工人代表訪談錄-吳貴軍

轉自:工人訪談員

背景資料:2013年,深圳某家庭用品廠,工人因不滿工廠搬遷安置方案採取了罷工、圍堵和上街上訪的維權行為,受到政府相關部門的處罰,其中工人首席代表吳貴軍被關押371天,在相關機構的協助下,最終獲得國家賠償,並於2015年接受了我們的訪談。

人物和機構代號:
A:被訪談者:吳貴軍,男,43歲,湖南人,技術員,2004年進廠,9年工齡。
B:工人機構
C:工人機構
Q:訪談員
訪談內容(1)

Q:請簡單介紹一下自己。

A:我是2002年從老家到深圳這邊來的,當時進過五金廠、電子廠,最後進到了這個廠,在這裡待了9年多,從一個基層的員工開始做起,磨練了較長的一段時間,和工友們建立了一定的感情。因為我對圖紙和製圖這塊比較懂,後來就開始做技術員。

Q:這次維權行動的原因是什麼?

A:06年的時候,老闆在惠州買了一塊地皮,建立了廠房,就分成了深圳廠區和惠州廠區。 08年因為金融危機的影響,惠州的成本比深圳的成本低得多,同時深圳市轉型升級,把勞動密集、高污染的企業要搬遷出深圳市,它也屬於被搬遷的一個對象,所以08年以後老闆就開始做一些搬遷的準備性工作。

Q:你們是怎麼覺察到他的這些準備性工作的?

A:我們深圳廠區08年時的工人有1000多人,但是到13年我們只有400多人了,人員減那麼多,資方就在不斷做搬廠的準備。到2013年的春節過後,資方在全體的工人大會上就說,要在2013年的7月份之前,把深圳廠區全部要搬到惠州廠區。

Q:消息公佈之後,工人們有什麼反應?

A:資方公佈以後,工友們平時相互之間問得最多的就是:搬廠了,你過不過去,如果不過去的情況下該怎麼做。工友們討論這個問題的時候,大部分工友會找我商量這個問題,包括管理人員,這樣的情況下,部門與部門之間,工友與工友之間就形成了聯繫,在我們中間產生了一個一定規模的隱形的工人組織。

Q:為什麼大部分工人會來找你商量問題?

A:工友們都知道我在12年的時候和資方抗爭過,那時候我們廠裡不管吃不吃飯都扣300百塊錢的餐費,我就覺得這肯定不合理了,我沒吃你的飯,你還扣我的錢,我就把這事舉報了。老闆就對我進行報復行動,把我降到了普工,而且調崗調薪,我就不停地去找政府部門,經過2個多月的時間,最後老闆壓力比較大的情況下,又恢復了我的一切工作,恢復了我的薪資待遇,工人們就覺得你是一個非常了不起的人,老闆都拿你沒轍。

Q:隱形的工人組織都做了哪些事情?

A:4月份的時候我們搞了幾場培訓,就是對工友們進行一些意識上的培訓,B機構在這方面給我們做了大量的支持工作,而且通過B機構我們也聯繫到了C機構,他們作為我們的談判顧問,加入到我們的培訓裡面來了。
然後在4月底的時候我們成立了一個聯絡小組,每個部門都有聯絡員,這個聯絡員就是去收集工友們的意見,之後我們在聯絡員的基礎上成立了工人代表小組,這個小組在選舉的時候我就被選為首席談判代表。我們收到的消息是5月7日資方會來,來搬大部分的機器,所以我們決定5月7日採取行動。

Q:採取了什麼行動?

A:5月7日,老闆來的時候,開了大平板車,大吊車。我們按照我們的預案,當他機器裝上車,要開出廠門的時候,工友們就行動了。聯絡員起了非常大的作用,工友們還在正常上班,聯絡員就隨時觀察資方的動向,他車子一啟動的時候,就由聯絡員出面,哪一個部門工人先出去,哪一個部門工人後出去,都有條不紊地行動了。到上午十點鐘左右的時候,所有的工人都停工了,都圍到廠門口把機器攔下來了。

Q:那你們的訴求是什麼?

A:我們的訴求最重要的就是搬遷的安置方案,因為他說過7月底之前搬完的,現在已經5月了,只有2個月時間了,你的安置方案是什麼,為什麼還不告訴我們,在你不告訴我們安置方案的情況下,你在不斷地搬機器設備,這個問題你要給我們書面的答覆。
其它訴求還有高溫補貼,法定節假日工資,社保、住房公積金的補繳問題,還有我們罷工期間的工資要給我們。

Q:那你們理想的安置方案是什麼?

