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資本主義與父權制度下的中國女工:她們在底層抗爭的聲音

原題:艱難前行的中國女工:她們需要女權主義

作者:女權之聲
來源:女權之聲 工人權益 性別平等(http://jianjiaobuluo.com/content/8963)
編輯:紅氣球
編按:中國女工,她們都與其他工人一樣,在資本主義下受著老闆的剝削。而她們的壓迫卻不止這一重。身為女性,她們還要受在流水線上的性別壓迫。活在資本主義與父權制度雙壓迫下的她們,究竟受到哪些壓迫? 這篇文章舉出中國女工近年在勞工抗爭受著怎樣的壓迫。例如:在沃爾瑪的抗爭上,她們除了要忍受長工時外,還因維權而受到一些性騷擾。或是受著「去產能」的影響,大批女工被迫解僱或被迫轉行為家政工。因此,文章帶出女工們需要女權主義來推翻以父權及資本主義為剝削制度,從而走出困境。
摘要:在任何社會,婦女解放的程度是衡量普遍解放的天然尺度。 ——《馬克思恩格斯選集·第三卷》
近期以來,多名讀者向女權之聲投稿從自己的生活、家庭問題出發,表達自己在“父權”、“異性戀霸權”下所遭受的壓迫。除此之外,還有廣大的女工群體正遭受資本主義的壓迫,而且這些壓迫近年來更成猛烈的進攻態勢。
沃爾瑪女工的鬥爭
去年,沃爾瑪在中國強行推行綜合工時制度。過程中,雖然官方工會直接表態稱沃爾瑪推行綜合工時是違法、損害工人利益的,深圳、成都、重慶、南昌、哈爾濱多地沃爾瑪工人也分別以罷工、法律訴訟的方式進行反抗,但沃爾瑪強推綜合工時制的步伐並沒有減緩多少。
綜合工時制度不同於一般的五天八小時標準工時制度,它主要通過延長勞動時間來剝削勞動者。沃爾瑪強推綜合工時制,使得它可以讓工人長時間加班,卻又得不到加班費。這就出現了工人在營業忙時長時間工作,但得不到加班報酬,而營業閒時,只能拿到最低的工資標準。
沃爾瑪在中國有10萬員工,女性員工佔比超過60%,管理團隊(職等7級以上)約42%為女性。
按此計算,在中國沃爾瑪門店中的基層銷售人員,女性比例佔6成5以上,總數超過4萬。而綜合工時制對沃爾瑪員工影響最大的,就是基層的銷售人員。
沃爾瑪除了使用綜合工時制度壓榨女工之外,還使用極為卑鄙、可惡的方法來恐嚇沃爾瑪的維權女工。
2016年6月,沃爾瑪工人的維權平台“沃爾瑪聯誼會”在其博客上發表文章,揭露出沃爾瑪的一個男性經理偷拍一名女性員工上廁所,並以此脅迫她放棄維權的醜惡行為。
640.webp.jpg
該事件源於沃爾瑪的一位女工拒絕簽字承認沃爾瑪強推的綜合工時制,於是一名男性經理便偷拍該女工上廁所,進行無恥的威脅。
沃爾瑪作為全球最大的私營企業巨頭,在壓榨員工的時候,不僅以資本主義專制的方式進行剝削,甚至還赤裸裸地展現出父權最醜陋的面孔,將婦女的尊嚴踩在腳底下。
“去產能”中的女工
從2015年開始,“去產能”成為了一個熱門名詞,特別是在煤礦、鋼鐵兩大行業,小企業倒閉、關廠停廠一大片,大企業則趁機進行聯合、兼併,鞏固自身地位。
去產能過程中,將對兩百萬工人造成影響,這些工人何去何從?
90年代的時候,國企轉制,造成了一大批國企工人不得不“下崗”。如今,煤礦、鋼鐵行業的工人同樣遇到相似問題。不過,今天不叫下崗了,改叫“轉崗”、“分流”、“安置”。
一般大家可能會覺得,煤礦、鋼鐵行業都是男性職工居多,去產能與女工關係不大。但實際上,煤礦鋼鐵的工人隊伍中,著實是有著數量不少的女工。有的煤礦,已經有著專門的女礦工隊伍。
6401.webp.jpg
而煤礦行業的一些輔助性崗位,更是女工居多。而在鋼鐵行業中,女工的比例還要高一些。
6402.webp.jpg
在80年代,下崗(解僱)潮剛出現時,第一批下崗(解僱)工人中女工佔了大部分。如今呢?
主流媒體原本對於去產能行業安置的報導本就不多,能夠客觀反映女工狀況的更是沒有見過。但這並不代表女工在去產能過程中沒有不滿的聲音。
在煤炭、鋼鐵行業,女工多處於後勤、支援性的工作崗位。在去產能的政策下,這些崗位的穩定性可能要比男工所在崗位要低!

