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只想繳納住房公積金,卻被公司炒了魷魚

原文:講故事的栗子/尖椒部落(https://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7424)
編輯:紅氣球

編按:內地畢業生R小姐滿懷熱情地進入了一家深圳公司,卻發現想像中的「正規公司」竟然違法不繳住房公積金(國內的法例規定企業必須為僱員繳納五險一金,包括養老保險、醫療保險、工傷保險、生育保險和失業保險; 一金指住房公積金)。 「深圳的企業居然連勞動法都不遵守嗎?」抱著這樣的懷疑,R小姐開始嘗試組織同事,一起爭取應得的權利。

作為一個土生土長的深圳人,我一直認為,深圳是一個有秩序的城市。這裡的街道總是一塵不染,這裡的空氣也沒有霧霾,就連上廁所排隊都比別的城市要有秩序得多。直到我畢業開始找工作,才發現深圳還有那麼多“另一面”。

一天下午,一家電商公司給我打了個電話。 「R小姐,你願意來我們公司面試嗎?」

我投了不下100份簡歷,終於有這麼一個面試邀請。我很激動,心想,說不定要開始給深圳這個城市做點小貢獻了。我迅速畫好妝,踩上新買的高跟鞋,到這家公司面試。

這家公司的規模不大,大概租了五個辦公室,裝修卻很簡潔。在和面試官交談了15分鐘後,面試官表示很喜歡我,想讓我立即上班。我簡直不敢相信幸福來得這麼突然。便準備證件,第二天就赴公司簽合同了。

「先聲明一下,按照我們公司的慣例和深圳的法律,我們是不為外地戶口買公積金的。」HR姐姐微笑著跟我說。

我一愣,想起大家平常都說「五險一金」這個詞。沒想到這家公司不給外地戶口買公積金。在深圳,有一句話很流行,「來了就是深圳人」。在我的世界觀裡,深圳這樣的外來人口密集的城市,應該不會在公積金這樣的問題上對外地戶口有所區別,難道深圳的法律真的有區別對待嗎?

「可我是深圳本地人呀。」我抬起頭,看著HR。

「法律只規定社保是強制的,而公積金不是強制哦。」

我心裡又生出一點疑慮——如果公積金不是強制繳納的,那為什麼這個HR之前又說「外地戶口無需購買公積金」?但剛畢業的我,還是相信了她說的話。或許,公積金真的不是強制繳納的吧。我一直對深圳的企業抱有一種完美的幻想,相信大部分企業都是遵守秩序的。

「這樣啊,好的我明白啦!」

簽完合同後,我第二天就去上班了。當時的我並不知道,我對「秩序」的看法原來只是一種假設。

在公司上班一個月後,我媽跟我聊起了五險一金。

「你們公司,給你們一個月交多少的公積金?」

「一毛都不交啊。他們說,公積金不是強制的。」

「怎麼不是強制的?你看外面的大企業哪個不交公積金的?你上網百度(注:內地搜尋網站)一下看看,網上都有寫這是強制的。你們公司,真不正規!」

我媽的話,讓我開始重新思考公積金這個事。我百度了一下「住房公積金」的詞條,上面赫然寫著住房公積金的特點:強制性。而且,根據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每一個城鎮在職職工自參加工作之日起至退休或者終止勞動關係的這一段時間內,都必須繳納個人住房公積金;職工所屬單位也應按規定為職工補助繳存住房公積金。也就是說,「不是深圳戶口就不用繳納公積金」、「公積金不是強制的」都是無稽之談。

這下好了,HR真的是在騙我。我曾認為深圳的企業都會遵守最基本的規則和秩序,可這次受騙讓我感到氣憤。或許,公司的員工也不知道公積金是強制的,所以沒有去反抗吧?

