。「如果是有钱人家的孩子,即使关了二十年出来,生活也不会成问题;但贫穷人家的孩子失去工作、失 去社会联系二十年之后出来,会是什么样子?」
监狱超收问题-我们真的有这么多坏蛋要关吗?
监所原本只能容纳四万多人,但目前实际上收容了六万六千人,超收率是 33%。原本每个人平均有一点多坪的生活空间,然而这个数字还是将典狱长室、庭院都算进去的结果。近年来,45 到 60 岁的收容人逐渐增加,李茂生形容现在监所已经是「二十年后的台湾社会」。
那么,监所中到底都关了哪些十恶不赦、心理变态的大坏蛋?答案是「毒品」、「酒驾」这些平凡人的平凡恶。这类罪行的再犯率,必须考虑到两个背景因素,首先是毒品和酒精的成瘾性,与毒品相关的再犯率几乎是百分之百,让监狱很难真正改善收容人出狱后的生活。
食毒品是罪?是病?李茂生提出反面意见:「毒品无论分级,都会对人体造成无法复原的伤害,医疗不能修复身体,不能把人变成一个『不会吸毒的身体』,只能帮助成瘾者拥有坚强的身心去抗拒毒品。」
医疗只能维护身体,但后续需要社会的帮助,「为什么不回归社会?因为回来就会吸毒!」李茂生认为,只会把人关起来并不是正确的毒品政策,常见的美沙酮治疗其实也只是一种以毒攻毒,成功率大概是 4%,海洛因与美沙酮同时中毒身亡的案例也不少。
高刑罚,高犯罪率?
除了成瘾问题之外,另一个使得毒品和酒驾的再犯率高居不下的原因是刑罚严格甚至比例失衡的法律,包括让刑期如滚雪球般直线攀升的「一罪一罚」、还有五年以上有期徒刑累犯不得假释等规定。
「十件交通事故中,大约有一件是酒驾,其他则肇因于一般违规或疲劳驾驶,为何社会和媒体不以同样的标准『审判』其他事故原因?」李茂生直指媒体带给大众的想像框架:「驾驶跑车的贵公子撞死无产阶级老人的新闻特别容易被媒体大书特书,演变成为全民公审。」
「贪官污吏」是另一类的收容人类型,这些人为数不多,但通常完成刑期的一半就可以申请假释。「社会观感不佳?不,台湾社会很健忘,这些人同样坐过牢,但出狱之后就能过着体面的生活,成功地『回归社会』!」谈到假释,李茂生嘲讽地说,虽然监狱是人渣收容所,但是假释门槛对于拥有钱财权势者来说并不是障碍,能很快回到自己藏污纳垢的宝山。
言归正传,我们怎么定位监狱?
在监所生活的人几乎可说是生活在最底层,李茂生认为,只有一种人会刻意犯罪「住回去」,也就是在社会上真正求生不得的的人。「这种人即使在监所受人欺负,至少还能吃一口饭、还有一条内裤可以穿。这表示他在社会上生活的处境反而更为凶险。」
Q&A 时间,李茂生谈到监狱学中的「劣等原则」,主张「监狱的生活水准被设定为比最低阶劳工更低,以免吸引人来犯罪」,从十七世纪到 2015 年,这样的想法都根深蒂固在社会大众的心中,认为罪犯用最低水平活着就好了。
李茂生表示,「国家比养老院更便宜的经费,去养社会所谓的人渣、鲁蛇,这是一场社会实验!如何用最便宜的价钱,把对社会最没有意义的人挑出来,丢到社会边缘去,剩下的台湾人就是最美丽的风景!」但实际上,社会上人人喊打的毒贩也可能是为了负担家计铤而走险的孩子
 
 
延伸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