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清潔工工作待遇調查:工時長、休假少、一請假就被辭退

內地清潔工工作待遇調查:工時長、休假少、一請假就被辭退
原題:媒體調查保員休假:有人工作4年沒休假,一請假就被辭退
文:付啟夢(華商報)
編輯:紅氣球
編按:快要到農曆新年,內地各地大多的農民工都從城市紛紛趕上春運的列車,回到老家度過一年一度的春節。可是,在城市街道上默默工作的清潔工卻連這個一年一度回鄉的機會也很難得到。內地媒體最近做了一份《保潔員休假狀況報告》。這份報告發現保潔員大多都受長工時、休假少的問題困擾。調查發現,他們大多都是長年無休,若每月請假多於4日也要寫報告。由於長工時,他們需要日以繼夜地去工作,早已令他們沒有剩餘的時間去照顧家人及料理家庭。他們被稱為“城市的美容師”把他們的勞力奉獻在城市,卻沒有時間去打理自己的自己的小家,更要受盡別人的歧視。
華商報1月16日報導,清潔工總是被稱為“城市的美容師”,他們冬歷嚴寒夏經酷暑,披星而出戴月而歸。他們熟悉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可對於“休息日”卻顯得這般陌生。
據了解,我國每年法定假期有115天,但西安的不少清潔工每月輪休4天都很難,很多甚至全年無休。記者調查發現,清潔工嚴峻的休假狀況與規定落實不力、僱傭體制不健全有很大關係。
近日,華商報記者走訪了西安市城區50位城市街道清潔工,在談及休假時,他們都顯得有些忌諱,但言談間又流露出渴望。據了解,他們大部分全年無休,有的只是享受名義上的輪休。
請假被辭退
4年沒休假,請一個月假照顧重病哥哥被辭退
1月11日,在西安市勞動路附近一銀行門口,華商報記者遇到一名正在門口收拾垃圾的銀行清潔工。寒暄幾句後,她告訴記者,幾個月前,她還是一名街道清潔工。 “我曾做過街道清潔工,所以最痛恨把門店垃圾往街道上堆的行為。”
她姓孫,4年前,從咸陽老家來到西安,成為街道清潔工。還不到50歲的孫女士顯得有些蒼老,皮膚被曬得黝黑,臉上滿是皺紋,一雙手粗糙又有些發黑,手背上佈滿皴裂的口子。看到記者盯著她的手,孫女士不好意思地將手遮了遮說:“幹保洁員把人弄得臟的,指甲也沒顧上剪。”
在銀行大門一旁,和記者聊熟了,孫女士說出她被辭退的原因。 “(2016年)11月,我在建築工地做電工的親哥,在給一幢2層樓走線時意外摔落,由於腦部先著地,當場不省人事。在西安一醫院住院,最終也沒救活。病重時,我想請假一個月,那可是我親哥啊!但就是這一個月的假,清潔工的工作肯定乾不成了。”
孫女士說,當初入職時,她就知道清潔工沒有假期的“行規”,但為了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她接受了。 “從農村到城市,咱沒文化、沒技術,能找到一份工作,已經知足了。所以4年間,我一天假都沒休過。哪怕一個月輪休4天,一年算下來都有近50天休假呢。可家裡出了急事,想請一個月都不行。”
據了解,儘管孫女士以前所在片區的清潔工沒有假期,但每個月可以請假,只是請假要扣發當日工資,而且不能超過3天。 “我能理解這規定。因為我一旦請假,我所負責的片區就需相鄰片區的環衛工替我掃,我的當日工資就要發給對方。但請假時間一長,單位就得重新僱人。”孫女士說,“確實很不方便,尤其是遇上家裡有事,作為保洁員,我真是一點兒忙也幫不上。”
“那會兒,我們兩口子同時做街道清潔工時,租房子主要考慮的是價格和離片區近不近,條件稍微好點的房子我們也租不上,房東嫌我們有垃圾車,臟,而且條件好的房子租金高,我們一個月掙不了幾個錢,不敢租。”孫女士說,清潔工的上班時間是早上5點到崗晨掃,到7點前必須掃完,然後可回單位吃早餐。之後繼續在路面清潔,也就是隨時清掃路人丟棄的垃圾。中午和相鄰片區的環衛工人替一下,吃個午飯,大約每人2個小時,回來繼續上到下午5點半。若是冬天樹葉多或者領導檢查以及突發事件時,工作時間還要延長。
“正常下班,回家還能做頓飯,吃上一頓飽飯。遇上加班,回去啥都乾不動了,只想躺在床上美美地睡上一覺,因為第二天還得早起!”孫女士說,“所有清潔工下班後都非常疲乏,酸疼的胳膊腿最好是能不動就別動,加上腰長時間向前傾,下班要後仰很多次,才能緩過來。要是每週能休息一天該多好!”