我決定上班的時候問問那些同事,他們是怎麼看待這個事情的。

我開始從我的「同桌」,坐我隔壁的S姐開始問。 S姐2014年來深圳,在這個公司工作已經兩年了。

「S姐,你怎麼看待公積金這個事?」

S姐愣了一下。她的眼神有點游移,似乎想要避開這個話題。

「我們這些外地人,能怎麼樣。這個公積金法律確實是規定要買的。可是,人在屋簷下,哪能不低頭。現在外面的工作又不找,你也知道的。」S姐一臉無奈。

我又問了問其他的同事。

「理論上是要買公積金的,可是公司不買我也沒有辦法,我總不能強迫讓公司買吧。」

「一個月就差那幾百塊錢,其實也沒多大差別,反正我也不打算在深圳買房子。」

……

我沒想到,公司同事的態度如出一轍。他們都知道公積金是強制繳納的,跟是不是深圳戶口毫無關係,卻不敢去奪回屬於自己的那份權益!我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倘若他們能集體要求繳納公積金,興許公司真的能給我們繳納吧。

我決定和HR談談,看看能否獲得本應該屬於我的公積金。

「我查過了,公積金是強制要買的。」我正氣凜然地和HR說。

「公司這麼多人做了這麼多年都沒說要買公積金。要是我們真的違反法律了,企業早被查封了。」
HR振振有詞地說。

我頓時被噎得不知道說什麼好。心裡又冒出另外一個計劃——我打算說服公司的人集體簽字,要求公司給我們購買公積金。

我打印了一張「要求XX公司給員工購買公積金」的紙張,找S姐他們簽字。

「別鬧事了吧。」

「你這剛畢業的,又還在試用期,別鬧了。」

「你這樣會被公司炒掉的,別拉上我。」

我大概找了20個同事簽字,可只有2個同事答應在紙上簽字。大部分人都是一副「不關我事,別拉上我」的態度,我只覺得有些恨鐵不成鋼。我無法想像,這些在深圳已經工作了好幾年的人,竟然都是受氣包,對於被侵占的利益毫無反抗意願。倘若他們有一點點維權意識,或許情況能有改善。
於是,我的計劃泡湯了。可不知是誰走漏了風聲,幾天后,我被HR叫去談話了。

「公積金這個,你可以看看外面企業是不是都買。剛畢業,別鬧那麼多事,看你這樣,還是別在我們公司幹了。」

於是,我因為「煽動同事違反公司紀律」,華麗麗地「被辭職了」。萬萬沒想到,只是想要爭取回屬於自己合法權益的我,竟然這麼被“炒魷魚“了。

我想,或許不是所有的公司都這樣,總有遵守規則的。深圳這麼一個大城市,總有那麼幾家公司懂得「秩序」這個詞的真正含義。

我便開始了第二輪找工作。不久便收到一家互聯網創業公司的面試通知。有了上次的教訓,我在面試完後問了HR公積金的購買情況。

HR原本笑臉盈盈,聽到這句話,頓時臉色一沉。

「這個公積金是這樣的,是自願繳納的。我們最近在調查員工是否有意向購買公積金,如果大多數人要求要買,那我們會去買的。」

「可是這個是法律規定要買的吧?」

「你的意思是,我們是不正規的公司咯?」HR臉色已由黃變黑。

聽完她這句話,我頭也不回地走出了那家公司。

我不知道,為什麼深圳的企業可以這麼肆無忌憚地違反法律,是因為監管部門不力嗎?還是因為法律不夠完善呢?我查閱了《住房公積金管理條例》,有這樣的描述:

「單位不辦理住房公積金繳存登記或者不為本單位職工辦理住房公積金賬戶設立手續的,由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責令限期辦理;逾期不辦理的,處1萬元以上5萬元以下的罰款。」

「單位逾期不繳或者少繳住房公積金的,由住房公積金管理中心責令限期繳存;逾期仍不繳存的,可以申請人民法院強制執行。」

看來,法律上對住房公積金是有規定的。可是,在深圳,依然有著大量的公司不繳納公積金。我很好奇,那些監管部門到底去哪了?為什麼會有這麼多的企業明目張膽地違法呢?

更讓我心寒的是不少職工的態度。不敢反抗、不敢投訴、默認被侵權……如果每一個求職者和職工,在面對自己的合法權益受侵害的時候都能勇敢站起來反抗,那麼深圳的企業應該不敢如此囂張。

公積金,想說愛你,真的不容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