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乌坎】乌坎村9村民未能上诉 未经二审被转送监狱

【广东•乌坎】乌坎村9村民未能上诉 未经二审被转送监狱 
原题:乌坎村9村民未经二审被转送监狱
编辑:红气球
编按:9位乌坎村村民因声援民选村委会主任村长林祖恋被捕,并在去年12月底被裁定”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等罪名被判入狱2至10年。最近,9位村民欲提出上诉,但其中一名村民的儿子当局未经二审便把村民从看守所转到监狱扣押,并没有对家属作任何通知,认为当局想剥夺村民的上诉权。另外,亦有村民的家属被当局骚扰。
广东陆丰乌坎村9位村民,去年底被法院以“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等罪名,判刑2至10年。今年1月中旬,当局在未经二审的情况下,就会他们从看守所转往广东韶关的武江监狱羁押。被判刑村民庄松坤的儿子庄烈宏23日告诉记者,9位村民在法庭上不服判决,提出上诉,但当局剥夺了他们的上诉权利。
备受关注的陆丰乌坎村魏永汉,庄松坤等9位维权村民,去年12月26日,分别被以“聚众扰乱社会秩序,非法集会,游行,示威,聚众扰乱交通秩序,妨害公务,故意传播虚假信息“等罪,一审判处9人全部罪成,分别判刑2至10年。庄松坤的儿子,现流亡美国的庄烈宏1月23日对自由亚洲电台表示,本月15日左右,他的父亲等被告人在提出上诉后,仍被当局从看守所转到监狱:“15日,16日这一两天被转移到韶关武江监狱。到现在他们都没有什么文件通知我们家属。估计另外8位村民也是同样被转到监狱去了“。
庄松坤被法院以“聚众扰乱交通秩序罪”判处三年徒刑,他当庭提出上诉。庄烈宏说,当局剥夺了他父亲的上诉权利:“我给我爸爸请的律师都没有起到帮我爸爸上诉的作用。当时12月26日被宣判的时候,这9个人在庭上,全部表示都不服这个判决,当场都提出要上诉
庄烈宏还说,最近公安人员每天到他家,骚扰他的母亲:“最近,政府和派出所人员经常到我家去骚扰我妈,几乎天天去。问我们的亲戚方面有什么人,包括我堂兄弟,堂姐妹,还有表兄弟,表姐妹。我妈不愿意告诉他们,他们就威逼我妈告诉他们“。
本台对此致电乌坎村民查询,但他们对此表示,不能接受记者采访。
庄烈宏还说,其中一位被判刑的村民吴芳的儿子,曾指示要律师提起上诉,但遭到公安和政府人员登门阻挠,并逼迫其在承诺书上签字保证不聘请律师。 ,不少乌坎村民迫压压力,已经放弃为家人上诉。
乌坎村民维权最初爆发于2011年,被认为是中国基层民主的里程碑。因不满土地被私下买卖,乌坎村数百村民多次示威,游行,并爆发大型冲突。其后,村民投票选去年6月18日,林祖恋被警方带走,大批村民连续80多天游行抗议。约三个月后,林祖恋被以受贿罪判刑3年零1个月。 9月13日,防暴警察冲入乌坎村抓捕抗议村民,陆丰市警告继而宣布通缉魏永汉,洪永忠等五人。
关注乌坎事件的安徽前检察官沉良庆对陆丰当局不顾法律程序,未经二审就将9名上诉人转送监狱表示,当局此举违反了刑事诉讼法有关规定,是藐视法律的行为:“这种做法即使从中国的刑事诉讼法规定的程序来讲,它也是明显不合法的。警方敢这样做,一方面反映了它对法律的藐视,另一方面,这是一种政治打压。早在审判之前,早已定下来。审判只是走个形式。所以它现在干脆就把这张皮撕下来了,直接判刑之后,把你送到监狱去了。
今年1月14日,中国最高法院院长周强在全国高级法院院长会议上,要求各级法院做好意识形态工作,坚决抵制西方“宪政民主”,“三权分立”,“司法独立”等错误思潮影响,要旗帜鲜明,敢在亮剑,坚决同否定共产党的领导,诋毁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法治道路和司法制度的错误言行作斗争。沉良庆认为,乌坎村民的上诉权利被剥夺,与周强的言论如出中。
特约记者:乔龙责编:石山/寇天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