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晗:為工人維權將是我畢生事業

孟晗:為工人維權將是我畢生事業

文:中國勞工通訊中文網記者

2013年8月19日,孟晗和11名保安因參與維權行動,爭取依法應該享有的同工同酬待遇以及要求用工單位依法按所在地標準為職工繳納社保,被警方以涉嫌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刑事拘留,後在今年4月分別被判罪名成立,其中3人被判處有期徒刑9個月,6人被判處有期徒刑8個月,3人免予刑事處罰,有5名保安表示會提起上訴。

“如果要說有什麼工人情懷的話,我作為國企職工開了17年的船,也算有那麼一點吧,”孟晗說道。老家在湖北的他早年供職於宜昌長江航務管理局。上世紀90年代,他國企改制大潮中下崗,後四處輾轉,直到2010年才來到南方落腳。

“我當時除了開船也沒什麼技術,只能找些保安類的工作,10年6月時剛好廣中醫附屬醫院在招人,一看這麼大的事業單位,離家又近,就興高采烈地去了,哪知是上了賊船啊,”孟晗笑道。 “在社會上摸爬滾打這些年,多少積累了些經驗,也對勞工法之類的也有所了解,所以入職沒多久就發現了這份工作有問題。”

入職三個月後,孟晗就組織了60多名跟他一樣以“外保”身份被過勞務公司派遣到醫院的保安員,向院方提出“同工同酬”和“加入工會”等要求。雙方你來我往幾個回合後,院方還是拒絕他們加入工會,但這60多人都贏得了包括年度旅遊和過節費在內的,與工會會員相同的福利。

meng


“我的工人意識也許就是從那時開始覺醒的吧,這段時間以來我的工友們,甚至是醫院的員工對我各項能力的認可讓我知道,我可以為工人這個群體做更多事情。”孟晗說。

時至2013年,醫院突然宣布解僱該院100多名護工,這成為後來“520事件”(即廣中醫醫院護工和保安聯合維權事件)的導火線。而孟晗作為首席談判代表,與期間為工人們提供免費法律援助和集體談判培訓的廣東勞維律師事務所主任,後來成為自己辯護律師的段毅有過多次接觸。

“他是我一生中最敬佩的人之一,”酒過三巡後,孟晗紅著眼睛說道。 “我最早是從一檔電視節目上認識的段律師,當時我就覺得他能放棄掙大錢的機會,為工人打官司,我為什麼就不能對我現在的生活作出改變呢?我也要開始對自己所處的群體——工人,和這個社會負起更大的責任,實現更高的人生目標。”

“可能是因為我們年齡相近的關係吧,我跟孟晗之間其實沒有過太多太繁瑣的溝通,許多事大家心照不宣就都明白了。”段毅稱,“孟晗能成為首席代表除了因為自己的鬥爭精神和能夠了解到團結的重要性之外,是因為他還有成為工人領袖的素質,也就是堅韌不拔的意志和繼續學習的能力。”

在出獄當天的歡迎會上,孟晗眼含熱淚對在場工友們表示:“只要大家還信任我,老孟一定繼續做你們的代表,維權到底!”

現在的他對目前的形勢有了自己的判斷,對未來也有了更長遠的打算:“雖然我們12個人被關了幾個月,案子也仍處在上訴階段,但這場勞資戰鬥本身其實已經以工人的勝利結束了。首先,跟我們一起維權的護工們已經從醫院那裡拿了總額四百萬左右的賠償金,另外現在院方也同意給予部分保安經濟賠償,這從道義上等於承認了自己理虧。接下來我要做的就是接受集體談判和法律知識的更系統的培訓,以帶出更多的工人領袖,在有生之年把自身的潛力發揮到極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