A:我們開會商量了一下,我們跟資方提的是2000元為基數的補償金,底線是不能低於1600的最低工資標準,無論你是管理人員還是技工,普工,都按這個計算。我們的工資都是3000多塊錢,根本不止那些,我們考慮的是資方可能會接受。但是資方給我們開出的是300,當時聽到是300塊錢,我們真的是不敢想像,這樣就形成了一個僵持。

Q:你們把車和機器攔下來,資方有什麼回應嗎?

A:5月7日行動以後,資方都是沒有回應的,政府部門也就是來看了一下就走了,解決不了問題,我們一直都在廠裡面守著,沒有出過廠門。 5月12日,廠方的一個管理人員開車過來了,想來看一下,工友們就把車子攔在裡面了,逼著資方作出承諾。

Q:這次有效果嗎?

A:雙方就在13日上午進行了談判,當時達成了一個共識,就是可以通過談判解決一些問題。但是下午的時候資方突然出了通告,說不搬廠了,你們工人假設不上班的話,就要開始處理,而且這幾天沒上班造成的損失,讓工友們賠。這樣就捅了馬蜂窩了,工友們當時就上街了,把工廠門口的一條公路堵了,和政府相關部門發生了一些輕微沖突,當時有一個工友受了傷,被送到醫院去了,其他的工友們也就被趕回廠裡面了。

Q:接下來呢?

A:第二天上午,工友們第一次去政府部門上訪,政府部門又出面做老闆的工作,資方就給我們提出要求,讓我們把那些機器設備放了。他說要我們表達一個善意,政府部門也給我們做工作,他說老闆也答應跟你們談了,已經做出讓步了,你們也要做出一部分讓步,表達一個誠意,因為那麼多平板車,費用很多的,這是不必要的損失,老闆把這些錢退出來給你們不是更好了。

Q:你們同意了嗎?

A:我們非常抱有幻想,所以我們就同意了資方提出的要求,把車放了,機器設備也放了,我們放了之後資方就沒有什麼後顧之憂了,接下來談判的時候,資方完全就變了,把工友們激怒了。經過這麼長的時間,一點結果都沒有等到,當時工友們就覺得基層的政府部門好像不起作用,要到更高的政府部門去反映情況,中國幾千年的文化傳統在裡面,他們就希望有一個包青天來處理這件事。就這樣5月23日那天,200多個工友走上街,去市裡面上訪了。

ng2

Q:這個決定是怎麼做出來的?

A:這是臨時行動,因為工友們經過17天的等待,情緒是比較急躁的,工友們相互之間就說等不到結果我們就出去嘛,有些工友的小道消息就是某某廠的工友們上街找政府部門,馬上就解決問題了,守到廠裡面是等不出來的。還有就是說愛哭的孩子有糖吃,你不鬧它就不解決,你沒有行動的話政府部門根本不給你解決的。但其實這種上街的行為都不是經過我們工人代表同意的,我們工人代表都沒有想到會去做進一步過激的行為。

Q:那你事先不知道工友們會去市政府上訪?

A:我當時是在工友們要走的時候才知道,我是考慮到風險的問題,不同意他們去上訪的,但是工友們已經等不及了,而且經過那麼長的時間的等待,代表們的威信、代表們說的話在工友中間也起不了太大的作用了,也找不到什麼理由去說服工友。這樣的情況下,工友們採取行動我們也做不了乾涉,首先我們也是工人,我們要站在工人那一面。

Q:那你也和工友們一起上街了嗎?

A:當時我和幾個工人代表一起去了,無論在哪個地方,如果需要談判的話還是要找工人代表的,不可能去找一個工友談的,所以作為一個工人代表,如果遇到什麼問題我也好出來,及時和政府部門進行溝通。

Q:上訪發生了什麼?

A:我們是從9點半左右開始走出廠門的,走了2個半小時,當快要到市政府那條路上的時候,警方在前面和後面埋伏了,他們選的位置非常好,前後都沒有人煙的,而旁邊又是一個廢棄的工地,那邊的公路是分開的,看不到這邊的情況。所以這裡面發生了什麼事,外面都是不知道的。他們就把工人們都趕到這個廢棄的工地裡面去了,最後工友們就一個一個被帶上車,後來才知道,大概被關了20多個派出所,每個派出所都關20多個。

Q:你們什麼時候出來的?

