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醒而樂觀的行動者:記維權路上的環衛工人於武倉

清醒而樂觀的行動者:記維權路上的環衛工人於武倉

編按:環衛工人即係清潔工人啦~

作者:洪夢霞

四十多歲的於武倉是個樂呵呵的湖南漢子。

當他穿著乾淨的環衛工服,拿著掃帚和簸箕在北京路清掃的時候,你即使從他身邊經過也不會留意到他;但如果你和他聊過,了解過他這兩年為環衛工人維權所做的事情后,你就會明白,外表老實和氣的老於,實際上是一個“頑固”“較真”的行動派。

streetcleaners


“既然是不合理的事我們為什麼要接受呢?”

1月8號早晨,當老於準備去清掃街道時,發現原來放在路段上的掃把鏟等工具都不見了,他跑到工具房,驚訝地發現門鎖也換了,於是他只好回去用小掃把完成了保潔工作。管理員告訴他,這是城管局的意思。

“我那時心情大好,他們不敢光明正大地來,只能搞這種小把戲。他們怕我把事情捅出去,對他們不利。”

這是老於被城管局單方面通知不續簽合同後,堅持上班抗議的第九天。老於說,這也是他當環衛工13年來最難忘的一天。

事情還得從14年年初說起,越秀區進行環衛工製度改革,採取了一種叫“1+18模式”的政策,把全區的環衛工作分為19個不同區域(即1個作業中心+18個街道管理處)管理,因此工人的福利待遇、管理模式呈現明顯的分野。街道管理的工人待遇總體比作業中心的工人差,因福利發放標準不一不同街道間工人的月工資差距達到800元以上。曾在2013年帶領工人們維權成功的老於對此大感不公。 6月份,他在網絡上實名揭發了“1+18”模式的不合理。後來有公益人士通過調研發表了對此制度不公之處的詳細報告,卻並沒有引起多大的關注。

“我在網絡上實名舉報的第二天,街道處就找我談話了。後來他們承諾說會調查,很久之後我沒等到調查的結果,卻等到了城管局和環衛站對我不續簽合同的通知。”

老於為越秀區環衛局工作了十三年,當過多年班長,工作認真負責,工友和街坊們都看在眼裡。這一下突然說要解除合同,又給不出正當理由,老於當然不干了:“目前北京街環衛站一邊與我不續簽合同,一邊招聘環衛工人,又不給岀不續簽合同的理由,這不是用工岐視嗎?既然他們要任性,那我也只好任性咯!”

老於不同意簽名解約合同,繼續每天大清早在北京街清掃。到第九天,終於,城管局坐不住了,他的清掃工具被拿走了。

當問起堅持上班抗議的原因,老於是這樣講的:“這是不合理的事!既然是不合理的事我們為什麼要接受呢?還有,我怕我走了之後,這個事就沒人做了。”

老於口裡的“這個事”,就是指通過網絡曝光推動對“1+18”模式的整改。他為這個事被叫去談話,在臨幾年就可以退休拿養老保險的時候,被通知不續簽合同,如今為了這個事,他“環衛工人”的身份都快沒了,還在為不平等的環衛工製度發聲。

老於對這事看得很透。他知道每年頒布的各種政策法規,知道政府每年給環衛工撥多少錢,知道關於各種福利政策比如說住房公積金加班費等等本應該是什麼樣的,還知道政府用改革模式來分化環衛工群體使他們更難同心協力。

老於也不是個單純熱血的理想主義者,他很清醒。他理解其他人不敢出來發聲是因為“有顧慮”,也深刻感受到同伴骨子裡“認命”的思想。所以他更不能走,不能不站出來。 “我就希望能讓大家都安心地工作、養老,哪怕我受了再多的委屈我也願意。”

“我不怕,我有底氣,我做的是對的事情。”

老於心裡清楚,擔任“領唱”的角色會遇到不少麻煩。除了不期而來的談話拜訪,2013年為環衛工維權的時候,還曾經遭遇過“跟踪”事件。但他不會為此擔心。

“我不怕,我有底氣,我做的是對的事情。”

可能在某些人看來,老於是那種屬於“不安分”“不利於社會穩定”的人,但你若同他真真切切聊過,你才會知道,其實他才是那種真正希望國家穩定,社會和諧並為此做出行動的人。

老於是黃埔軍校軍人的後代,他繼承了他父親的意志性格,有種把家國人民都放心上的責任意識。

“環衛工做的是最髒最累的活,雖然說職業無貴賤之分,但也常常讓人看不起,如果還不能拿到應有的酬勞的話,心裡就會有落差,感覺不公平,這也會導致社會不和諧。習大大反腐,做的是大事,那我們就做這些小事。”

“如果上面的錢撥下來,卻不能給環衛工合理的酬勞,環衛工無心工作,街道不干淨,那受損的還是納稅人的利益。”和老於聊天,你會訝異於從他嘴裡不時跳出的字眼,像“納稅人”“公共服務”“政治權利”等等。他自嘲自己只有小學學歷,但言語行動中透出的擔當和社會責任感,卻讓人不禁肅然起敬。

老於有自己的信仰,他相信的是社會最終的公正和法律。這才是他的底氣。

身處體制中,能清醒地看到社會的不公和腐敗,但又不會為此憤慨失去判斷力,老於充滿信心地去做自己覺得對的事情,努力為環衛工的平等權益發聲。他相信這個社會是充滿希望的,而眾多公益組織和熱心人士的支持,讓他覺得自己“並不孤獨”。

老於說,如果都等別人去行動,最後的結果就是誰都不行動,大家一起受害。所以他站出來了。

說這話的時候,我們正在小巷裡的一家外面坐著聊天。老於臉上掛著他一貫樸實和氣的笑容。小巷外面就是他負責保洁的區域——北京路。此時正是正午,路上人來車往,熙熙攘攘,好不熱鬧。

當我們在整潔乾淨的路上逛街,享受著環衛工人辛苦勞動的成果時,也許沒有多少人會聯想到,此時他們中的於武倉,正為了爭取這個群體的平等權益而四方奔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