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地上訪人士聯署致函「兩會」代表 促保障上訪權利

編按:就在本月初召開的全國兩會會議快要結束時,中國各地的上訪人士向兩會代表發出聯署公開信,要求代表正視上訪人士往北京上訪期間遭地方政府人員非法截訪、拘禁、虐打等情況。有上訪人士遭截訪及遣返原居地後被監視,有人往北京上訪後失蹤,更有人上訪期間被帶走後被遺棄於荒山野嶺。公開信稱地方人員為求達致「零」上訪的漂亮假象,派出上至公安、下至黑社會成員到北京堵截、捉拿上訪人士。


中國山東、湖南等地上訪人士就往北京上訪期間遭地方政府人員非法截訪、毆打及軟禁等,於3月11日在北京南站等地發起聯署簽名行動。他們向出席兩會的全國政協委員與人大代表發出公開信,敦促代表們關注底層民眾的疾苦和上訪權利。湖北省南漳縣武安鎮上訪人士鄭玉林從北京遣返後,被截訪人員拋棄在野外。

全國兩會進入尾聲,山東、河北、河南及湖南等地的上訪人士向兩會代表發出公開信,稱國家信訪局出台的「屬地管理」政策導致駐京辦、地方政府截訪官員動用公安、刑警、黑社會、閒雜人員,非法對上訪人士進行攔、堵、截、抓、打、關,甚至非法拘留、刑拘、判刑。另外,北京警察也參與非法抓捕、關押及毆打上訪人士,其中豐台區看守所仍羈押著多位上訪人士。

山東上訪人士張東陽在公開信中稱,她因為丈夫命案賠償執行問題上訪已有四、五年,見證了從中央到地方各級信訪部門的不作為。2月28日,同行的山東上訪人士趙作媛被政府人員「一級監控」,限制自由,上訪人士姜國臣也被扣留。張東陽稱,她被送久敬莊上訪人士接待站超過100次。

公開信聯署者之一,湖南上訪人士胡光強對自由亞洲電台說,他在兩會期間被截訪兩次:「我還有報警記錄,還有長沙車站派出所的受理登記。我們是集體案子。就是村支書的案子,我們上訪四年了,村支書貪污兩千多萬元,到北京去16次了。省裡說督辦也沒有結果。到現在,我們在兩會期間要上訪,在婁底有幾十個人堵住我們,我們坐另外一班火車走了,半路上有把我們堵住了。」

另一位聯署簽名者,河南上訪人士劉家文說:「我上訪了五年了。到市裡,到省裡,到國家信訪局及公安部,他們都互相推脫,說到基層去解決,但一直不給解決。我們希望把公開信送到兩會代表手裡,兩會代表知道以後,對下面也是一個壓力。」

公開信寫道,每到兩會期間就是上訪人士的受難日、截訪人員的發財日。各地截訪者都像過年一樣興致勃勃,公款消費,大車小車,入住高級賓館。公安、司法、刑警、法院、信訪、黑社會等,紛紛到北京抓、堵、截上訪人士,抓回去就關押,甚至拘留或判刑,地方當局人為造成「零」上訪假象。網傳北京警察及信訪部門和地方政府人員聯合抓捕訪民,形成了黑色利益產業鏈。請求人大代表向中央領導反映上訪人士現狀。

另外,湖北南漳縣武安鎮鄭玉林兩會期間到北京上訪,在北京南站被截訪人員拉到荒山野地拋棄。她面對視頻向社會求助說,她因為兒子的冤案,從2012年起逐級上訪,但問題始終得不到解決。還被法院判刑,拘留及關黑監獄達十多次。3月3日早上,鄭玉林被駐京辦人員強行推上車。4日凌晨四點在南漳縣交界處被拋下車。她說:「我跟他們說好話,求他們帶上我,我一個女人家,天又在下雨,我還身體不好,求他們兩個年輕人把我帶走的時候,兩個年輕人說,我把你帶走了,我們會有很多的麻煩,對不起。兩個年輕人沒有帶我。」

數日前從北京被強行帶回家鄉的無錫上訪人士丁紅芬對自由亞洲電台說:「我上訪回來以後,政府派了6輛車,十幾個人堵在我家門口,不讓我有自由。在這期間,我們試圖逃出他們的視線,準備再去北京反映情況。但是我們沒有逃出去。另外,我們無錫到北京去的訪民(編按:上訪人士)謝近永(音)失蹤了。其他人被跟蹤,圍堵。昨天,無錫的張女士和她的老公發給我信息說,已被拘留了」。

丁紅芬說,當地上訪人士向兩會代表寄出很多信,但被轉到國家信訪局,之後無人受理。

原題:各地訪民致函「兩會」代表促保障上訪權利
原文:自由亞洲電台
編輯:紅氣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