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親要找婦聯主任——一個民工被催婚的小故事

編按:由村裡到都市討拼的小伙子,換過幾份工作,跑過數個城市,眨眼間三十而立。臨近年關,尚未娶妻又賺不得幾個錢,惹來家人埋怨。然而農村男女比例失調,討不到老婆的大有人在。網名「留芒」的民工向尖椒部落投稿,訴說他被母親串聯村裡的婦聯主任,為他安排相親及催婚的故事。


媽媽昨晚又打電話了,而且還連續打了兩個,這是一個星期裡的第二次給我打電話了。在晚上七點鐘的時候我還在忙著工作的事兒,所以也就沒接,八點多又打來了一個,等九點多下班過後我立即回了過去。因為平常媽媽幾乎一年裡從不打電話給我,哪怕是我兩個月沒往家打一個電話後,接到的第一個電話媽媽會問「怎麼那麼長時間沒打電話」,家裡也還是沒有給我打來。

但這次不同,一通電話媽媽就說「票訂到了嗎?什麼時候回家?」其實沒聽到這番話的時候我以為還是媽媽在家裡不怎麼懂手機,無意間碰到撥號鍵了呢。因為之前僅有幾次家裡打電話過來也都是這種情況。我前幾天手機搶票搶了好幾次都沒有成功,隨後聽朋友說後換了一個搶票軟件,還真搶到了一張,雖然沒座,但也別提當時有多高興了,瞬間還徬彿以為自己和家只隔了一張火車票呢。我說「票訂到了,是臘月二十七的,公司忙,提前請不了假。」

接著媽媽說到「村裡的巧蘭給你說了個對象,還是縣城的,那家有兩個女兒」。「巧蘭是誰?」我不禁問到。其實像打開這樣話題的時候,我顯然還是更願意聊一下鄉裡鄉親的瑣事。聽到媽說「她是以前村裡老書記家的小兒姨婦兒,現在是村裡的婦聯主任。」我差點大吃一驚,村裡還有婦聯主任?在我想象中那好像這是只有城市才有的。怎麼,我們村現在發展的那麼神速,都有婦聯主任了。

我這婚事,婦聯主任都跟著操心了。我問媽說「她是村裡婦聯主任?平常都忙些什麼啊?」媽媽說道「你別管人家忙什麼了,你不瞅瞅你自己多大了,都三十了,還不下功夫好好找。上次你表姐給你介紹的,有聯繫嗎?」我對這一類的問題是聽到都有點兒怕,因為真不知道怎麼回答,我說「嗯嗯 有聯繫啊,聊的還不錯呢!」其實媽媽也似乎猜到了我在撒謊,無奈的說道「真替你發愁,那麼大不找對象,你有沒有想過外人會怎麼說?你是只顧著自己。自己條件不好,還不主動點兒?」這樣的話這幾年我聽得是越來越多了,一下就能把我拉回現實的大牆下,一種自責又無力的感覺會湧上心頭,但也只能輕輕地說著「知道了, 知道了。」

媽媽也略帶埋怨的口氣說「你是不知道 ,過年前有可多女孩子都回家早,說媒提親的又多,這些日子就像是農忙收麥子一樣,晚一天說不定就是耽誤一年啊!你一年到頭在外邊也沒見掙到什麼錢,也不知道整天忙什麼,還說什麼請不了假。」是啊,忽然想到這一年來還真不知道自己都忙了些什麼,跑了兩座城,換了幾份工作,這都年關了,錢也沒剩多少,還真是令人發愁的事啊。

近些年每到過年我都會茫然,要操心提前訂票回家,還要過了初五六就訂票出來,都不知道回家的實質意義是什麼了。到家不外乎就是跟著媒人去相親,明不知道一切沒什麼可能,也不得不跟著跑跟著見。浪費飯錢煙錢不說,主要是浪費時間。這還成了新時代農村青春男女的一大特色。在男女比例嚴重失調的當下,這是一個日漸嚴峻的問題。

眼看這樣拖下去我的年齡越來越大,家裡就說「無論怎樣,找對象結婚是首位,沒錢可以借,再怎麼難都要借夠過小禮過大禮結婚辦喜宴的錢。」我想到了上學的時候,大部分農村的父母也都會對子女說「只要你好好學,能考上大學,就算是砸鍋賣鐵也要供你上大學」的寄語。我們都在這卑微的無力感中一代代顫巍巍的行進著,上了大學的也沒見改變什麼大命運,和沒讀書的一樣在農村與城市間奔波掙扎著,生活一如既往的盲目。

疼痛時而還充滿幻想。慢慢的從家是港灣變成了家是現實的競技港,看哪一艘船大,哪一艘跑得快。城市倒像是個避難所,得以短暫的逃避著熱烈青春與殘酷現實帶來的陣痛和麻木。不知道是該慶幸還是絕望,這都快成了一個不要英雄的時代,只有戲子與小丑在運氣的舞台上表演著拙劣而滑稽的把戲。省人大代表,市委書記,前一刻還是為人民服務的孺子牛,後一秒就穿上了囚衣成為千夫指。

各大選秀節目也是瘋狂至極、娛樂至死,兩億多一線工人的所思所想難道就是由他們幫我們代言?滑稽!滑稽至極!什麼名校的,專業的,草根有夢的,不過是一場場換湯不換藥的幼稚把戲。那些慾望的,外表光鮮的,所謂夢想實現就立馬改變人生軌跡的事跡,只會助長那些錯位的污穢的思想滋生,貧窮更加貧窮,富裕的更肆無忌憚,導致了一出出聽來讓人震驚的人間悲劇。

我思維飛旋著,聽媽媽說家長里短只是「嗯嗯」的應和著。半個小時過去了,媽媽又一次的說「你可得加緊了,聽說鄰村的一個過年就結婚了,前幾天男方家人去過大禮,本來女孩對男孩說不要的,男方家人怕不給不好看,帶了兩萬過去,結果女方家人嫌少不接,還說帶不夠八萬就取消婚期。只得東借西湊,錢夠了再去過禮。你得好好乾,錢該花的花,不該花的要省著點兒。」 我「嗯嗯,知道了」的說著,心裡不禁一片唏噓,賺夠媳婦的錢,差太遠了。最後我也安慰道「我知道了媽,能早點回去我會提前的,我會把握機會。」

掛了電話,已是十點多鐘。夜色在北京城蔓延著,我在霧靄中想不到自己的明天,還是洗洗睡,養好精神,明天才好為這虛無的生活繼續奮鬥……
原題:相親都找婦聯主任了,老母親實在是高!
原文:尖椒部落
編輯:紅氣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