6405.webp.jpg

 

隨著去產能的深入,越來越多的煤礦、鋼鐵行業的公眾號開始鼓勵女工去創業、做家政工、做月嫂。
6406.webp.jpg
號召女工從一個過剩的產業轉移到另一個過剩且競爭激烈的產業,如此詭異的事情,為何會發生?原因只是,在煤礦、鋼鐵這些過剩行業,女工的就業問題是企業責任,是政策問題;而在月嫂這個過剩行業,女工要是找不到工作了,工資不高了,那就是女工的個人能力問題,是素質問題了。
在去產能大潮當中,大量工人被拋棄。在這些被拋棄的工人當中,女工是不是如同80年代那樣首先被拋棄?
如今兩百萬受去產能政策影響的工人當中,起碼有數十萬女工,她們的工作與生活,比其他一百多萬男工更加艱難。
根據學者們對90年代下崗再就業工人的調研,雖然女工再就業的比率比男工要高一些,但女工找到的工作普遍是家政工作,工資更低,以後更難再次找到較高工資的工作機會。如今看來,這次去產能中被拋棄的女工群體,也很可能會再次遭遇這一經歷。
延遲退休對女工的影響
去產能對工人就業問題的影響相當之大。但這些年,有另外一個政策對工人就業影響更大,那就是延遲退休。
據人社部思路,延遲退休是勢在必行的。今年可能就會公佈實施方法。
去年,人社部以及一些專家就已經表態,延遲退休,首先在女職工群體試行,理由是阻力更小。
現在我國女工退休年齡是50歲,男工是60歲。不知道官員專家們是不是覺得,讓女工先退休,體現了男女平等,阻力應該更小啊。
但如果專家們來過工業區找工作,那就會很容易發現,別說50歲了,30歲以上的女工就已經很難找到工作了!
6407.webp.jpg
中山大學學報曾在2016年刊登文章《國際視野中的延遲退休演進》,其中介紹到:無論是英國還是德國,甚至整個歐盟國家,老齡人口就業都不容樂觀。
工業區的女工在30歲就難以找到正規工廠的工作了,只能到一些勞動保障缺乏、工資水平極其低下的地方工作。那等她們到了50歲之後,還能找到什麼樣的工作呢?
在深圳,大量的女工到了退休年齡之後,由於無法享受養老待遇,只能到低端的服務行業尋找工作。譬如到小餐館洗碗筷、到大廈做清潔工或者環衛工。
這些工作,可一點都不輕鬆。
2015年,深圳沙井一名57歲環衛工在工作中突然倒地猝死,家屬接受訪時認為是環衛工作量太大造成的過勞死。
2014年,武漢一名45歲環衛工隊長過勞死,報導稱他一年只有兩三天完整休息。
環衛行業的這一現象,凸顯的是高齡勞動者的困境:勞動強度大、工作時間長、工資低、勞動保障嚴重不足。
在對高齡勞動者工作環境沒有改善的情況下,推行女工延遲退休,只不過是將高齡女工惡劣的工作環境合法化。而且在經濟持續下行、工作崗位整體減少的時候推行女工延遲退休,極有可能會在底層製造出一批高齡失業女工,她們的生活,難有保障。
這些被降低工資的女工,以及因為綜合工時而生存空間被極大壓縮、因為去產能而被企業拋棄、因為延遲退休而被迫進入更低工資且無勞動保障行業的女工,她們需要女權主義!她們需要徹底推翻以父權為內核的私有度,以資本主義為剝削方式的生產度!她們需要一種最徹底改造社會的女權主義!
列寧說過,“婦女的問題要由婦女自己來解決”,而婦女,一直在尋找解決問題的方向。國際上的女權主義者在捍衛自身利益的同時,無意識中也為中國女工提供了有力的鬥爭方向。