A:大部分的工友都是第二天下午放出來,還有二十多個走在前面的工友,因為和警察發生衝突,被行政拘留,基本上都關了15天左右,最後還有3位工友,包括我,另一個工人代表,還有一個女工友,被刑事拘留。他們倆30天之內都放了,我就被關了371天。

Q:為什麼你會被關那麼久?

A:有一個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只是對首要分子有作用,確定你是首要分子,這個罪對你就有用。但是不是首要分子,或者確定不了首要分子的情況下,這條罪就是不成立的。因為我是工人首席代表,檢方就認為這麼大的事肯定是我做的,他就不停地給我找證據,起訴,要判刑什麼的,但是他們擺出的證據都是推理性的,沒有一個是事實的。

Q:那你自己認可這個罪名嗎?

A:我一直堅持不認罪,因為也沒什麼罪,首先這個行動不是我發起的,第二也不是我策劃的,我只是作為一個普通工友的身份去參加這次行動。他說我是工人代表的身份,但是我這個工人代表只是在集體談判的時候才會發揮作用,沒有集體談判,或者集體談判破裂的情況下,我這個工人代表就沒有一點作用,也沒有權力去限制工友們怎麼做,也沒有義務去限制工友做什麼,我也只是一個普通的工友,工友們的行動我也有理由參加。

Q:談判的時候是工人代表身份,行動的時候就不是了?

A:我們工人代表主要的職責是負責談判,談一個好的東西給工友們,但是工友們的行動,做什麼事是工友們自己的。在談判的時候我就是工人代表,但是工人具體行動的時候,我這個工人代表就不存在了,我只是工友。我們代表的責任不是要去行動的,你加入工友們的行動只能以個人的名義,不能以工人代表的名義。

Q:這是作為規避風險的策略嗎?

A:我覺得集體行動,包括過激的行動,工人代表應該以工人的身份去參加,不應該以工人代表的身份去參加。以我的經驗來說,你要是以工人代表來參加,你就會被他們網進去。我最後為什麼會被放出來,找不到我的罪,就是我一直在堅持具體的行動中我不是以工人代表的身份參加的。

Q:是不是可以說工人代表對工人的行動是失控的?

A:我們也希望工友們採取行動來支持我們,但還是希望工人的行動能在工人代表的組織下進行,這樣工人代表就會有一個把握度,哪些可以做,哪些不可以做,跟資方去談的時候有些籌碼在裡面。我們沒有把握住工人的行動也跟我們沒有積極地走入到工友中間去了解一些具體情況有關,到23日的時候我們的信息都是不暢通的,而且我們也沒有去評估會不會發生事情,一旦真的發生那樣的事情,我們也就傻了,我們也不知道怎麼去做。

ng1

Q:請談談你被關押期間的情況。

A:剛開始進去情緒還是比較低落的,不知道外面的信息,裡面的環境比較差,精神是非常崩潰的,進去沒多久,我的律師就進去了,跟我進行了一個溝通,跟我說外面的情況,這樣我的心裡就有一點底了,比較穩了。但是37天以後,這是一個節點,37天不能出去,可能就長期要待下去了,那個時候心裡就非常猶豫糾結。剛好那時候朋友寫信,他們號召一人一封信,一人一張明信片,不斷給我寫信,對我觸動非常大,讓我堅持下來。

Q:你們進去之後外面的工人發生了什麼?

A:當時我們被抓了,資方就站出來了,提出給400元補償金,工友們在派出所關了一夜,受到的打擊影響還是比較大的。還有就是工友們希望這件事盡快完結了,我們就會被放出來的,所以他們被迫接受了那個條款,接受了400元就走了,最低工資標準都是1600元, 400元就跟打發叫花子一樣的。

Q:所有人都接受了這樣的安置賠償方案?

A:是的。

Q:最後你申請國家賠償獲得了成功?

A:8月底、9月初的時候,賠償了74000多。

Q:你怎麼看待?

A:這個國家賠償不見得是我一個人的,屬於所有工友的,而且這只是一種方式吧,在裡面受了一年多的苦,金錢根本賠償不了的。

Q:後悔過嗎?