沒被辭退前,孫女士和丈夫還曾同時負責一個片區。 “夫妻搭伙,一人多幹些,一人騰出手幹些家務,洗洗髒衣服什麼的。”孫女士說,“你們叫我們’城市美容師’,可我們常常沒時間打掃自家房子。”說這話時,孫女士的表情有些不自然。 “我們兩口子都做清潔工時,可能幾週都不掃地不拖地,桌面落的灰那麼厚,但就是沒時間沒精力弄。”
據孫女士說,他們在老家還有3畝地,這4年間,每逢播種和收割時,都是兩人最為難的時候。 “一般都是愛人請3天假,我幫忙把他做一下。但因為時間太短,就那麼一點兒地,還得僱人幹,有鄉親們就調侃說,’果然是在城裡掙大錢了,還僱人幹農活呢!’”孫女士說著,看了看時間說,出來時間太長了,得趕緊進去工作了。
華商報記者順著孫女士指的路,找到孫女士的丈夫——清潔工王師傅。王師傅戴著帽子,正在片區的一處綠化帶附近做清潔。他說:“替班同事馬上就來,他在我緊南邊,我們各自負責的片區大約200米,但路寬費事。”記者問他想不想休假時,王師傅考慮再三,連連擺手說:“不方便說。”但向前走了幾步,他又轉頭說:“誰不盼望休假呢?”
家裡難照顧
以前家裡一塵不染,現在沒時間“美容”自己的家
尚勤路附近一片區的清潔工張女士也深有同感。 “別看清潔工每天都和垃圾打交道,可我是個愛乾淨的人,在沒做清潔工前,我每天都把家裡打掃得一塵不染。可現在,老公和孩子都說我忙著美容’大家’ ,把’小家’給忘了。我讀初中的兒子不滿他的小書桌上鋪滿一層厚厚的塵土,給我說了一句’一屋不掃何以掃天下’。我雖然聽不太懂,但我知道那不是什麼好說話。”張女士正說話時,一名打扮時髦的中年女子突然湊到她身後,用指尖戳了戳張女士問:“喂,掃地的,萬達廣場怎麼走?”
張女士尷尬地笑了笑,給對方指了路,接著說:“幸好孩子現在懂事兒,知道心疼我,有點時間還搶著幫我做家務。”
“2016年我一天假都沒休過,兒子說我是鋼鐵做的”
走訪5天,華商報記者接觸的多個街辦的清潔工,都無一例外地說想在過年期間回趟老家,但過年不回家,卻幾乎是所有受訪清潔工的常態。
在西影路附近乾了8年清潔工的張師傅說:“我都習慣了,本來我老家過年要吃哈水面,現在我都習慣吃餃子了。”儘管張師傅並沒有抱怨,但言語中還是流露出一絲無奈和期盼,“家裡還有80歲的父母,每年都只能在年後請假看望,假期很短,父母嘴上都說理解,但哪個中國人不盼過個團圓年? ”
一旁的工友李師傅湊過來大聲說:“2016年一整年我一天假都沒休過。”他用黑乎乎的手擼了擼鼻子,繼續說,“元旦終於給我們放了半天假,我孩子說我是鋼鐵做的。”說完,他有些無奈地笑了。
做清潔20年,幾乎沒和親戚來往過
在桃園路附近,60歲的清潔工劉女士說:“我是藍田人,做清潔工都20年了,這20年間幾乎沒和親戚們來往過。”
20年前,劉女士和丈夫一同來到西安,成了街道清潔工。 “我們換過不同片區,住的地方隨片區變化,但都很簡陋。工資也從當初的300元漲到現在的2000多元,已經知足了。唯一的心病就是回家太少,和親戚朋友的關係都淡了。”劉女士說,“每個月請假不超過2天,家裡的大事我根本沒管過。”
劉女士說,去年給老家蓋房,他愛人才請了3天假,回去看了看,剩下的事兒都交給兒子辦了。劉女士說:“我丈夫回來給我回了一句鄉親的話,說我心大,家裡這麼大的事兒,也不露面。我們兩口子只能互相看著,苦笑。”
小女兒1歲多,18歲的大女兒帶妹妹
華商報記者走訪的清潔工中,大部分年齡都偏大,孩子已經成家立業,但仍有少部分不僅上有老還下有小,38歲的謝女士和老公就屬於此類。他們兩口子乾了多年清潔工,2015年年底,他們剛有了第二個女兒,現在大女兒年滿18歲,已輟學準備打工。
