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實施後,你可能面臨的N種“死法”

【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實施後,你可能面臨的N種“死法”】

文:NGOCN/鹿柴

根據鳳凰網去年的報導,在中國長期活動的境外非政府組織有1000個左右,加上開展短期合作項目的組織數量,總數可能多達4000—6000個。每年通過境外非政府組織流入中國的活動資金可達數億美元,其活動範圍涉及扶貧、助殘、環保、衛生、教育等20多個領域。

中國公益起步晚,整體窮,不少的本土組織,都是在境外捐贈的支持下逐漸發展起來的。新出台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管理法》二審稿(下文稱“新法”)公示後,公益圈都特別重視,看法規那麼dry,讓筆者來直接為你盤點,新法實行後,你可能面臨的N種死法:

國際NGO通常被認為高大上,是公益圈求職就業熱門選項之一,新法實行後,這些職位恐怕就不再是吃香了,工作量劇增,分分鐘還招不到人,忙死啊!

die n times


1.工作量劇增

按照新法,境外NGO臨時活動每年一申,而設立代表機構五年就得重新申請一次,並且代表機構實習“雙主管”制度,除了要找業務主管,還得到公安部門登記,稍微挪一挪,就得這個主管同意,那個主管備案,活動前各種申請,活動完各種遞交材料——一個活動稍微多點的機構,估計每年光是跑行政事務,都得跑爛幾雙鞋。

2.事多就招人吧!

事多沒辦法,那就多招點人吧,naive!新法規定,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在中國境內聘請工作人員或者招募志願者,應當委託當地外事服務單位或者中國政府指定的其他單位辦理。 (32條)

不知道那些招募國內志願者出國遊學+志願服務的機構要怎麼辦……

3.算了不招了,都從歪果(外國~)過來可否?

境外非政府組織代表機構中的境外工作人員的比例不得超過工作人員總數的百分之五十。 (35條)

是的,不能。

4.忙也得上,中國公益市場那麼大不能放棄!

除國務院另有規定外,境外非政府組織及其代表機構不得在中國境內進行募捐或者接受中國境內捐贈。 (23條)

收不到捐款就算了,還有可能出現以下情況:某國地震救援隊救在雲南瓦礫中救出了被困10天的災民,路人送救援隊員一瓶水,被救者親人送一隻雞蛋?不行,中國法律將禁止境外NGO及其代表接受中國境內捐贈。

5.不在國際NGO工作就沒事?

對不起,只要你有涉外項目,國際NGO幹不了的活,你也得幫著幹,你還跑得了?

新法規定,中國境內個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不得接受未登記代表機構、未取得臨時活動許可的境外非政府組織的委託、資助,代理或者變相代理境外非政府組織開展活動。 (38條)

無需諱言,現在政府和國內的基金會願意支持倡導工作的少之又少,一刀切斷,又不知道有多少倡導型機構餓死。加之,新法中還有一條,境外非政府組織不得資助“政治活動”,否則吊銷、取締、拘留(5條、59條),什麼是“政治活動”,這兩年的風聲鶴唳讓人越發摸不著頭腦。做倡導的小伙伴請自求多福。

境外非政府組織不得從事或者資助營利性活動(第5條),那社會企業怎麼辦?這個概念這兩年在國際上大熱,也慢慢的傳到國內,最近還有一些關於社會企業的大型活動:前陣子社會企業之父尤努斯才到中國來,弄了一個“格萊珉中國”計劃,推動市場方式解決社會問題,你說這還咋繼續辦? 6月份在北京舉辦首屆社會企業與社會投資論壇年會,Cliff Prior(社會企業家基金會UnLtd的CEO),你還來嗎?

新法全文最關鍵的一個詞就是“活動”:境外非政府組織在中國境內開展活動,應當通過依法登記的代表機構進行;未登記代表機構需要開展活動的,應當事先取得臨時活動許可。

境外非政府組織未登記代表機構、未取得臨時活動許可的,不得在中國境內開展活動,不得委託、資助中國境內個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在中國境內開展活動。 (第6條)

活動是什麼意思?整部法律對“活動”沒有界定。投資,採購,貿易,服務算活動嗎?仔細想想,以下情況分分鐘發生:

比如,一家英國醫院到上海採購醫療設備,上海公司要識別英國醫院,到底是營利利還是非營利機構,才敢簽合同?

上海出租車司機,接客人從機場到酒店,先要問:你是外國ngo嗎?是的話,對不起,拒載

餐廳接待一桌客人,先要做身份識別,ngo?對不起,不能接受委託,開展烹飪活動

通過識別身份類型來區別對待,這難道是在“歧視”ngo?

每年都有一些國外基金會面向全球提供訪問、遊學、獎助學金的項目,自然也覆蓋中國大陸,新法出台後,要在中國發獎學金,他們首先得:1.(取得五年資格)去業務主管申請開設代表機構資格,再去公安部門登記2.年度計劃、財務、稅務等細節一個都不能少3.派一個首席代表4.境外工作人員不得超過50%,得再委託當地外事服務單位或者中國政府指定的其他單位找一個員工……唉唉你別走啊,我還沒說完,還有取得一年活動資格的辦法,聽我說,我要獎學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