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東•烏坎】烏坎村9村民未能上訴 未經二審被轉送監獄

【廣東•烏坎】烏坎村9村民未能上訴 未經二審被轉送監獄 
原題:烏坎村9村民未經二審被轉送監獄
編輯:紅氣球
編按:9位烏坎村村民因聲援民選村委會主任村長林祖戀被捕,並在去年12月底被裁定”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非法集會”等罪名被判入獄2至10年。最近,9位村民欲提出上訴,但其中一名村民的兒子當局未經二審便把村民從看守所轉到監獄扣押,並沒有對家屬作任何通知,認為當局想剝奪村民的上訴權。另外,亦有村民的家屬被當局騷擾。
廣東陸豐烏坎村9位村民,去年底被法院以“擾亂社會秩序,非法集會,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等罪名,判刑2至10年。今年1月中旬,當局在未經二審的情況下,就會他們從看守所轉往廣東韶關的武江監獄羈押。被判刑村民莊松坤的兒子莊烈宏23日告訴記者,9位村民在法庭上不服判決,提出上訴,但當局剝奪了他們的上訴權利。
備受關注的陸豐烏坎村魏永漢,莊松坤等9位維權村民,去年12月26日,分別被以“聚眾擾亂社會秩序,非法集會,遊行,示威,聚眾擾亂交通秩序,妨害公務,故意傳播虛假信息“等罪,一審判處9人全部罪成,分別判刑2至10年。莊松坤的兒子,現流亡美國的莊烈宏1月23日對自由亞洲電台表示,本月15日左右,他的父親等被告人在提出上訴後,仍被當局從看守所轉到監獄:“15日,16日這一兩天被轉移到韶關武江監獄。到現在他們都沒有什麼文件通知我們家屬。估計另外8位村民也是同樣被轉到監獄去了“。
莊松坤被法院以“聚眾擾亂交通秩序罪”判處三年徒刑,他當庭提出上訴。莊烈宏說,當局剝奪了他父親的上訴權利:“我給我爸爸請的律師都沒有起到幫我爸爸上訴的作用。當時12月26日被宣判的時候,這9個人在庭上,全部表示都不服這個判決,當場都提出要上訴
莊烈宏還說,最近公安人員每天到他家,騷擾他的母親:“最近,政府和派出所人員經常到我家去騷擾我媽,幾乎天天去。問我們的親戚方面有什麼人,包括我堂兄弟,堂姐妹,還有表兄弟,表姐妹。我媽不願意告訴他們,他們就威逼我媽告訴他們“。
本台對此致電烏坎村民查詢,但他們對此表示,不能接受記者採訪。
莊烈宏還說,其中一位被判刑的村民吳芳的兒子,曾指示要律師提起上訴,但遭到公安和政府人員登門阻撓,並逼迫其在承諾書上簽字保證不聘請律師。 ,不少烏坎村民迫壓壓力,已經放棄為家人上訴。
烏坎村民維權最初爆發於2011年,被認為是中國基層民主的里程碑。因不滿土地被私下買賣,烏坎村數百村民多次示威,遊行,並爆發大型沖突。其後,村民投票選去年6月18日,林祖戀被警方帶走,大批村民連續80多天遊行抗議。約三個月後,林祖戀被以受賄罪判刑3年零1個月。 9月13日,防暴警察衝入烏坎村抓捕抗議村民,陸豐市警告繼而宣布通緝魏永漢,洪永忠等五人。
關注烏坎事件的安徽前檢察官沉良慶對陸豐當局不顧法律程序,未經二審就將9名上訴人轉送監獄表示,當局此舉違反了刑事訴訟法有關規定,是藐視法律的行為:“這種做法即使從中國的刑事訴訟法規定的程序來講,它也是明顯不合法的。警方敢這樣做,一方面反映了它對法律的藐視,另一方面,這是一種政治打壓。早在審判之前,早已定下來。審判只是走個形式。所以它現在乾脆就把這張皮撕下來了,直接判刑之後,把你送到監獄去了。
今年1月14日,中國最高法院院長周強在全國高級法院院長會議上,要求各級法院做好意識形態工作,堅決抵制西方“憲政民主”,“三權分立”,“司法獨立”等錯誤思潮影響,要旗幟鮮明,敢在亮劍,堅決同否定共產黨的領導,詆毀中國特色社會主義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錯誤言行作鬥爭。沉良慶認為,烏坎村民的上訴權利被剝奪,與周強的言論如出中。
特約記者:喬龍責編:石山/寇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