記者見到謝女士時,她正在路面清掃,得知記者來意後,謝女士突然有點激動。她說:“要是我們有假期,就太好了。我家小寶寶正需要人陪,我卻因為工作太忙,早早斷了奶。因為沒時間,只能讓輟學的大女兒幫我帶孩子,晚上回家陪孩子,我有時比孩子睡得還早,因為困得熬不住啊。”謝女士還有更深一層的擔心,“大女兒學習成績不好,現在輟學,總感覺跟我和他爸太忙、看管不嚴有關,擔心小寶寶以後也這樣,因為我倆還得一直忙下去。”
親人難照料
跪母親墳前懺悔,病重期間沒照顧她
除了回家難,家人生病卻無法陪伴也成為眾多受訪清潔工的“心病”。
碑林區的清潔工張先生夫婦,已從事清潔工工作10年。儘管年齡越大干起活來越吃力,但67歲的張先生和63歲的愛人還想繼續幹下去。 “每天早上5點必須到崗晨掃,吃完早餐,從7點在片區清潔到11點,中午休息兩小時,下午從1點再乾到6點。工作時間確實長,但這還不是最大的問題。”張先生說,“10年間,我們從沒在過年期間回過老家,一直都是兒子替我走親戚。”
張先生說,他們片區的清潔可以請假,但前提是得找到能代替打掃的人。 “這對於以外地人居多的清潔工來說,很不容易,一般都是相互替班,但時間不能太長,因為根本掃不過來。這10年間,我休的最長的假就是2年前,我母親病逝,我和愛人打了很多報告,請了5天假。我跪在我媽墳前,向老人懺悔,我不孝,沒法在她病重期間照顧她。我是小兒子,我媽最疼我,雖然她也理解兒子的難處,但這個遺憾這輩子彌補不了了。”說到這裡時,張先生的眼睛紅了。沉默許久,張先生接著說,母親的頭七、三七等鄉下很看重的習俗,他都沒能回去,“太遺憾了!”
與宋師傅有同樣經歷的,還有雁塔區的清潔工陳師傅,他幹清潔有半年了。 “我老家在陝南,這半年我媽因為癌症一直在西安住院,為了方便照顧她,我從南方回西安打工。可當了清潔工才知道,即使在同一個城市,也幾乎抽不出時間照顧病人。”陳師傅無奈地說,母親過世時,他也是打了很多報告才請了5天假。據了解,陳師傅的工作片區對他們的要求也是請假不超過3天。
為了續繳醫保,辭掉工作幫重病妻子做清潔
1月11日下午,華商報記者見到蓮湖區的清潔工宋師傅,他說:“我其實是代替愛人在幹,她現在病重住院了。我愛人已交了3年醫保,我想替她乾著,把醫保續繳著。”
據了解,宋師傅和愛人今年都已50歲了,3年前愛人從商洛來到西安,成為一名道路保洁員,宋師傅則在建築工地打工。兒女都已成家立業,日子也安安穩穩,可半年前愛人被診斷出惡性腫瘤,宋師傅考慮再三,辭掉了工地工作,代替愛人繼續當清潔工。
“一開始還真不適應,雖然都是下苦活,但清潔工這工服太扎眼,尤其碰上些看不起這個職業的人,還得聽些不堪入耳的辱罵。”宋師傅說,“這些我都能忍,唯獨這工作時間把人塞得太死了。”
宋師傅這個片區,工作時間也是從早上5點直到下午6點,中午休息2個小時。另外,也是全年無休息日,請假要扣發當日工資,且不能超過2天,如果超過2天,要打很多報告,非常麻煩。
“這幾個月來,我幾乎沒在病房陪過夜,都是兒女們照顧。”宋師傅說,“我下班後會先回房子換工服,簡單擦洗後,才擠公交到醫院。在醫院也就待上2個多小時,就得回來,太晚怕休息不夠,第二天扛不住。”不善言談的宋師傅說:“我老婆跟我受了一輩子苦,現在她病了,我卻連一天都照顧不上,唉……”說到這裡,他長長地嘆了一口氣,停頓了一會兒說:“最近忙,有時間還想著去醫院,工服一穿就是一個月,也顧不上洗,至於洗澡,那就更別提了。” (原題為《保洁員休假狀況報告》)
責任編輯:劉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