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網購的背後 揭開網購速遞員的真實生活 】

瘋狂網購的背後 揭開網購速遞員的真實生活 
原題:39歲快遞員猝死合泰大街 揭秘快遞員的真實生活
文:劉璽 
轉自:株洲晚報 職安健新聞(https://www.jianjiaobuluo.com/content/7952)
編輯:紅氣球
編按:近年來,網上購物發展蓬勃衍生出不同的網上購物的節日,例如:11月11日的「光棍節」,外國的「黑色星期五」(BLACK FRIDAY)及「網購星期一」(CYBER MONDAY)。在消費文化影響下,各網購供應商提供不同的優惠,以鼓吹消費。然而,在背後默默負責促成這條網購供應鏈能夠運作順暢的速遞業的工友們,他們的工作條件又有多少人能夠理解。網購消費額不斷的節節上升,亦意味著他們的工作量亦會隨之然增加。內地有記者藉一名速遞員在街道上猝死的案件,揭發速遞行業鮮為人知的工作情況及勞工待遇。

1479892381730292.jpg

11月21日,蘆淞市場,一位速遞員在等待客戶接收包裹(圖文無關)(記者謝慧攝)

株洲晚報11月22日訊(記者 劉璽)前日下午5時40分許,速遞快遞A網點員工尹某猝死在合泰大街(注:在胡南省株洲市)。
有人稱,速遞員從事的是高風險、高強度、高負荷的“三高”行業。也有人稱,速遞員是一個自由而又有高收入的“好差事”。
一邊是億萬網民的瘋狂購物,一邊是速遞公司要求的按時送達,我們熟悉而又陌生的速遞員,他們的工作狀態究竟是怎樣的?
【事件】
說完“太累”,他再也沒有起來
前日記者趕到現場時,尹某的屍體已被運走,他所騎的電動三輪車還停在路邊。
目擊者胡先生介紹,當時,尹某騎著速爾快遞的三輪車經過合泰大街,突然將車停在路邊,還坐在地上。 “他跟我說好累的,說完這句就倒了,有人很快撥打了120和110。”胡先生說,雖然市人民醫院的急救醫生對尹某進行了搶救,但未能挽救尹某的生命。
該院急診科醫生龐亞楠告訴記者,他到場時,尹某已經沒有生命跡象,這屬於猝死。尹某死因可能係最常見的是心源性猝死,也不排除急性的腦血管病病變,但具體死因有待法醫最終確定。
試用期,暫未購買相關保險
昨日上午,記者來到位於荷塘區的速爾速遞A網點了解情況。網點一名工作人員介紹,尹某是茶陵老鄉尹先生介紹來的,剛做了半個月的事,目前還屬於“學徒”。
尹先生告訴記者,尹某以前在合泰一服裝作坊打工,由於淡季沒事做了,聽說送速遞完成基本任務有3000多元工資,便來到這裡做事。
尹某的一名同事說,尹某工作很努力,每天都是早出晚歸,沒想到他竟然出了事。
對此,網點承包商李先生稱,這個月缺人,尹某是11月上旬過來做事的,由於還在試用期,他沒有為尹某購買相關保險。 “尹某身體不太好,他不是在工作時出的事,我還在和他的家屬協商,會承擔一定的經濟補償責任。”
尹某的妻子說,她丈夫今年39歲,夫妻倆育有兩個兒子,大的11歲,小的才1歲多。 “公公患有膀胱癌,婆婆有腦梗塞,今年為老人治病就花了近10萬元,家庭經濟狀況很差。”尹妻說,丈夫為了賺錢一直省吃儉用,孩子都小,現在丈夫出了事,她都不知道以後該怎麼辦。
“丈夫沒有體檢過,最近工作很辛苦,他是在工作時出的事,我想勞累過度應該是死亡原因之一。”尹妻說。
【記者調查】
速遞業普遍為承包製,購買保險者寥寥
市郵政管理局數據顯示,2015年,全市速遞網點超過100家,全年速遞服務企業業務量完成2843.02萬件,預計今年的業務量只升不降。
速遞行業中,速遞員無疑起到重要作用。但速遞員究竟過著一種什麼樣的生活?這個行業,採取了什麼樣的用工機制?
昨日下午,記者以求職者身份撥打市區10家速遞公司分部的電話,其中只有2家分部表示試用期滿後購買意外傷害險和簽訂合同,但沒有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
一家速遞公司分部的承包商朱君(化名)表示,速遞員投保率低,歸根到底是速遞企業“承包制”的結果。
“絕大多數速遞企業屬於承包製,個人花錢就可以承包一個片區,然後再僱傭速遞員進行快件的投遞。”朱君說,速遞企業不會對保險和合同做要求,而承包商屬於自負盈虧,大部分承包商為了省錢和規避風險,不願意為速遞員購買保險和簽訂合同。
不過,有承包商也有自己的“理由”。 “速遞員這個職業太辛苦,經常有人做了幾天招呼不打就走了。”一名不願透露姓名的承包商說,由於速遞員流動性太大,他只會給員工買意外傷害險,不會考慮簽合同,也不會買養老保險、醫療保險等。
對此,本報法律顧問聶煒表示,速遞承包商不和速遞員簽合同、不買相關保險,這是一種違法行為。 “沒有簽合同或購買相關保險的速遞員,如果在工作時發生交通事故或遭遇欠薪,一些承包商可能會拒絕負責。”聶煒說,對速遞員來說,這就意味著權益受到侵害。
速遞員故事】
11月每天工作16小時
馮建原(化名)今年46歲,是某速遞公司荷塘區分部的速遞員,從業時間為5年多。
馮建原說,由於網絡購物的流行,再加上“雙十一”的原因,每年11月都是最忙的。 “我平時每個月接、送100多單速遞,11月份要接、送速遞300多單。”馮建原說,11月,他每天6點多上班, 一般要工作到晚上12點,除了吃飯時間,相當於一天工作16個小時。
“由於工作量大,一日三餐只能隨便解決,再加上吃飯時間不固定、生活不規律,我和幾名老同事都患有胃炎。”馮建原說,他們的底薪非常低,而送一單速遞提成在1元左右,他和妻子都是下崗職工,兒子還在讀大學,所以想要掙更多的錢就必須拼命。
“晚上回到家倒頭就睡,由於睡眠時間不夠,早上起不來,我經常用冷水洗幾次臉。”馮建原說,有人說速遞員工資高,但他們的工資並沒有外面傳的那麼高,一般只能拿到三四千元,只有11月份才能多賺點。
“年初,我一個同事開三輪車在路上被車撞傷了,再也不能乾重活,而承包商沒有購買意外傷害險,最後賠了幾萬塊錢了事。同事是家裡的頂樑柱,他們家今後的處境會更加艱難。”馮建原說,由於速遞行業普遍是承包製,他們的勞動合同、養老保險和醫療保險都沒有,一旦工作時“出狀況”或者遭遇欠薪,維權會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