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個製片工人的辛酸:因為是女性,所以被歧視

一個製片工人的辛酸:因為是女性,所以被歧視

原題:一個影視工人的自白:因為是女性,所以被歧視
文:Lily 
日期:2016-09-05 16:15 
轉自:尖椒部落原創首發 工人心聲 原創(https://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7231)
編輯:紅氣球
編按: 近年,國內的創意工業蓬勃,製作微電影大行其道。可是,我們對於這些製作背後的工作人員又認識多少?他們的辛酸我們又知道多少? 一部影片由拍攝到後期製作背後需要不少影視從業員不眠不休的製作,還要應付額外的工作應酬。這篇文章帶出這些看似光鮮的影視從業員背後所面對的種種壓迫,特別是作為女性去進入這個以男性主導的工作領域,收入與待遇又有什麼不一樣?讓我們了解一下這個女性影視工作者如何道出她在經濟與性別上的壓迫。
摘要:下了班,看個視頻放放鬆,成為很多人的娛樂節目,但你知道視頻製作背後的那些人嗎?影視工作者,一份聽上去還不錯的職業,但光鮮背後,卻有數不盡的心酸。
身為一枚影視製作專業的“畢業狗”,去年剛剛從學校出來,我就去了一家長沙的傳媒公司面試。公司描述的前景十分美好:“我們是一家創意影視公司,做自己的微電影,如果你做的好,以後就是我們的主創成員之一了……”
想想自己雖然不是什麼高材生,但一畢業就能找到專業對口的工作,並且還得到重視簡直就是很了不起,所以國慶一過我就披掛上陣,抱著滿腔的熱血奔赴長沙。
掌上明珠還是“掌上明豬”?
公司剛剛起步不到一年,而上任導演揮了一揮衣袖,就留下了一堆爛攤子。所以,一切從頭再來吧。
在公司總不能乾吃閒飯,就從最基礎也週期最短的街頭採訪開始。篩選話題,換主持人,偶爾也兼個職扛著機器往外跑,跑完再馬不停蹄地回來剪片,包裝,上線,整個流程跑下來只有不超過3天的時間。待“街訪”穩定下來後,新項目微短劇也緊跟而上,尋找新鮮題材,篩選搞笑段子,繼續拍攝,剪輯,跟項目,基本也需要3到4天,然後,不知不覺,就一周過去了。
確認了短劇要每個星期出一期後,每次我回宿舍的時間永遠在晚上11點後。深夜萬籟俱寂,只有自己的影子和偶爾響起的汽車鳴笛,直到現在為止都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麼過來的。翻翻電腦硬盤,粗估計,拍攝過的素材剪輯過的片子快接近2TB了,都夠存幾百部周星馳的電影了。
可是,時間過去這麼多,留下來給我的又是什麼?每次街上來來往往匆匆而過的陌生面孔?每個月發下來扣除房租生活費只能交電話費的工資?抑或是每次加班加點後的一句:“你的努力我們都看在眼裡”?
好吧,這麼連軸轉的我,在公司眼裡,不知道究竟是掌上明珠還是“掌上明豬”?
身為女性,就必須同工不同酬?
上述天書般的文字也就是簡述我的工作要求和性質,現在來跟大家談談我的收入。
我的基本工資是2800,在長沙這座二線城市談不上高,處於中等偏低水平。沒有額外獎金(據說是有的,只是我從沒見它到過我的腰包),沒有社會保險,每天早上8:30到晚上11:30,有時候想想長沙很多行業都比我工資高、時間短。每次別人問起我的職業,說是後期剪輯,乍一聽是份不錯的職業,可實際上呢?
而且不知道為什麼,明明是同一份工作,男性和女性的工資卻有很大不同。其他不說,就說C吧,同屬攝製部,他比我早來一個月,基本工資是3500,比我足足多700塊。他拍攝,我就策劃和剪輯;他扛機器,我就扛三腳架,這工作內容也沒比人家輕鬆啊。
向上級反映過待遇不公的情況,得到的回答是:社會就是這樣,男人要做很多女人做不到的事,而且待在公司的機率更大、更穩固。翻譯成“人話”大概是:你們女人肩不能手不能提的,很多髒活累活都是男人幹,而且公司剛培養好你們,個個到年紀就結婚生孩子去了,工作不穩定工資當然不高了。
我嚇得吃了一驚,這麼個歪理也能說得一套一套的,合著熬夜通宵去策劃內容做剪輯就不是累活了?扛三腳架燈架時就不是女人了?結婚生孩子什麼的更不佔理,不管婚前還是育後,難道我的勞動付出就不能得到合理的報酬了嗎?別讓我著“漢子”的活,卻打著“因為是女性”的名義就受到不公待遇啊!
抽煙喝酒,進入決策圈的必備理由?
工作後很多應酬少不了,聚會,廣告洽談,投資合作。我不喜歡喝酒,但是有時候也無法拒絕。可是,在應酬之外的討論會,不和他們一起喝酒一起吞雲吐霧卻成為我不能進入決策圈的理由。
很多時候,我熬夜加班趕出了投標書,在還沒來得及給大boss看一眼的時候,就被告知昨天已經在一場飯局上和主演把合約簽了,劇本討論、主演確定就變成了一頓飯的事。
我想參與進決策圈,但我希望是在一個敞亮的環境裡,而不是在菸酒繚繞的地方,更不希望面對的是一種如此不平等、只能被告知的境況。
我喜歡傳媒更新換代迅速的感覺,但不希望這份高強度的工作會因為對女性的刻板印象,就拒絕讓女性受到平等的工作待遇,變成“低人一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