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為何不能當大廚?內地首宗職場性別歧視勝訴案例】

【女性為何不能當大廚?內地首宗職場性別歧視勝訴案例】
原題:全國首例!企業性別歧視要賠償+道歉,誰說女人不能當大廚?
文:
編輯:紅氣球
按:當廚師一向被認為是男性的工作,女性則被認為沒有能力擔任,但大家有沒有想過這其實是一種職場歧視? 最近內地就有發生一宗有關職場性別歧視的個案。事件中的女事主去應徵一間餐廳的廚房學徒的工作,被餐廳以「不收女性」為理由拒絕,事主將此事告到地方法院。經過一年的時間審訊,法院最後判她勝訴,要求餐廳在十天之內向當事人作書面道歉。事件成為國內首宗職場歧視的首宗勝訴案例,希望值此事件可以鼓勵更多受著職場歧視的女性加入維權,爭取女性在職場上得到平等的待遇。
9月20日,廣州女生高曉收到了期待已久的法院判決書,去年,她去應聘廣州惠食佳公司的廚房學徒的工作,被對方以“不收女性”為由拒絕。去年8月,她狀告惠食佳公司性別歧視。經過了一年多的審理,法院終於支持了高曉要求對方賠禮道歉的訴求,法院判決惠食佳及其下屬企業十日之內做書面道歉,若未履行,法院將在廣州地區公開發行的報紙上刊登判決書的主要內容。
判決書截圖
“相比於此前北京和杭州兩起未支持賠禮道歉的性別歧視案判決,該案的判決無疑是一個進步,它讓司法對婦女平等就業權的保護又上了一個台階。法院受理了發生在招聘最初階段的性別歧視案件,並在中國無反歧視法情況下,把平等就業權納入自然人的人格權來考量,用現有的保障婦女權利的法律條款認定了用人單位的性別歧視,通過判決的形式闡明了婦女的平等就業權,這對於消除性別就業歧視具有重要意義。”北京市瑞凱律師事務所、長期關注婦女權益、此次案件的代理律師黃溢智表示。
“這次判決,將會對以後同類的案子有積極的示範作用。”高曉二審的代理律師陸妙卿說。
們說,女人不能做廚師,們錯了!”
高曉從小愛做菜,一直都有想做廚師的夢想,2015年6月,高曉在網上看到廣東惠食佳發布的“廚房學徒”廣告,自己完全符合招聘中的要求,她去應聘,被對方告知回家等消息,卻沒有了消息。高曉幾次打電話詢問,對方先是說招滿了,又說不招女性,後來乾脆網上招聘廣告改成“只招男性”。對這種公然違法的性別歧視招聘廣告,2015年8月,高曉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惠食佳賠償精神損害,同時賠禮道歉。法院判定惠食佳實施了性別就業歧視,卻只判決對方支付2000元賠償金,並未支持高曉要求對方賠禮道歉的訴求。 2016年4月,高曉提出上訴,要求違法企業惠食佳賠禮道歉。 “而法院既然判定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賠禮道歉就應當予以支持。”
在高曉的案子之前,女性求職遭受性別歧視並法律維權已有先例。 2012年第一起性別就業歧視案立案。 2012年山西籍女大學生曹菊(化名)訴北京巨人環球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性別歧視,經過長達一年半的時間終於立案,成為就業性別歧視第一案。曹菊與被告和解,獲得三萬元賠償。
2014年,杭州又出現了一起就業歧視案件,與曹菊案以調解結案不同,這次法院直接判原告勝訴,這是大陸首例。案件是2014年女大學生黃蓉(化名)訴東方烹飪學校就業性別歧視。最終法院認定,被告侵犯了原告的平等就業權,賠償其2000元精神損害撫慰金,這是第一個勝訴的就業性別歧視案,但是沒有道歉。
2015年1月,馬戶訴北京郵政物流公司案,勝訴,被最高人民法院列為“弘揚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典型案例”,得到2000元精神賠償金——依然沒有道歉
2015年9月第一次開庭,幾位女青年來到法院為高曉打氣
企業違法成本低,歧視道歉意義大
同之前的黃蓉和馬戶一樣,高曉獲得了勝訴卻只得到了2000元的賠償,一審法院並沒有支持高曉要求對方賠禮道歉的訴求。高曉對此並不滿意,“企業違法成本太低了,失去了在餐飲行業發展的機會,對方卻只用賠2000塊,企業根本不會意識到它有錯。開庭我去了兩次,每次庭審完我心情都特別差,對方否認性別歧視,對我人身攻擊和言語侮辱,對我心裡產生傷害。”
高曉朋友圈截圖
陸妙卿說“我國司法判決整體對精神損害賠償部分都是比較低的,就業歧視中,對性別歧視的案件賠償有是相比比較低的,2000元彌補不了當事人的損失,也根本無法對企業違法產生震懾作用。被告在網上公開發布歧視女性的招聘,影響很大的,對其它招聘企業有不良的示範作用,對女性產生消極暗示,我們有權要求對方在同等範圍公開道歉,以抵消歧視性廣告帶來的不良影響。要求對方公開道歉,是有社會效應的”
就業性別歧視如此普遍,為什麼走上維權之路的女生卻如此少。陸妙卿律師說,“因為維權成本高。不是所有人知道怎麼起訴,怎麼維權,這方面沒有足夠的指引給求職者。維權過程中,花費的時間和經濟成本都很高,準備材料和庭審都要花事件,訴訟費律師費都要花錢。最後即使勝訴,獲得的補償往往也彌補不了求職者花費的成本。所以高曉站出來就有重要的意義,她為以後的女性求職者打開了更多機會。”
惠食佳是否接受二審判決結果,惠食佳代理律師馮艷艷接受新媒體女性的採訪說,公司還在商議,她也還在等公司的決定。
莫把限制當保護
《南方都市報》報導,多位廚師稱,廣州大酒樓的廚房的中餐部,女性可謂“百里挑一”。在他們眼裡,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一是有的酒樓認為女性不適合廚房工作,招聘時很少招女性,二是廚房工作太辛苦,很多女性也不願意從事這行。
對於這種看似保護,實則是對女性就業限制的行為,高曉不以為然,“廚房男人能做的我也能做,應該以我的能力來判定我能不能做,而不是因為我是女性就認為我不能做。”
“我認為這裡有個誤區,個人的選擇和機會的提供是不一樣的,社會應該給女性提供平等就業機會,女性可以根據自己的喜好和能力選擇自己從事的行業和工作,如果一個女性有能力和興趣從事一份工作,為什麼不能提供,女性自己決定,社會應該提供支持行的措施不應該提供限制性的措施。”陸妙卿說
根據“愛大廚”《2015廚師職業發展調查報告》顯示,女性廚師僅佔3.6%。 “女人只能在家無償做大廚,在家外有工資地做飯就不可以”高曉說,“希望女性不是只能在家裡做飯,其勞動能被社會承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