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首宗跨性別就業歧視案 黔法院裁定不涉歧視

編按:2008年,跨性別人士W小姐就婚姻權提出司法覆核後,跨性別身份認同才更為香港社會所認知。8年過後,本地跨性別人士在生活、就業等各方面仍然困難重重。在中國大陸,最近就有一宗涉及性小眾權益的案件在法院判決。貴州法院上週審理了全國首宗跨性別職場歧視案,女跨男的原告人被部門經理指責打扮「不健康」後,受聘一週即遭解僱。法院裁定公司解僱違反勞動法,須向原告作出賠償,但認為當中並無歧視性小眾的成分。


貴州地方法院近日就一宗跨性別就業歧視案作出一審宣判,認定原告C先生(化名)勝訴,並裁定其僱主辭退他違反勞動法,應支付經濟賠償。不過法院同時認定,僱主辭退原告並不涉及歧視。

據法新社、《紐約時報》中文網、上海「澎湃新聞」等多家媒體綜合報道,現年28歲的C先生(化名)是一名跨性別人士,生理性別為女性,但自我心理認同性別為男性。2015年4月,他在貴州省會貴陽的慈銘體檢中心工作了一週試用期後被辭退。C先生稱,人力資源部門經理曾抱怨他的穿著像個男同性戀者,認為這對一名健康檢查公司的僱員來說看起來「不健康」。C先生認為慈銘對他的辭退是出於對性少數群體的歧視,單方面與他解除勞動關係的行為違法。他於2016年3月向當地勞動仲裁委員會提出申訴,要求獲得經濟賠償以及書面道歉。同年5月,勞動仲裁委員會要求公司向C先生支付402.3元人民幣的試用期報酬,但認為C先生沒有被公司錄用是因為不符合錄用標準,拒絕了他要求的加付2000元月薪和向他道歉的要求。C先生不服仲裁結果,後向貴陽雲岩區法院狀告慈銘體檢中心,要求慈銘支付其7天工資以及經濟賠償2000元。

2016年12月30日,C先生收到了雲岩區法院於12月18日作出的民事判決書,判決慈銘支付C先生工資483元、經濟賠償金1500元。判決書顯示,慈銘違反勞動合同法的規定解除與C先生勞動關係,應按照經濟補償金的兩倍向原告支付賠償金和相應經濟補償。判決書還稱,雖然C先生提供的錄音顯示,慈銘員工楊某與他的談話涉及對其跨性別身份的質疑,但楊某未出庭接受雙方質訊,而且楊某作為被告單位普通員工,其言論不能代表單位意見,因此,法庭拒絕原告指被解僱反映公司歧視其跨性別身份的說法。

對於法院的判決結果,C先生的代理律師黃沙1月3日晚間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電話採訪時表示:「從勞動層面來說,我們會接受這個結果。如果對方沒有上訴的話,這個判決就會生效。可是有點遺憾,它在認定單位辭退原因方面,沒有認定是因為跨性別身份認同歧視。所以我們後面會採取一些法律措施,讓單位對勞動者有一個賠禮道歉的法律行為。」

黃沙律師介紹說,C先生最初到慈銘體檢中心求職的時候,跟他入職後的穿著打扮是一致的,都是穿著男式西裝,在申請表格上性別一欄空著沒填。黃沙律師認為,慈銘應該是把C先生當作男性員工般聘請,但是後來仔細查看身份證等資料時,發現C先生生理性別為女,便因對跨性別人士的歧視,而解僱了他。

C先生1月3日晚間接受自由亞洲電台記者電話採訪時透露,他曾隱藏自己的男性心理認同,做過電視台記者和保險公司的高管。到慈銘體檢中心工作,是他公開自己跨性別身份後的第一份工作,而在被慈銘辭退後,他一直沒能找到新的工作:「後面找了幾次工作,沒有找到。公開了自己的身份,但是沒有人用我。全國有一個人事網,估計我進了黑名單,任何人一搜我的名字,可能都用不了。這是我自己想的。(記者:現在生活來源怎麼辦?)現在父母給一些錢。」

《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稱,C先生的案件是中國首例涉及工作場所跨性別人士歧視的案件。關注該案的廣東跨性別人士姍姐1月3日晚間向本台記者表示:「從反歧視的角度來說,可能並不能算是勝利。因為法院並沒有認定這是一個歧視。」

法新社1月3日報道,中國大城市近年來對同性戀、雙性戀、跨性別(LGBT)群體的接受度有所提高,但傳統思維仍然盛行。性少數群體認為他們仍面臨廣泛歧視,並試圖通過訴訟重奪他們應有的權益。《紐約時報》中文網報道,近年來中國有不少涉及性別和性取向的訴訟引起公眾注意,但多數案件的結果均讓運動人士感到失望。去年9月,一名同性戀女性因教科書將同性戀稱為疾病而起訴教育部,被北京法院駁回。去年4月,湖南省法院駁回了一對同性戀伴侶的結婚要求。

相關報導:
中國首宗跨性別就業歧視案宣判

原題:貴陽跨性別就業歧視案宣判:違法辭退,但不涉歧視
原文: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紅氣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