A:我出來的那天,面對來接我的工友們和機構的人,我就說我不後悔。雖然付出了那麼多,但是我得到的也不少。

Q:得到了什麼?

A:自己的交際圈拓廣了,認識了許多的朋友,包括媒體的,機構的,而且我的思想和價值觀念都發生了很大變化。

Q:哪些思想轉變?

A:原先我是一個毛左,以為社會是非常美好的,就是說要通過自己的努力實現共產主義社會,我都會看一些社會主義方面的書,包括毛主席語錄,文選等,我喜歡看那些。但是通過這件事,我就覺得什麼主義都只是空談,什麼主義都解決不了現在工人面臨的問題,所有主義都是一塊為自己謀取利益的遮醜布,只有真正的工人壯大起來,工友能夠在這個社會上站立起來,主宰自己的時候,這才是最重要的,所有的主義、理想都是空談,都不能代表這個社會。

Q:工人如何才能真正壯大起來?

A:中國的工人運動沒有成為真正意義上的工人運動,現在在工廠里工作的工人,個別年前還是在農田裡種莊稼的農民,今天馬上就成為工人了,所以他們小農的意識還比較嚴重,這也是對我們的一大考驗。我們去做的一些事,就是要讓他們的這些小農意識拋棄掉,真正看待自己就是一個工人,他們自己的權益是不能被剝奪的。

Q:很多人或者機構都把你看作是工人英雄,你怎麼看待?

A:我就覺得自己本來就是一個普通的工人,也是一個普通的工人代表,只是在一定的時間,一定的節點,發揮了自己的作用,成為一個聚焦點,這些東西完全不是我自己的努力所作出來的,只是在一定的時間節點和社會背景下反襯出來的,跟我的實力不成正比的,我就覺得要不斷地去學習。

Q:有想過如何來保護工人代表嗎?

A:我覺得要從法律上來明確工人代表的權限和責任,就是說工人代表在某些情況下有些權利,某些情況下承擔某些責任,在某些情況下有一個免責。

Q:你在做工人代表時比較困難的事情是什麼?

A:主要就是工友的組織和團結,工友們都七嘴八舌的,有的工友要這樣做,有的工友要那樣做,這種意見很難形成一致,就要考驗你把各種不同的意見綜合起來,而且要給工友們去分析講解,把所有的聲音都統一成一種聲音,這是非常非常難的。然後資方就會不停地做一些分化的工作,他會通過上下級的關係,通過老鄉的關係,不斷給你壓力,誘惑,許願。所以把選出來的工人代表和工友團結在一起也是非常困難的事情。
還有就是遇到危機情況下的處理能力也是非常大的考驗,因為行動中,所有的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的,如何去面對突發事情,這個也是非常困難的,因為好多事情都不是你想像中的,有些事情你想不到的時候突然之間就發生了。

Q:資方有私下拉攏你嗎?

A:他通過一些渠道找到過我,讓我辭工之後給補償啊,通過我的親戚,要我單獨的去辦公室和他談,我都拒絕了。這樣背地裡去談,就可能被分化,你進去了以後,他就可以跟工友們說我壞話,行動中最不容易被信任的就是單獨行動的人。

Q:有沒有總結過一些經驗或者教訓?

A:第一個你不要輕信資方口頭的承諾;
第二就是你的籌碼非常重要的時候,不要輕易地拋出去,否則資方得到利益就不理你了;
第三個就是工人的具體行動要在工人代表的掌控之下;
第四就是工人的組織能力要加強,無論工人代表出現什麼問題,後面的人要馬上站出來,不能因為抓了幾個人就感到膽怯,就要退了,我們不能退,永遠要堅持下去;
第五就是我們在選工人代表的時候要分梯隊來,第一梯隊,第二梯隊,不要第一梯隊被打壓了,後面就沒有了;
第六就是我們在行動的時候,我們要自己開展一些工友的活動,不能每天沉悶悶的坐在那裡,非常沒有意義,工友們就在那裡睡覺,心裡也是很煩的,組織工友們搞一些節目,就是每天要給工友們一些事情去做,這樣的情況下工友們才不會沉悶下去,會有信心。

Q:目前在做什麼事情?

A:目前發起成立了一個新公益的工人服務機構,主要做工人代表的培訓,工人記者的培訓還有協助一些集體個案。

ng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